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老母碎碎念] 結婚十週年的女人

嗚呼,居然我也結婚十年了。
人的大腦很奇妙,影藝新聞再小,我看過就都記下來。
台灣離島位置我卻死背硬背,聯考還是錯。
老公的生日花了好幾年怎樣都還是不確定是12號還是14號。
才剛生完女兒要買個戒指,刻個數字留念,當場就填錯女兒生日。
爸爸媽媽和哥哥的生日從來沒記清楚過。
於是乎,辦了三場婚宴的我,不記得結婚紀念日到底要算哪一天,也合理吧。
再往回推一點,跟老公要結婚時,也算不清到底是交往幾年。
哪月哪日?怎麼有辦法記清楚呢? 
所以,十年,是很乾脆的數字,值得來一篇文章。

結婚十年的女人是怎樣的?
是會把點來的東西確實清空的。
是覺得在家吃飯比較方便的。
是臉上斑斑點點擋不住的。
是背肉開始被內衣擠出來的。
是花了一天吸緊小腹,還是不能照側面的。
是穿著浪漫花長裙卻在路邊蹲下來罵小孩的。
是還想要跟阿妹仔穿一樣的衣服的。
是覺得自己最大的成功就是和樂婚姻的。
是看著孩子就可以安慰自己的大肚腩的。
是多愁善感的。
是心軟的。
是果斷的。
是勇敢的。

最高興的是,我還是我。
真高興我沒有對十年前的選擇失望,無論是結婚對象,邁入婚姻,生子,作為全職媽媽,我都沒有失望。
真高興回首十年,我做得很好。我確實的作為一個母親與太太成長了。
薑絲就是薑絲,太陽蛋就是太陽蛋。
燙青菜就是綠色的,煎魚就是金黃的。

我的手不再細嫩,但滿佈的細紋認證我與廚房一同水深火熱。
我的臉不再無瑕,但斑斑點點認證我與孩子一起在太陽下度過的時光。

恭喜我自己,用我的樣子度過了美好的十年。
下一個十年,也要這樣過。
Recent posts

重松青--十字架

身為一個名字和演員松重豐這麼接近的作家(還是只有我眼睛有問題),我一直誤會跟他很熟也是情有可原啦!但實際上,我居然是沒有看過這位作者的書!!!而且還一直覺得他很年長.....到底我是有多會亂歸類。
身為一個這時代中罕見的有很多時間可以看書的人,這本十字架很好看誒!簡單的說就是這樣。借書時看書背的簡介寫的是有關被霸凌後自殺的孩子的故事,沒想到書裡重點卻放在被留下的人身上。被留下的家人,被在遺書裡提到的同學,老師,學校。逝者本該已矣卻跟著被留下的那些人一起存在。一直到了二十年後,才有了一個稍微像是句點的什麼。
總之滿好看的啦!

以及今天是母親節誒!祝我母親節快樂喔!

[日常] 致千仟

週六去參加了小舅舅女兒的婚禮,疫情期間賓客來的很少。小舅舅是在妻子無端出走後,一個人辛苦扶養三個孩子長大的爸爸。雖然我跟表妹沒有那麼親近,但年紀大了總是會有一些多餘的感觸。我就寫在這裡。

致千仟

今天看到新娘子真的好漂亮,整個人亮晶晶的。妳的身邊也有一個在我眼裡看起來亮晶晶的,非常耀眼的男性,就是你的爸爸,我的舅舅。從小,雖然沒有住在附近,但一直都知道舅舅很辛苦的一個人拉拔三個孩子長大。沒日沒夜的工作,唯一的興趣就是工作賺錢,讓孩子不感到缺乏。孩子越來越大,舅舅卻越來越瘦。孩子越來越高,舅舅臉上的皺紋越來越深。然後,孩子越來越懂事,舅舅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多。有一陣子過節前後,我媽媽都會打電話給舅舅要他來拿一些東西過去跟孩子們一起吃。後來,舅舅來的少了。因為舅舅的孩子大了,會張羅了,他們更知道爸爸喜歡吃什麼。我想,辛苦了一輩子的舅舅開始享福了,因為有你們三個孩子。今天舅舅的小公主出嫁了,有更多的人要開始疼愛你。但是不要忘記你身後永遠也都有易家人挺著你。

[武漢肺炎] 日常觀察1

2020年到目前為止,最大的事件,而且也是正在發生的就是武漢肺炎的肆虐。從二月份武漢紙包不住火,台灣跟著延長寒假防疫,到三月份世界各國也炸開來。一直到現在四月清明連假,台灣人不停地接收「再觀察兩週」的防疫訓練。因為這個病毒,我們學了一個單字--coronavirus,看到很多奇妙的行為跟想法。當然我指的就是那些自以為是,愚蠢至極的....

1. 別人去大賣場都是搶食物,我是去買日常用品。
  二月多就開始在台灣第一波爆發的武漢肺炎,到了三月中後,因為國外也開始盛行,台灣也跟著受影響。從搶口罩,改成搶物資。於是乎,很多未雨綢繆的人去搶了。其實我覺得這也沒什麼,反正你有空去排隊,那是你的事。你買的多,老闆賺的多,促進經濟。但偏偏就有很多自視甚高的人,就喜歡在這個時候說出:「我只是要去買平常喝的牛奶,結果賣場裡卻都是人,超受不了她們的。」或是「因為我家通常都用某賣場的衛生紙,只是剛好用完了,結果因為大家都在搶,害我們都買不到」連在賣場排隊進場的隊伍裡,也還要聽到「喔!拜託是在排什麼啦!搞得我只是要買牛肉都買不到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些聽起來都超刺耳的。為什麼要在大家都受病毒威脅害怕之下,不停地拉高自己的地位?什麼叫做「平常喝的牛奶」,那你現在不喝那一牌會死是嗎?不會啊!所以你就是想要來搶啊!為什麼要包裝的自己很理智呢?跟別人一樣擔心害怕,很遜嗎?

2. 昨日的新聞,今日的笑談。
   蔡康永曾經說過類似他是累積一陣子才看報紙的,然後就會發現一週前的新聞,現在也許是笑話了(諸如此類的話)。這次有關各國武漢肺炎趨勢的新聞就是最好的證明。特別是網路上面,不斷地釣出一堆,所謂(曾)居住在「當地」的(類)社會觀察家。去了兩個月,曾經去旅行過,曾經去出差過,只在當地市中心工作過,只待在公司裡的人,也要搶在第一步開始寫出煞有其事的從「民族性」著眼的觀察。諸如,幾個禮拜前一直看到「德國」為什麼發病率低,死亡率也低,是因為他們醫療很進步,「全國到處都有高規的實驗室」。「日本」馬上就把北海道的疫情壓下來,因為他們很愛乾淨,很自律。所以咧...............................現在咧.....................................不要說土生土長的國人都有可能沒大腦了,去旅居的幾天,就可以透徹了解別人的民族性,然後再延伸到如何對應武漢肺炎?面對疾病…

[老母碎碎念] 氣球師

去年下半年,我突然迷上了摺汽球。突然地。
起因是秋天時去了一趟淡水跟八里,在那裡的復古雜貨店裡,買了一組只要20圓的打氣筒跟氣球組。打氣筒有了,氣球用完了,就去買了氣球。然後就發現把細細長長的氣球折起來,沒有這麼可怕了。然後發現了把氣球打結的方法,這可是一大躍進。然後開始好奇那些可愛的形狀是怎麼弄出來的。然後,就慢慢的跌進去氣球的不歸路。
氣球實在很便宜,買個一大包,一條可能也不到一元。就這麼看著水管上面的影片模仿,有時候一晃眼半小時就過去了。也有時候,氣個半死,撒手不管。更重要的是,幼子們會跟看到神一樣的看著自己。真的很有趣,很療癒。

但是媽媽個性就是很差,往進階一點去之後,就對氣球的使用量小氣巴拉。明明最開始,還會跟孩子一起練習摺簡單的,然後三個很都很有成就感。後來只給孩子們用失敗破掉但堪用的氣球,最後孩子們都稱「媽媽的氣球」來著了。不過孩子們,你們就再一次的包容媽媽吧!到了這個年紀,人生可以再次有興趣,再學習的機會跟動力,不是時時有的。


https://www.facebook.com/hellismplus/media_set?set=a.10217964443237178&type=3

[老母碎碎念] Nihonkuo 初學

就說荒廢,搞得一月初從日本回來時,想要寫的幾篇文章,到現在也還沒完成。去年底出發前,突然想說不然真的來學一下日文吧!幾年來,日本去了這麼多次,雖然憑著經驗跟英文也是能走跳,但學一下五十音,應該也是不錯。就這樣都到三十好幾了,才開始了人生第三外語(?!)的學習。


本來我就很抗拒日文,那些奇奇怪怪的形狀一直都是我最好的藉口。就像韓文一樣,到底是在畫什麼啊?即便懂日文的人,總是說那其實也是漢字來的,還是提不起勁。但想一想,只要把五十音背起來,就可以拚出很多音。這也算是CP值很高的一個投資,就難得的認真起來了。


然後才知道,平假名跟片假名都得背。而且還不是像英文大小寫一樣的相似,啊!於是乎用上了我最愛的寫在手上的強迫記憶法,還真的在去日本之前堪堪ㄎㄟㄎㄟˇ(台語)的粗略地背完了。過程也堪稱愉快。在日本時,也真的試著去念地鐵上的站名。在店裡購物時,看著衣服的布標,因為拼得出音可以猜出材質時,確實很有成就感。然後,回來以後,我就荒廢了,跟著BLOG一起。不行不行!我答應BLOG,跟日文一起振作起來!

第三外語人生不能放棄! 多帥啊!

[老母碎碎念] 老了以後

要荒廢了要荒廢了。 前幾天帶小孩在樓下池塘畔玩耍,媽媽照舊坐在木棧板上等他們。瞥到身旁有個三人組也靠過來,推著輪椅的可能是移工,坐在輪椅上的是個老奶奶。旁邊還有一位年紀介在這兩位中間,莫約五十歲左右的大嬸。又是一個可能,可能是大嬸和移工陪著大嬸的媽媽出來曬曬太陽吧?!這麼多可能是因為隨後的發展,讓我覺得很難以忍受。
大嬸:「來!你先扶這裏,然後腳過來....」 老人:「...........」 大嬸:「你是怎樣!叫你手過來啊!你在怕什麼!過來啊!啪!(手打在肉上的聲音)」
啪!的一聲好像打在我的頭上。我的心跳真的慢了一拍,所以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這對女人的關係。是大嬸的媽媽?大嬸的婆婆?大嬸的誰?為什麼這麼兇?為什麼這麼不耐煩?為什麼可以動手?再一看,那個老奶奶「溫」(台語,無力而趴下來)在地上。旁邊的移工大概很怕路人以為是自己動手,想要伸手攙扶。但大嬸強硬的說:「就讓他再那裏!反正她不想動,就讓在那裡。也好多天沒有曬太陽了!」
有好幾秒鐘,我覺得好難受。有一種是不是我轉過頭去,或是我勸她幾句,大嬸會對奶奶好一點的心情。但懦弱如我,當然是沒有動作。於是我們兩組人馬,一樣的坐在木棧板上。大嬸應該也是很怕我誤會她在欺負老人,叨叨絮絮的碎唸著老奶奶給移工聽。說著老奶奶應該是可以使得上力的,怎麼能就這樣攤著,以後要怎麼辦云云。聽著聽著,在看著孩子在池塘裡玩。我又覺得那個大嬸是我自己了。
如果可以好好說,又是在外人面前,誰不想?粗聲粗氣的,失的難道只是奶奶的面子?長照本來就是一條很難走的路,如果奶奶真的還可以使力,行動自在一點,會舒服一點的,照顧者也會輕鬆一點。又如我,如果小孩真的可以好好聽話,媽媽又怎麼會要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如果,如果,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