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大鳥哥上學去] 八歲生日快樂不快樂

無論如何,八歲生日快樂!我的寶貝!
     關於生日這件事,有很多種畫面,話語,情緒和物件混在一起。我的生日在七月,不管去哪一個班級,都不會有同學替我慶生的時候。偶爾有比較有大腦的老師會在開學後說七八九月的一起慶祝,但可能只有一次吧,在我的印象中。家裡的人倒是都會在我的提醒/強迫/威脅下,被迫準備蛋糕跟禮物。爸爸媽媽很常在我生日的時候說的一句話就是「你看你有多幸福,你都不記得爸爸媽媽的生日」或是 「我們那個年代哪有在幫小孩過生日的啦!」       一個人的生日可能不只存在於「私領域」,而可以主動或是被動的暴露於「公領域」之中。所謂「主動的」之於學校生活當然就是老師或是學校「形式上」幫每個孩子慶生。諸如幼稚園每個月一次的慶生蛋糕早餐會,到家長幫孩子準備小點心去跟班上分享。在兒子的八歲生日之前,這些做法跟我都沒有什麼實質的關係。我可能欣賞,可能不欣賞,但也就是嘴賤多說個幾句。但今年不一樣。        兒子的八歲生日禮物早就說好讓阿公送他一台貴鬆鬆的電子鼓讓他練鼓用。這絕對是個不得了的大禮,他有多高興也不用多說。到了生日前一天晚餐,兒子跟我談起班上如果有人生日就可以選三個同學來唱生日快樂歌給自己聽,然後全班都會合唱。興致勃勃得想著他會想請誰幫他唱歌。最後還說了 「可是我要自己跟老師講今天是我的生日,老師才會知道」聽完了我也問他:「那你想要我給你帶點心去給全班嗎?」一直以來很清楚我很不欣賞這種做法的兒子說:「沒關係!不用!老師如果問我我會說:『媽媽說那個吃多了也是蛀牙而已』」        生日當天因為匆匆要南下,所以沒空多問他。事後想起來,依照他的個性,放學時沒有開心的說就是不對勁了。一直到隔天週五晚上跟外婆一起去餐廳用餐,吃到一半我想起這件事。席間輕聲問他,沒想到答案讓人很不愉快,餘味差得很。 母:「所以你生日那一天,大家有幫你唱歌嗎?」 子:「沒有。」 母:「你沒有跟老師說是你的生日嗎?」 子:「有啊!」 母:「那老師說什麼?」 子:「它說:『喔』」 母:.........「然後呢?」 子:....「喔,他還有說『你又不乖我們為什麼要幫你慶生』」 母:............... 因為這是我的網誌我要說什麼都可以,幹!!!!!!!這三小?!?!?!?!!?!?我到底聽到什麼屁話!?!?!?!?!?!?!!??!!跟孩子講一句生日快樂你會死嗎!!!!!!!!!!!!     …
Recent posts

[老母碎碎念] 男人與賤骨頭

喜不自勝的畫畫女孩
       男人與賤骨頭,這標題是狠了一點我也知道。賤人是不分男女老少的,而且隨處皆有。 就好比一堆蠢男人由A片發想出了「口嫌體正直」這個詞來用在女人身上一樣,男人也有一樣的症頭。嘴巴上說得很給力,骨子裏明明就很需要人家呵護。說穿了就是一把賤骨頭藏在肥肉裡。這篇文章起因是朋友夫妻間的爭執,過程相當火爆。但應該就是因為太太生了一場惱人的病,而需要常常回娘家休養。於是乎,先生就和南部上來支援的啊嘛一同奮鬥了好一段時間。太太是病人,身體虛。先生照顧人,心裏累。太太邊休養,心裡又過意不去。先生邊操勞,心裡又覺得委屈。大家都看到太太生病了,覺得太太平常太辛苦。可是我也很辛苦啊!所以因為一件芝麻蒜皮的小事就(針對太太)爆炸了,其實就是想(跟太太)討拍。       討拍沒有錯,反正台灣最流行小確幸跟不合時宜的,總是偶然爆發性出現的「同理心」。看到小孩子被家暴了,就同理心爆發的走上街頭。實際上平常遇到帶孩子的媽媽,根本完全沒有同理心。但!拍拍不難啊!拍拍又不用錢。問題是夫妻之間什麼時候拍拍,就跟政治人物什麼時候摸頭,就跟妓女何時可以假裝高潮然後結束這一場交易ㄧ樣是門「藝術」。        我比較在意的是,夫妻之間與其在那裡諜對諜,是不是直接說出來快一點?!與其在那裡裝堅強,卻搞到自爆,是不是找對時間抒發一下好一點?與其想要博得「好先生」的虛名,是不是承認自己不擅長但很努力可愛一點?對著自己最親密的人,想要的(特別是不花錢的那一種)不如直接說出口吧!說不出口那就靠現在最流行的LINE不也一樣好用嗎? 最後,要抒發心情,其實不一定要「找對人」。給自己一個獎勵,給自己一個禮物,給自己一場電影,給自己發懶一天,也是自己拍拍自己的好方法啊?!       結論是我要繼續喝珍奶!





[孩子的戰場] 小鐵人出賽

這一個學期是比賽學期,小鐵人,游泳比賽,說故事比賽,斯巴達小勇士比賽接著來。畫畫比賽也是一直偷偷的參雜在其中。說來說去,畫畫比賽最便宜。而學校的穿堂總是得知各大活動的好所在,是日被我看到中和運動中心舉辦得小鐵人比賽。保證金五百元,完賽就退還,還有獎品可以拿,這根本就是太超值。於是乎,不只哥哥參加,妹妹也越級參加。總共比三關,跑步400m,滑板車繞直排輪場兩週,跟游泳25m。比賽當天一大早七點半就集合做操,活動真的辦得有模有樣,還有小隊輔帶著孩子們去闖關。放心一點的家長搞不好可以直接離開了。
     而且就這麼湊巧在會場遇到爸爸的大學同學帶著女兒來參賽。而且參賽家長也是百百款,有趣的很......喔!孩子當然也是百百款。有跑步跑過一半就以「我不想跑了」為由開始散步的。有因為沒有帶泳裝,媽媽硬要買男生款給他淚灑泳池畔的。更不用說還有一堆事真的不會游泳的......搞得主辦單位至始至終都不停強調,只要「完賽」不要「比賽」。到底是有多害怕會出事。
     不得不想起兒子的體育老師據說也是有異於常人的教育觀--體育課不能競爭。所以不能比賽跑步,不能比賽打球,整個學期體育課就是在大地遊戲,單腳跳中結束。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還以為這是在體罰孩子們咧,什麼單腳跳啊!?曾幾何時,「競賽」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猛獸。這不又只是另一種縮頭烏龜的心態嗎?難道出了學校都不會遇到競爭嗎?顆顆

[妹妹] 玫瑰花畫畫

我從來沒有學過畫畫,如果我的記憶力沒出問題。我也從來都不是很會畫畫的人,原因可能是沒耐心。我無法理解為什麼要花很多時間,慢慢的,愛護地完成一個作品。先不要說話的美或醜,我的那張紙總是爛吧吧。小時候記憶裡,一直記得國小班上萬年第一的男孩,有一次畫了一幅黑色為底色的月夜。我,好,驚訝!我不是沒看過那樣的畫,但我從沒想過我自己會這樣畫,也沒想過我的同學會有人畫出來。橫豎,畫畫與我很無緣。所以我也常常成了 「喔!沒想到我的小孩很會畫畫..」的那一種家長。孩子哪是真的會畫,是媽媽眼界很狹隘。
      所以當妹妹的畫畫興趣一直維持之下,也當身邊有其他孩子都送去了畫畫班之下。最終在爸爸一句「藝術是不能用錢衡量的」推波助瀾,彤也加入了附近的畫畫班去了。
既然媽媽自己跟畫畫離得很遠,畫畫班在做什麼自然也跟媽媽很不熟。於是乎,三十堂課過去了,每週一堂,算起來也有七個半月了。作品也累積了30個。因為是所謂的「多媒材」,家裡放滿了各式各樣的作品。有紙黏土,有油畫,有帽子,有時鐘,有裝置藝術。初來乍到時,每每在孩子走出教室時眼睛為之一亮,然後發現後面一個也是一樣的,在後面那個也是一樣的.....當然不完全一模模一樣樣,配色總是有差別,比例也總是會略有不同。但因為是相同的主題,聽過相同的故事,看過相同的影片,作品很難不雷同。就是這個「雷同」,讓媽媽又動搖了。
       媽媽想像的是拿起筆來就可以畫出一幅風水小品,甚至是實物畫那樣的啊!就在這種勢利的想法就要佔上風之際,老師來了的個神救援。下課後說了一些他對孩子進步的觀察,而且很實際。媽媽又........再次動搖。錢又繳了下去,順便把「我想要孩子會畫馬的素描」當成俏皮話說給老師聽了。然後,繼續等待孩子的成長。
       喔!他喜歡就讓他繼續上啊?!這件事情在我們家,應該改成「阿公要讓他上就上啊!」該死的幸福孩子!

[孩子的戰場] 第一場游泳比賽

從哥哥大班五歲多,因為覺得幼稚園生活實在太缺乏運動,開始學起游泳。怕水的哥哥還被我用激將法要他站在岸邊等妹妹上課一個半小時。果不其然,沒幾節課後他雖然很害怕,又不敵大家都在玩的喜悅,淚眼汪汪的下水了。就這樣半推半就的練到了第三年。然後又尷尬起來了。第三年蝶式也快學完了,雖然媽媽也一直在幹嘛要學蝶式中,繼續繳學費。但不要說孩子,媽媽我看著這每週一堂的游泳課,都有點意興闌珊了。練阿練,也不知道是在練什麼,也不知道要練去何方。說來說去,要畫下句點,又怕虎頭蛇尾,弄的一個沒毅力的下場。所以就要來個合理的句點,那就是一場比賽了。於是乎,孩子的第一場游泳比賽登場。比的是別的游泳學校的場子,不知道比賽規則,也不知道要領的情況下上場了。一個下午比三項,50m的自由式,蛙式跟仰式。看著孩子跟其他同組成員的差距,要說心裡無感不可能。但付出多少努力,還真的就是看到多少成果。於是乎,下面才是落落長的重點。

生命誠可貴,人生很短暫--要花多少時間在同一件事情上面?咱家的孩子一週五天,有四天得上才藝課。打鼓,籃球社團,游泳,籃球社團。媽媽想盡辦法留了一個週四,要放空,要兄妹有時間可以一起玩。這會兒,因為妹妹畫畫課的改變,禮拜四被用掉了。游泳想要趁著興頭再追加一天嗎?那要玩什麼?

孩子喜歡,就該繼續--仔細想想高中時的我,還真的是有著少年維特的煩惱,或者說為賦新詩強說愁的那種性子。只不過我還沒蠢到連跟同儕相處也會顯露,是在我的週記上與導師每週每週的回應。其中有好幾個禮拜,主題是「自由」。(啊!我知道,這聽起來有多噁心)一直記得高中時的我給自由下的定義是「在一定限制之下的自由」。套過來孩子的才藝上也是這樣。你以為是你的孩子「選擇」/「喜歡」某某才藝。是嗎?那個才藝難道不是來自於外界的影響嗎?難道不是家長因著「覺得學桌球不會曬黑又可以增加專注力。或是你老北有錢我兒子要跟我一起上山打高爾夫。又或是你老母不會游泳我小孩一定要會!...............」這些先入為主的偏好來給預先篩選的嗎?接著為了讓孩子「喜歡」這項才藝,難道不是家長把「回家要看英文/國語/數學喔」跟「游泳/桌球/畫畫/....」放在同一個天秤上嗎?某個孩子說「上畫畫課對我來說是一種放鬆」。這句話不就很清楚嗎?我倒也不是想要泯滅孩子的自主性,當然真的不喜歡甚至是恐懼的東西,強壓也去不了。但,如果沒辦法看清七歲孩子的喜歡是來自於家長的盤…

[大鳥哥上學去] 掉牙初體驗

2019 0323 金山淨灘 
BABY時期長牙(發牙?)就很慢,甚至慢到成為我跟婆婆吵架導火線的兒子,終於在七歲十個月的某一個夜裡掉牙了。真是值得慶祝,真的有一種吾家有子初長成的FU。
藉此讓我回憶一下那次的不愉快,快要一歲還沒看到一顆牙齒長出來的兒子在婆家是罕見的存在。對於把看醫生以及吃藥當作保健的家庭觀念來說,這麼晚還沒長牙,就是的要去看牙醫。偏偏新手媽媽的我,正好趕上了「就算發燒也不輕易給藥」的風潮。要帶著看起來就妹沒有問題的兒子去看牙醫,當然是門都沒有。就這樣,完全不想放棄的奶奶硬是在某次回高雄的藥了孫子的健保卡,自己帶下樓去看了。我有不高興嗎?喔!我很不爽!非常不爽!

這一回,變成爸爸感到焦慮。趁著女兒還能免費塗氟時,順便給兒子檢查了一下。牙醫師也不負所望的說出,照X光看看吧!甚至說出看片子,恆齒似乎缺了幾顆,這種讓人只會焦慮的發言。於是乎,爸爸也就焦慮了起來。說真的!我可是矯正過超過三年以上的人,還有遺傳性的爛牙。如果兒子是爛牙,我會不緊張嗎?!

最後說到掉牙的那一天,爸爸看了一下兒子的缺牙處,發現恆齒已經在後排等著要往前移動了。不知怎麼,焦慮指數又攀升。直說,那顆牙齒看起來就是歪的啊!就是不對的啊! 喔!喔!喔!給它點時間吧?

[老母碎碎念] 日常文

越看公園涼亭區下棋的老人們,就越氣。明顯到不行的煙味,無人可管。卻有一堆人還在共融式公園錙銖必較溜滑梯只能由上往下溜。或是盪鞦韆五分鐘要輪替。

易發不能忍受電梯裡的濃厚香水味,煙味當然也非常討厭。

對於樓下警衛不斷的想要「機會教育」本人在下我,也感到不耐煩。管這麼寬,怎不去管管牙醫診所病患亂停的汽機車?

爸爸再繼續不把碗送到洗碗機裡,我會爆炸!

雖然把淨灘當作去海邊玩的行程中的一環也不錯,但垃圾量之大真的讓人覺得用手撿再蠢也不過。

淨灘時領了鐵夾跟全新的麻布手套,要離開時居然被告知手套可以丟了。我聽到什麼?

被不熟識得學校媽媽邀請加入所謂的圖書會後,再次感到那是一個不可能再更浪費時間的團體。

繼續努力不打小孩,繼續想不出更有益的懲罰方法。

害怕兒子不長高,害怕女兒停止長高。

繼續在接送小孩,影集,推理小說,買菜,煮菜,清理家裡與長舌中生存。

努力維持自己作為社會人士的自信與自尊,即不輕易因為自卑而自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