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大鳥哥上學去] 小二生的人生第一回台語說唱比賽

我從來不否認我有著為人父母最不該有的幾種惡習,其中最嚴重的當然就是「希望你比我好」。所以他們得要會游泳,才能救我。所以他們得要每種菜都吞下去,才不會像我一直懷疑沒長高沒長胸是因為偏食。所以,他們得要「上台」。我一直堅持自古至今在學校裡,需要上台表演/說唱/演講的比賽的參賽者不出:第一.徹頭徹尾的老師愛將; 第二.不情願的老師愛將;第三. 他媽媽很恨他的。吾兒,當然就是最後這一種。最好笑的是我旁敲側擊後,發現班上四個參加的(三男一女),應該只有女孩而不是因為調皮搗蛋被逼上去的。雖然只是我自己的推測,但這個答案讓我好舒心。是咩!這個邏輯是對的啊! 這麼多話,與其台下一條龍,台上一條蟲。你就給我上去載歌載舞啊!任人宰割啊!       吾兒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逼著報名,但我是很仁慈的母親,所以我還建議他去找沒有抽到籤而不能參加的同學一起參加,壯壯膽。而且還很直昇機家長的已經準備好備案,以防他擺爛說他不知道要做什麼,說什麼。還好毫無羞恥心跟上進心的他,很輕易的就用最低標準決定了自己要唱的台語童謠。接下來就只要加上上台的自我介紹跟表演後的感謝詞。這沒問題!因為他的低標準,就是來自於他老母我的基因。我低標,你低標,大家樂融融。第一次咩,又是非自願活動,能夠好好完成就好了。       遺憾的是比賽時家長不能觀賞,連在走廊偷偷看都不行,只好放上前一天最後一次(其實也是唯一一次)兩人合練的影片做個留念。希望這不是最後一次!        補:得知我幫孩子報名比賽時,爸爸意外的很激動。甚至說出了類似「我就是不想要他上去當砲灰」這種話。真不知是小時後受過什麼傷害。陪榜就陪榜,孩子自己不見得這樣想,何必把既定印象強加上去呢? 哀。        再補:比完後,問兒子自已跟其他參賽者表現如何?這小子居然說不出其他人誰特別好。問他自己表現得怎樣?回答是:「比平常更『好!!!!!!!!!』」嗯哼!這應該回應他爸了吧

Recent posts

[老母碎碎念] 那些了不起的家長們

我們所屬的游泳池有自己的泳隊,成員來自兩三所學校,其中以某台北市知名大安區小學人數最多。人數多,練得又勤,教練的偏心可想而知。這於我來說倒也不是不能接受,或者說,是一個不接受也只能接受的常態。但,泳隊其中一個屬於少數份子的媽媽所受到的待遇就真的讓人匪夷所思了。先是在一兩年前,兒子才小一時,就被某家長指著鼻子罵出了女性更衣室。為的當然是自己的女兒,不可以被這個小一男孩看光光。(有可能嗎?)一開始男孩媽媽還不想要屈服,因為不放心六歲不到的兒子一個人到男性更衣室。但最終教練不得不出面要求這男孩撤出女性更衣室,於是媽媽也只好讓步。還以為這樣就沒事了,沒想到這週因為在群組裡一段針對「同理心」的發言,使得某家長(是的!跟趕出人的是同一個)自己對號入座,惱怒不已,憤而提告。
      這個引發提告的對話是關於年初台北洛德城堡有發生駭人聽聞的光天化日之下孩子在戲水區的山洞裡被性侵一案。那日,恰巧這個泳隊也在那裡玩水,事發後免不了討論一番。大家似乎著重於「為什麼救生員沒有發現。」於是乎小男孩的媽媽說了幾件他覺得泳池使用者很常缺乏同理心的例子。諸如:很多家長帶著稚齡孩子到泳池,完全不注意安全,放任孩子做出危險動作。認為反正有救生員在,他們會盯著。救生員也就是因為要多注意這些頑皮的孩子,而錯失的揪出色狼的機會,這樣的家長就是沒有同理心。以及,因為自已生的是女孩,而把稚齡男孩趕出女性更衣室,但卻在裡面用手機視訊大聊特聊。這種時候,意外入鏡的女性難道不是受害者?這樣的人,「就是沒有同理心,就是不管別人死活」
      就是這句話激怒了任職於某某醫院的家長,憤而提告。男孩母親接到警察電話通知做筆錄時,真的不能再更意外。警察邊做筆錄,也覺得不能再更浪費社會資源。而且還是民事刑事一次告滿告好,這不是惱人,是什麼?這些了不起的家長,到底在爭什麼?

「老母碎碎念」多屎多尿多惱人

我難得的想承認自己沒品,但都是多屎多尿使人煩啊!今天帶孩子衝去信義區看了早場的電影,因為早到大家都還沒來得及撇尿撇屎,看電影前就開始無限多屎多尿的循環。從電影前一回,到電影完開始三個小時內,我唯一的記憶就是吃了一頓飯,而且這頓飯也沒少了屎。耳邊一直迴盪著:「我要尿尿」「我要大便」「我又想尿尿」「可是我想大便」這些句子。好像走在路上只是為了要找廁所ㄧ樣,我真的覺得好煩好煩。我知道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但是那這樣真的乾脆回家好了啊。留守的那個人永遠都在等待,而且還不能不耐煩?!東西都留著給留守的人,然後呢?就坐在那裡一直滑手機?
真的....回家好了....
於是乎覺得自已身處在繁華的商場裡,卻只能不停的找廁所跟等廁所的我真的覺得不耐煩了。這不耐煩當然就壞了氣氛,真糟。哀

[大鳥哥上學去]男孩們屁事集

世間人最需要的就是比爛。套一句蔡康永說過的:「沒有人進電影院是想看比自己更美好的人生。」積極正面是沒錯,但一直聽到跟自己相反的狀況也很難正面。所以讓我來分享幾個最近收集到的小二生屁事。
[事件ㄧ:遍地是文具]
小二男孩這一陣子書包裡總是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物品,諸如文具。媽媽覺得很可疑,問了以後答案是:「我在地上撿到的。」正好這位媽媽是以百分百包容力著稱的一位,所以沒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傷自己的腦,而是交代兒子不要再有這個行為。當然也曉以大義了一番,諸如失主會回原地去找自已的東西之類的。這麼美好而正面的一個教養案例,隔天的狀況是踏出校門的兒子,口袋就插了一隻「喔!我在地上撿來的啊」的筆。
註:這個撿東西的症頭我兒子也很有,爸爸好說歹說連「冥婚」都說了。最好有用!

[事件二:你沒簽我沒簽,誰簽了?]
小二生每天要給家長參閱簽名的東西豈止是一兩樣,每每多的惱人。小孩會漏掉,家長會漏掉,唯獨老師都不會。這天媽媽認真檢查了要簽名的東西,赫然看到一個很陌生的簽名。不是媽媽的,不是爸爸的,那是誰的?兒子說不是同學簽的,也不是他簽的。喔!喔!喔!喔!喔!喔!真的好適合說「那不就鬼簽的?」

這兩件事情其實本質都一樣,就是到底要不要追根究底。追下去聽到的是不是「真相」。如果是真相,又承受得住嗎?追到孩子承認自己在說謊,到底是戰勝了還是戰敗了。我很欣賞可以不論孩子的「潤飾」,直接從事情對錯下手的教養法。但心裡深深深深深深處的那個惡魔,又覺得戲還沒演完啊!!!

[大鳥哥上學去] 錢錢錢錢錢

前情提要: 有關小二校外教學,魚濫用零用金買玩具一案.....
[大鳥哥上去] 用十個謊來圓一個謊https://yvonnehellism.blogspot.com/2018/11/blog-post_21.html 

本集新增:
      昨日,兒子跟同學在操場用鞋子丟籃筐被老師發現,罰抄圈詞一篇。還被預告,明天要帶聯絡簿去寫紅字。這件事的確不是什麼大事,所以我也懶得多說。
      今日,放學時,兒子面色凝重說:「今天有兩件事情,一件事昨天的鞋子,另一件事情是老師誤會我了。我是跟XXX『要了十元去買玩具』,不是『從家裏帶十元去買玩具』。」
轟!!!!!!!!!!!!!!我又轟!!!!!!!!!
這個臭屁孩真的不知道是哪件事情比較嚴重誒?!?!??!
為什麼會有跟同學要十元去買玩具這種事情??????
老實說,我已經沒步了.... 昨天爸爸才跟他落落長講一堆,今天居然可以發生更誇張的事。夫妻倆能想出來的懲罰很蠢,不外乎就是沒收玩具或是不能去公園玩等等。爸媽氣憤難消啊!(我知道這就是教養裡最不該有的一個部分。)但,還以為這告一段落了。回家後(家真是太美好了!最好的罵小孩的地方!),爸爸提了一句:「搞不好這不是第一次了!?」
轟!!!!!!!我又轟!!!!!!!!!!
    於是乎,最後階段開始了。緊鑼密鼓啊!媽媽再次使出雷射眼。
媽:「你跟XXX要錢幾次了?」
兒:「兩....次。」(媽媽已氣昏)
媽:「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兒:「校外教學。」
媽:「你跟XXX要多少錢!!!!」
兒:「30元,可是那是我拿五十塊跟XXX換的」(媽媽已腦弱)
媽:「什麼?!?!?你拿五十元XXX給你三十??你又在 騙人!!那你那天買三個玩具的錢還是湊不起來啊!!!你說那三個加起來40元,還有十元哪!」
兒:「是真的!我跟XXX換十元硬幣,他給我三個。然後上次『小一校外教學,我跟OO媽媽借錢,其實我是借20 元,所以OO媽媽那天還我十元』總共是四十元。」
媽:..........................

我到底是怎麼教小孩的?教出一個為了買玩具,可以拿五十元換三十元就好也要買。為了買玩具,跟同學要錢。為了買玩具,跟其他家長要錢。

不行,我一定要積極正面。
其一,
校外教學前一天我在曉以大義時,兒子就說想要「五個十塊」因為扭蛋都是用十元的。結果我氣到不但不給他,還說不可以買玩具。所以他買玩具要說謊,所以他得去換零錢…

[老母碎碎念] 你的特別,我好焦慮

沒錯,這是幾乎一樣的照片連續轟炸。

事件一:
過動兒的媽媽透過班級群組其他媽媽分享拍攝的影片看到小五的兒子在棒球比賽後「獨自一人」躺在地上的一幕,以及兒子試圖用水壺打靠過來的同學的另一幕。

「媽媽視角」
「你的特別」:已經小五了,還獨自一人躺在地上。還想要動
                  手打人。
「我好焦慮」:為什麼「影片裡的」你這麼「特別」,為什麼
                   你不能「和別人一樣」相擁而泣,互相安慰。
                   為什麼你要把我「剛買的制服」弄髒。

「兒子視角」
因為「我的特別」已經被老師,同學,其他家長和我自己的爸媽「標籤化」甚至是「妖魔化」,誰要跟我相擁而泣?因為「我的特別」,當我難過時我想要躺在地上才能好好冷靜發洩。因為「我的特別」,靠過來的同學嘴裡說的是嘲笑我的話,我才作勢要打他?

母親是這樣想?
我的焦慮是因為「你的特別」,讓我好累。我的焦慮是因為,「你的特別」讓我擔心你以後的路會好累。因為「你的特別」讓你的課業已經趕不上,讓你的行為已「脫序」,讓我「整天道歉」。我想到的已經不是你,而是「我」。為什麼我要為了「另外一個人」而這麼累。

身為一個活潑好動小二男生的媽媽,我只能站在一個略略踏到線內的灰色地帶來看。然後試圖給自己跟給這位媽媽一個逃脫的出口。

其一,不要「過度優化」老師的介入。大體上來說,所有人都想要便宜行事,老師也不例外。可以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是再好不過,遇到「特別的同學」時,首先想到的也許是我的「秩序被破壞了」,而不會是「要如何理解」。
公式:
想要便宜行事的老師--->
「標籤化」過動兒---->
脫(自己無法使班級同學一致性的)罪
脫(自己無法使班上接受這孩子的)罪
脫(自己無法使這孩子有好成績的)罪

其二,這個公式最可惡的地方也許不是在於老師(或其他同學)對過動兒的標籤化,因為這是無可避免的。問題是在於,為什麼要焦慮於「一致性」?成績不可能一致,更不應該因為「這個孩子會拖垮全班平均」而感到不滿。老師對於一致化的焦慮來源是什麼?「業績需求」--班平均是同年級最差就糟糕了?更讓人害怕,這是老師對於「教育過動兒」能力不足。甚至,是因為老師在受訓階段所接受的教材就已經沒有提供足夠的正確的資訊?這些也許就是導致孩子在學校受挫的原因。

其三,認真的為孩子找一個更美好的窗口。停留在「我好焦慮」是沒有用的,因為「你(孩子)的特…

[大鳥哥上學去] 懲罰,孰輕孰重?

事件
兒子的朋友(喔!不同班的叫朋友對吧?)本就是個好動的孩子,進出保健室頻繁得很。
運氣很好的一點是導師意外包容這樣的孩子,很少在聯絡簿上針對此事多著墨。這一天難得的用「藍筆」寫了:「XX爸媽,今天XX在學校遊戲時莫名其妙地打了OO一巴掌。打的同學的臉又紅又腫,請家長多家督促......」 (大概是這樣)朋友媽媽很夠義氣的,把這文轉給我這個一直因為老師的「關切」和兒子的「調皮」苦惱不已的媽媽。看到這一篇,真的讓我覺得我不寂寞啊!!!!不是只有我兒子是這樣的啊!!!!!!之感。

事情是這樣的,但對我而言第一秒我想到的是「如果是我,要怎麼『懲罰』?」這應該就是我失敗的點吧!因為想到這樣,就越想越氣。因為無力,說到底事情都發生了,能怎麼懲罰呢?讓我先等等當事人的處置。這位媽媽一向都是包容力無上限,所以問了細節後,準備交給爸爸晚上回來處理。至於爸爸呢?一樣先問了事發經過,一樣問了被打的同學是哪一位,然後要弟弟來給哥哥當示範(這三小啦?)
最後結論是「老師寫這樣不是已經解決了嗎?而且在學校發生就是老師的事啊」
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
好像真的是這樣啊!!!!!!!!說穿了回來再懲罰,唯一積極正面就是「增強記憶」。這不應該是建立在「更嚴厲」的懲罰上。再嚴厲,也已經失去了即時性。

但,說真的,我還是無法接受沒有懲罰
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除了曉以大義,還能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