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老母碎碎念] 做生意要多和氣?

6/15 2019 四號公園寫生比賽 

         不得不說,自從柯P當選市長之後,「奇怪的人」在某個程度上,變成一種溢美之詞。「奇怪的人」這四個字很有問題,但我也不知道怎麼講,怎麼定義。感覺像是「不完全等於」普羅大眾認知的「依照行業,身份,性別,種族等等背景知識」下的個性,就是有點「奇怪的人」?這當然是一種偏見,一種刻板印象。比方說,原住民的應該要很擅長體育以及音樂。比方說,黑人要體能超強,比方說,德國人很死板。比方說,理工男都是宅男很容易被騙(啊!我說出來了!)比方說,老師們都是過度有禮貌的奧客。(啊!我又說出來了)當然也還有,醫生就應該怎樣,律師就應該怎樣,開店做生意就應該怎樣。
        對!開店做生意應該怎樣?就是本文的主題。常去的菜市場裡,我幾乎都固定跟某個菜攤買菜。久了,臉也就都認得了。我自己私心覺得就算沒有比較便宜,大概也沒有算我貴。這菜攤的「老闆們」很奇妙。平常主要一個60歲以上的阿姨跟兩個30歲左右的男生一起做生意。阿姨幾乎都在,兩個男生應該是兄弟,會交替出現。一開始大部分人都會以為這是母子,後來旁敲側擊才知道阿姨還真的就是親戚而已。再繼續買,就會發現他們每個人都很「奇怪」。先回到刻板印象,做生意的人大體上都應該嘴巴甜一點,和氣生財一點。
吧?啊?是嗎?不是嗎?好吧!我承認明年就是2020年了,可能只有我還有這麼強烈的刻板印象。總之啊,菜攤裡的哥哥絕對是個奇怪的人。明明是個賣菜郎卻總是喜歡拉低賽,而且對想要殺價的阿桑們,往往會回答一些幾近無理的反諷。諸如「那麼便宜喔!那你拿來賣我啊!我都跟你買喔!」或是「買啦買啦!這麼便宜不買,世界末日搞不好要到了,你會餓死喔!」每次聽到我都會想說現在到底是在說三小。然後就會看到一起賣菜的阿姨偷喵他,偷瞪他。很有趣。
       但是!再久了,就會發現這個阿姨也是個「奇怪的人」。仔細想想,菜攤哥哥如果是個過度興奮的人,菜攤阿姨也太「冷淡」了吧。比起一班的賣菜阿桑,這個阿姨總是面無表情,算錢很快,可是生意一好,也總是用那張沒有表情的臉要客人等。有時候總不免有種,你買這麼少,你就等一下會怎樣嗎?的感覺。一個過度興奮地賣菜郎,再加上一個異常冷淡的賣菜嬸,卻成就了一間生意好到不行的菜攤。再次證明,與其要附和大眾,還是把東西挑好認真做事,可能自己比較不累吧!
Recent posts

[老母碎碎念] 那些媽媽教我的事--我才沒再傻咧!

夫妻吵架是必然,而且無論雙方多有修養大體上來說,三個月吵一次免不了。期間如果沒有吵,也只是在忍耐又忍耐,勉強維持家庭和樂,對雙方而言都一樣。不過本部落格本來就是以辱罵男性為宗旨,所以堅信忍耐的只有太太。朋友跟先生吵架了,吵得也沒什麼新意,夫妻分工不均罷了。這種問題每對夫妻都存在,不管是雙薪還是單薪。不管是男生賺得多,還是女生賺得多。不管有沒有生小孩,都是永遠不公平。某個程度上,問題應該是出在DNA上面吧!而且現在講究平權我不能說因為女生比較有母性,應該說母性基因在誰身上,誰就倒霉。
      說回分工不均,理由很多。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其實也跟大多數已母親為主要照顧者的家庭身上類似,也就是「我不是愛作,我是順手」。就是「順手」這兩個字害死了人,而且可能是真的「害死人」。「順手」的定義是什麼?『順便用手做一下』?「順路親手做一下?」無論怎麼解釋這個詞都很容易帶有一種「不費力」以及「簡單」的意思。生活中「不費力又簡單的」事情,我真的想不出幾樣。特別是有小孩,有工作的人的日常生活。就算撇開這個條件好了,電玩咖也總得動動手指頭,或是轉轉頭才能操作電玩吧?!為什麼在路上「撿垃圾」也是日行一善,就是因為他馬的有時候連彎腰都累啊!!
      先建立好這個「生活裡根本沒有順手的事情」的基石,「是誰說某某事情很順手的」就成了下個關鍵。是同住在一起的家人(喔!對!長輩....那些苦過來的,忘記自己當時是大家庭有一萬個幫手的長輩),是路人(喔!對!公園裡那些已經媳婦熬成婆,現在在整媳婦的阿喪們?),是先生,還是....(最糟的是)媽媽自己?????沒錯,我覺得媽媽自己覺得順手最糟糕。
     當媽媽覺得自己來做一切事情,照自已的步調,照自己的時間安排,最順手,那種狀態簡直就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只自我虐待不說,還想方設法幫其他人脫罪。沒有啦!阿就爸爸比較不順路啊,阿就爸爸下班比較晚啊,阿就爸爸上班比較早啊,阿就爸爸比較不在意這個啊,阿就爸爸比較粗手粗腳啊,阿就爸爸乾脆去死一死啊!!!!!!!!!
阿你爸個頭!!!!!!!!!誰叫你替他拖罪的!!!有誰規定一定要「順手」的人才能做事嗎!!!!!!!!!不就是因為「不順手」而做,才更讓人感動嗎!!!!!!!!!
(我說過了,本部落格是以罵爸爸為宗旨。)
     如果說成長過程中,我在我媽的服飾店裡跟著那些三姑六婆學什麼,那…

[大鳥哥上學去] 大人不計小人過?!

昨天又是慘烈的一天。
慘烈的一天。
安德烈的一天?
燦烈的一天?
      原本飛輪課後的閒談已經讓本人充飽了電,但在跟兒子吃完午餐回家的電梯裡,不知為何瞬間被激怒。事件很無聊,說出來只會讓人有媽媽是智障的心得。媽媽我就愛「弄」小孩,而且我知道小孩喜歡被弄,大部分的時候。所以照舊在回家的電梯裡跟兒子玩起阿姑親一下的遊戲,結果兒子一邊掙扎,一邊大喊很痛誒,然後就「隨手用路隊牌尻了一下媽媽我的腳」。就是這個光!這個就是肯德基!媽媽就火了,一發不可收拾的火。只差沒從小時候偷吃餅,大漢偷牽牛都說出來。(喔!應該有說了現代版本的)反正小孩罵爸爸媽媽,小孩打爸爸媽媽就是我的點。雖然我的點可能多到跟夜市裡算命攤在用的人體圖一樣多,但我的點就是我的點。依照我沒品的個性這把火當然不可能會這麼快消,而且還要放狠話才爽。「你今天最好給我乖一點!!!!!」
      乖個屁!午睡起來是寫功課的時間,平常媽媽是用溫柔的親吻叫醒兒子的,今天當然沒有這回事。冷冰冰的拉開他的窗簾,冷冰冰的要他起床,冷冰冰的給了一個時間要他做完功課。然後就是第二輪的無意義戰役。時間到了,果不其然沒寫完,這也罷啦,最氣的是學校的英文作業兒子常常自動略過。英文作業是要孩子就著課文聽CD,跟讀,最後在唸給家長聽,然後家長簽名。這屁孩近來已經連續被我抓包上課不認真很多次。要不就是課本打開問他句子意思完全說不出來,要不就是功課寫完卻自動把英文作業略過。昨天就又是一樣的狀況,新仇加舊恨,媽媽整個大爆炸。先去接完了妹妹,回家一進門馬上下指令。先去聽完CD,來唸給我聽,完成學校作業。再來就是歡樂懲罰時間,又名媽媽挖洞給自己跳時間,本日該念的句子站在媽媽旁邊念一百次,然後罰抄50次。當然又給了一個時間限制,HELLO!你們有看到我自己站在那個洞裏,手拿著引火線嗎?HELLO!!!!!
     第三輪怎麼可能會準時完成呢?更不用說,媽媽走去檢查時,愣登!床上放著玩具誒,玩具誒,玩具誒,玩具誒,玩具誒,!!!!!!!!!!!!!!!!!!!!!!!!!!!!!!!!!!!!!!!!!!!!!
於是乎,用來結束本輪的一共有一個巴掌(獎勵他打我),跟一下手臂(獎勵他罰寫還在玩),以及無限多的綿綿不絕得傷感情的毫無意義的無法增進社會福利的不能讓考試考一百分長高或者是交到女朋友的「謾罵」,和爸爸帶回來的一杯珍珠奶茶。
     我知道這整串都超蠢的,超…

[老母碎碎念] 那些媽媽教我的事

很久以前我也寫過這一個標題,當時就希望會有機會再寫。為了自己的成分,大過於為了當事人。更多的時候,這也不是某一個媽媽的事情,而是好多好多的媽媽都會遇到的事情的縮影。
       今天上完飛輪課在聊天時,M媽的電話響了,從這頭聽到的內容感覺不是公事。莫約是平常就摩擦很大得夫妻倆,這週情況更糟了,先生打給太太的姑姑告洋狀。「姑姑」?這個點頗讓我疑惑?不問還好,問了卻讓M媽傷了心。M媽說從小到大,這個姑姑比生母瞭解她太多太多,也是最讓M媽信賴的長輩。M媽紅了眼眶,強忍激動地對我說,看到我跟媽媽的感情很好,讓她真的很羨慕。因為M媽覺得在自己母親眼裡,自己可能更像是「搖錢樹」。(我就替M媽把他不好說出口的話說出來)我在想,這時的眼淚與其是在乎母親長年跟自己要錢的行為,應該是更在意於自己婚姻觸礁可是對於親生父母親難以明說。親生父母親也難以體諒,甚至是開導。所以是「姑姑」。姑姑沒有不好,可是如果是「媽媽」,那該有多好!
       M媽跟母親的關係這些年來我聽了很多回。M媽跟先生的關係,我也都聽著聽著。有時候替先生說說好話,有時候勸勸M媽。有時候拿我自己(當然還有拉其他夫妻下水)的家庭狀況來比爛,想要安慰她。但是今天我看著M媽紅著一張臉,因為不想情緒失控而緊握拳頭的樣子,讓我很捨不得。安慰她時,想著要怎樣讓他「想開一點」。這時我卻想起我媽說過的一句話,我媽說這句話的情境跟現在沒有完全類似。那時是我提起朋友怎樣都無法從對婆婆的憤怒之中開脫,順口說了一句:「我都想開了!」媽媽卻對我說:「你拿人手軟,你當然容易接受!」喔。我真的沒那樣想過自己。所以我現在想著M媽想到的是:「對於正在困境中的人,你要他如何正面?」
       出了一大堆勸世書的,不管是婚姻或是親子,常常都是「正 」活得很好的人,或者是「已經走過困境」的人。這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現在困境中的人,根本很難有正面的想法,計謀,甚至是「逃避」都很難。因為根本無處可逃!先生就是拒絕溝通,卻要太太採用葛雷的五十道陰影裡的方法去調劑婚姻?孩子就是無法控制,不受管教,還要媽媽學習「正面思考」,「情緒穩定才能教出好孩子」?鬼才做得到!也就是這些文章,這些報導,這些靠北的不行的「正面思維」逼出一堆憂鬱症的人。資訊氾濫,天天都看到「正面思維」,誰受得了?
       所以,身處在這個時代要知道正面思考可能是康莊大道,但偶爾抄個小…

[孩子的戰場] 斯巴達第二戰

上一次在桃園比賽斯巴達活動的感覺很不錯,現場氣氛很好,穿上黑色系的上衣,戴上頭巾,孩子變得好神氣。可惜攀繩的那一關終究兩個都沒有通過。今年在孩子的期待之下再戰,商量好了完賽的商量好了完賽的獎勵,再戰一場。場地換成了高雄義大,所以「觀禮」(噗)的長輩變多了。阿公,啊罵,外婆,舅舅都來共襄盛舉。跟去年相比,今天多了扛沙包的關卡,而且很重。據阿公的說法,換算成公斤應該逼近十公斤。難怪每個小孩都扛的哀哀叫,場面很精彩。這次參賽家裡兩個小孩的目標是成功攀繩。上次哥哥是直接放棄,妹妹功虧一簣。今年賽前在會場的健身房攤位有練習的繩索,結果完全上不去,害媽媽很焦慮。還好正式來時,繩索比較細一點,適合孩子的手。妹妹輕鬆達陣,哥哥也硬是挺上去了!媽媽虛榮心很重,參加小鐵人就看不起不會游泳志在參加的。參加斯巴達,也看不起遇到攀繩直接笨豬跳的。快慢一回事,總是要把每一項做好做滿啊!今年兩個小孩每一個關卡都確實闖過,連妹妹也在最後一關的高塔表現得比去年更勇敢,媽媽很滿意!看來以後可以不用再參加了!燒錢的斯巴達,掰啦!




[大鳥哥上學去] 八歲生日快樂不快樂

無論如何,八歲生日快樂!我的寶貝!
     關於生日這件事,有很多種畫面,話語,情緒和物件混在一起。我的生日在七月,不管去哪一個班級,都不會有同學替我慶生的時候。偶爾有比較有大腦的老師會在開學後說七八九月的一起慶祝,但可能只有一次吧,在我的印象中。家裡的人倒是都會在我的提醒/強迫/威脅下,被迫準備蛋糕跟禮物。爸爸媽媽很常在我生日的時候說的一句話就是「你看你有多幸福,你都不記得爸爸媽媽的生日」或是 「我們那個年代哪有在幫小孩過生日的啦!」       一個人的生日可能不只存在於「私領域」,而可以主動或是被動的暴露於「公領域」之中。所謂「主動的」之於學校生活當然就是老師或是學校「形式上」幫每個孩子慶生。諸如幼稚園每個月一次的慶生蛋糕早餐會,到家長幫孩子準備小點心去跟班上分享。在兒子的八歲生日之前,這些做法跟我都沒有什麼實質的關係。我可能欣賞,可能不欣賞,但也就是嘴賤多說個幾句。但今年不一樣。        兒子的八歲生日禮物早就說好讓阿公送他一台貴鬆鬆的電子鼓讓他練鼓用。這絕對是個不得了的大禮,他有多高興也不用多說。到了生日前一天晚餐,兒子跟我談起班上如果有人生日就可以選三個同學來唱生日快樂歌給自己聽,然後全班都會合唱。興致勃勃得想著他會想請誰幫他唱歌。最後還說了 「可是我要自己跟老師講今天是我的生日,老師才會知道」聽完了我也問他:「那你想要我給你帶點心去給全班嗎?」一直以來很清楚我很不欣賞這種做法的兒子說:「沒關係!不用!老師如果問我我會說:『媽媽說那個吃多了也是蛀牙而已』」        生日當天因為匆匆要南下,所以沒空多問他。事後想起來,依照他的個性,放學時沒有開心的說就是不對勁了。一直到隔天週五晚上跟外婆一起去餐廳用餐,吃到一半我想起這件事。席間輕聲問他,沒想到答案讓人很不愉快,餘味差得很。 母:「所以你生日那一天,大家有幫你唱歌嗎?」 子:「沒有。」 母:「你沒有跟老師說是你的生日嗎?」 子:「有啊!」 母:「那老師說什麼?」 子:「它說:『喔』」 母:.........「然後呢?」 子:....「喔,他還有說『你又不乖我們為什麼要幫你慶生』」 母:............... 因為這是我的網誌我要說什麼都可以,幹!!!!!!!這三小?!?!?!?!!?!?我到底聽到什麼屁話!?!?!?!?!?!?!!??!!跟孩子講一句生日快樂你會死嗎!!!!!!!!!!!!     …

[老母碎碎念] 男人與賤骨頭

喜不自勝的畫畫女孩
       男人與賤骨頭,這標題是狠了一點我也知道。賤人是不分男女老少的,而且隨處皆有。 就好比一堆蠢男人由A片發想出了「口嫌體正直」這個詞來用在女人身上一樣,男人也有一樣的症頭。嘴巴上說得很給力,骨子裏明明就很需要人家呵護。說穿了就是一把賤骨頭藏在肥肉裡。這篇文章起因是朋友夫妻間的爭執,過程相當火爆。但應該就是因為太太生了一場惱人的病,而需要常常回娘家休養。於是乎,先生就和南部上來支援的啊嘛一同奮鬥了好一段時間。太太是病人,身體虛。先生照顧人,心裏累。太太邊休養,心裡又過意不去。先生邊操勞,心裡又覺得委屈。大家都看到太太生病了,覺得太太平常太辛苦。可是我也很辛苦啊!所以因為一件芝麻蒜皮的小事就(針對太太)爆炸了,其實就是想(跟太太)討拍。       討拍沒有錯,反正台灣最流行小確幸跟不合時宜的,總是偶然爆發性出現的「同理心」。看到小孩子被家暴了,就同理心爆發的走上街頭。實際上平常遇到帶孩子的媽媽,根本完全沒有同理心。但!拍拍不難啊!拍拍又不用錢。問題是夫妻之間什麼時候拍拍,就跟政治人物什麼時候摸頭,就跟妓女何時可以假裝高潮然後結束這一場交易ㄧ樣是門「藝術」。        我比較在意的是,夫妻之間與其在那裡諜對諜,是不是直接說出來快一點?!與其在那裡裝堅強,卻搞到自爆,是不是找對時間抒發一下好一點?與其想要博得「好先生」的虛名,是不是承認自己不擅長但很努力可愛一點?對著自己最親密的人,想要的(特別是不花錢的那一種)不如直接說出口吧!說不出口那就靠現在最流行的LINE不也一樣好用嗎? 最後,要抒發心情,其實不一定要「找對人」。給自己一個獎勵,給自己一個禮物,給自己一場電影,給自己發懶一天,也是自己拍拍自己的好方法啊?!       結論是我要繼續喝珍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