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17

[大鳥哥上學去] 朋友都不朋友了實例



 2017 april 15 潮汐公園

這幼稚園的孩子,也是可是很殘酷的。我當然沒天真到沒想過這種事情,但實際上在身邊發生,總還是會「喔」一下。
實例一:
同學媽媽被找去教室當幫手,回來後就說觀察到有一個男孩不知為何總是掛著兩條鼻涕,也就是那兩條,同學不喜歡他。髒咩。排隊時,這總是要兩個兩個手牽手的陋習,就更讓這孩子被孤立,沒有人要跟他牽手咩。那擤掉咩!這不就結了?可想而知,他就是不會。至於是沒人教,還是怎樣都學不會就沒人知道了。老師呢?再怎麼說也是有30個孩子,要整天幫你擤鼻涕?誰要啊?裝沒看到先啦!(我就會這樣)
實例二:
去接哥哥放學,自從有一次他幫忙帶走同學沒帶回家的物品後,他好像很喜歡這件事情。看他出教室,又捧著一件外套說是同學的,說他要拿下去樓下給對方。其實第一時間我是不想的,覺得就放在教室人家明天自然會找到咩。但他這麼興致勃勃那也好,我也的確看到那個孩子跟媽媽在樓下玩。他一馬當先衝下樓,到我跟妹妹下來時,看到他追著那個女孩,女孩是要離開的。外套還在哥哥手上,他露出到底要怎麼辦的臉,要走去找女孩的媽媽。女孩經過我身邊時,如果我沒聽錯是說了「不然你去問老師!」我心想,難道外套不是女孩的。然後哥哥強迫她收下。就把哥哥喊來身邊,他還是堅持這外套就是女孩的,因為他早上就穿那一件去的。然後說他要把外套拿去給女孩媽媽。我就要他拿回樓上教室去。不由分說地這麼要求他。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咧。
對!我就是這麼小心眼!因為在那個女孩回過頭跟哥哥講最後一句話時,我覺得我看到的是「資優生懶得理皮男生的臉」。就是那種偶爾會出現在班上,那個永遠的第一名,書券獎然後老師半強迫他幫忙教其他同學時,因為講不通,會露出來的臉。那種「喔!拜託!懶得跟你說啦!」的臉。又正好,我聽聞這女孩是班上表現一向很優秀的,家長也非常非常非常注意親子互動,說無論什麼作業都有辦法做的落落長,家長介入的痕跡滿滿都是。我真意外原來幼稚園大班也有所謂的資優生。然後想著,這個女孩長大應該就是班上那一位「懶得理你小姐」。也好啦。祝你好棒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