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8

[老母碎碎念] 阿爸阿爸你真衝動

夏天到了!最受不了夏天酷惹的我覺得是長時間坐在冷氣房裡的爸爸。一到週末,總是得要陪陪孩子出門踏青。這出門,不要說玩多久,常常是連準備出門都留了一身汗。還沒走到停車場,就已經爆氣好幾回。接下來就是無止境的臭臉,而且還要強調又不是擺給我們看的。不然咧,給跟在你背後的小鬼看的嗎?給住在你大腦裡的大便看的嗎?還是你開視訊給你媽媽看好了?走在你身邊的就是我們啊!!!!!!呼!好爽。

於是在一個照慣例爸爸自己一個人捨不得週五獨處夜晚早睡的隔日早晨,酷暑,再加上無法補眠。我們一家下午跟著兒子朋友一起在公園玩時,爸爸因為新加入的路人孩子ABC不當的行為超生氣。多生氣呢?氣到推了路人孩子一把!事由是路人孩子ABC要不就是很沒家教,要不就是玩得很瘋都失控。才來沒多久,就想方設法搶走兒子帶來的飛盤。搶不過就用罵的,嘴裡罵得越來越難聽,越來越刺耳。過了一下,兒子對朋友喊著:「誒!你要不要跟我爸玩飛盤!」媽媽我聽了納悶,但想大概就是爸爸不喜歡他跟路人孩子玩,決定介入。這也是好事。沒想到,再過一會兒,看到的是爸爸放下飛盤,逼近路人孩子,大聲指責。後來還伸手推了孩子肩膀一把,最後看到孩子跟爸爸鞠躬道歉。原來是路人孩子們囂張到明明爸爸已經介入,還站在兒子後面謾罵。最後甚至拿鬼氈草黏在孩子背後。爸爸看了生氣,就出擊了。
當天稍晚,終於有空擋可以跟爸爸討論時,我比較好奇的是「兒子有求救嗎?」其實孩子,尤其是男孩子,為了要玩,什麼都可以忍。但我家兒子也不蠢,當他感到他失去主控權時,也是會來跟我求救。所以如果孩子沒有主動求救,那爸爸怎麼會衝下去呢?而且大人對孩子動手就是一個很棘手的事情啊!
不可以動手!不可以動手!

因此,在這個專門用來罵爸爸們的天地,我的結論就是「沒睡飽,熱昏頭」就是爸爸爆氣的主因。也因此,動手當然是不對。但讓孩子知道爸媽有在「挺」他,也不是壞事。
(喔!不用提醒我狄鶯的事情,我們之間的距離很遙遠。)

[大鳥哥上學去] 擦尿記看人心

去接哥哥放學時,同路隊的女孩說他嘴巴吃著老師給他的糖果。回家後,兒子掩不住得意地跑過來問我知不知道糖果是如何得到的?他是這樣說的:「今天坐我後面那個男生他很誇張喔!他居然尿褲子了!老師就請我幫忙拖地。老師覺得我拖得很好就給我一顆糖。」

媽媽的心思:照理說這是件好事,我的孩子樂於助人。但我又忍不住覺得老師就是看我們孩子又傻又天真,好欺負。就叫他清。忍不住問了那個尿褲子的孩子後來怎麼處理,忍不住說那他應該要自己清啊,自己尿的自己清。媽媽有夠小心眼。

老師的心思:其實還是以媽媽的小心眼出發的另一點是,平常作業家長少簽個名,上課孩子講點話,紅字就馬上寫在聯絡簿上。這天他真做了一件幫助同學跟老師的事,老師卻吝於美言幾句,讓家長可以知道。小氣死了。

孩子的心思:(媽媽猜測「我好棒棒!」

真的!孩子你好棒棒!我也是這樣想的!

[ 老母碎碎念] 珍貴的裸體

夏天就要來了,雖然只是五分鐘的路程,從學校回到家裡,孩子總是熱得不行。
要他們先沖個涼,換下不透氣的制服再來吃飯。出乎意料的,好久未曾的,孩子說想要只穿小內褲。「好啊!」對我來說這從來就不是問題。反倒是記憶力很差的孩子們,顯得很吃驚。臨上桌前,哥哥說了句:「我還是穿上衣好了」但看妹妹沒動靜,他也就放棄跟著來了一頓裸體午餐。
不穿衣服,哪有什麼。尤其是這年紀的孩子。但我很清楚,很快的社會的力量就大過了我。
他們不再脫下衣服,他們有技巧地玩沙不弄髒衣物。他們開始有了「羞恥心」,而這個東西常常是妨礙了他們的。因為「羞恥心」,再也不敢穿上(脫下)某些衣服。因為「羞恥心」,遇到要上台時感到害怕。因為「羞恥心」,開始拒絕挑戰新的事物。
真可惜。真的。這無關對錯,只是讓人感到遺憾。至少我也是這樣長大的,那些無路用的羞恥心,讓我把自己看得好扁。
所以在他們願意繼續裸體前,我會極力保護他們的天真。


對於性別認知,我也覺得晚點無妨。對自己身體的保護與認知不必然跟「性別認知」畫上等號。不管是男生是女生,都有權利要求別人不碰觸自己。不管是男生女生,也都應該享受在互相認同之下的「肉體接觸」。公園裡的阿公阿罵們,拍下了女兒跟一群男孩兒玩起肉搏戰的影片。因為他們覺得女兒也「不管自己是女生,就跟他們打再一起」。是「女生」,就不能打了?就不能玩戰鬥遊戲。就只能在旁邊說「我們不要跟臭男生玩?」真可惜。真的。


























[2018 北東北櫻花遊] 日本無路用觀察篇

例一:日本東北各小型場館之內不像台灣充斥著為數眾多的(自以為是的)志工與義工,常常甚至是兩三人就能夠「安靜的」掌控全場,而且也不讓人感到「緊迫盯人」。

例二:就算是很多人的景點,廁所的髒亂程度也是遠遠不及台灣人。只要從馬桶蓋就可以判斷前一個使用者是不是日本人。日本人幾乎都是先蓋上馬桶蓋才沖水。台灣的話,只要看到蓋著的馬桶蓋,就,好害怕。

例三:北東北「音姬」(日本人為了避免他人聽到尿尿水聲而設計用來掩蓋前者的音效,多半為近似沖水聲的水流聲。)的出現頻率少得多,或者也不是設定成自動啟動的。難怪日劇裡東京人很愛嘲笑「鄉下人」。應該是連尿尿也會被發現是鄉下來的,嘩啦嘩啦的....(噗)

例四:日本的小孩也很能鬧!OHYA!日本媽媽也是會喝斥小孩!OHYA!
例五: 日本人真的是徹底施行「不給別人造成困擾」這個大原則而決定日常。廁所用的衛生紙,就是可以丟馬桶。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因為沒有人想要清別人的大便,也沒有人想被別人清自己的大便!!!(到底台灣要到哪一天才可以這樣。)所以衛生紙好薄好薄,就是為了可以被沖掉。那天忘記是在哪個景點看到這個跟一蘭拉麵的廁所異曲同工的衛生紙區。很聰明啊!真的!清掃的人不用緊張「沒有及時補上衛生紙的失禮」,而使用者也不會有「沒有衛生紙可以用的窘境。」尤其是在這樣一個人潮眾多的景點,這種擺放衛生紙方法既不失禮,又省得雙方麻煩。

[大鳥哥上學去] 紀念品該怎麼發?

這年頭出國的孩子越來越多,雖然念的不是私校,但也不乏出國後給孩子帶家長跟「全班」分享的情況。於是乎這次出國,兒子在日本時就說想要帶小零食分送給全班同學。爸爸是不反對,但我就是不喜歡。真要這樣做幼稚園也做了。我就不懂你個人出國是你家的事,還要讓全班知道。還要全班排隊感謝你那一塊小餅乾。我就是討厭那樣。生日也是。生日也是你的事,關全班什麼事,為什麼全班就要幫你慶祝。套一句老人家常說的,小孩的生日不能盛大慶祝的啦!總之,結論是我幫他準備足以跟幾位「好朋友」分享的點心,讓他帶去學校自行運用。為了提示他可以怎麼處理,我還先問了他有幾個好朋友,然後跟他說可以一人分幾個,然後提醒他別忘了給自己留。
結果隔天一問他怎麼處理,答案居然是
「老師發給有睡午覺跟考一百分的同學」
這是什麼鬼!!!!!!!!!!!!!!!
我知道我不該小題大作,但實在忍不住!
我真的好討厭這種分派方法,而且也忍不住氣孩子。
就叫你自己分了咩....

2018 Kids Spartan Race 紀錄

在朋友邀約之下,幫孩子報名了2018 kids spartan race 的比賽。一直錯認為是小鐵人,到前一天才發現是障礙賽。現場的工作人員讓人不爽的散漫就懶得提了,正式比賽有八個關卡也都沒有關主再把關。那我就去公園玩就好了啊!。唯一可取,就是戴上頭帶,穿上衣服(喔!也別提明明填了SIZE,卻沒貨。)整個氣勢都來了。超帥!雖然是抱著參加就是成功的心情,但還是在開賽前拋磚引玉的利誘了一番。然後看到兄妹倆完成的樣子,很帥啊!獎牌也非常有誠意的沈甸甸。也算值得了。
兩兄妹都完成了整個賽事,但過程略有不同。
哥哥一馬當先,腳力比較好,也比較敢推擠,所以屬於前鋒部隊。(同時間開賽,其實有好多小孩被推擠到摔倒了。)但遇到爬繩索直接放棄,後面一路繼續直衝直到過關。很正常的狀態。
妹妹就很有趣了,因為我是跟著哥哥,後來才發現兄妹距離越差越遠。偶一回頭,看到妹妹時,我還以為要哭了。她的臉實在不開心,沒有享受比賽的樣子。說誇張一點,是很痛苦的臉。「啊!還有多遠啦!我真不想跑了!」的臉。但爬繩索那一關,在爸爸(有錄影為證)的鼓勵之下,她用一種真的非常迷人的姿態幾乎完成。然後再用那種很迷人的姿態,進入的讓有懼高症的他會害怕的金字塔關。(即用鐵管根繩索交替架起來的一個金字塔,孩子必須攻上頂端在爬下來。)雖然事先我們就預料到他會害怕,爸爸還特意給了他攻略。但看他爬了一會兒,就露出害怕的神情。這時在上面的工作人員爬過來關心他,卻好像讓他更害怕。最終在大家的鼓勵之下,攻上頂端。然後在工作人員的協助下,轉身下坡。完成比賽。
真的是很值得說一句 My good girl!
賽後問他們明年要不要再來,妹妹:「不要。」

[老母碎碎念] 母親節啊母親節

如果把母親節算成一個週末的長度,讓我來列舉一下:
週六是哥哥的校慶園遊會,早上卻因為早餐店拖拖拉拉,而錯過孩子的表演。
拋棄父女,媽媽自己趕到教室裡,已經寥寥無幾。覺得對哥哥有點抱歉。
被哥哥拉著離開教室去闖關前,喵了一眼記錄著全班表現的黑板,突然發現哥哥座號
下面是三個刺眼的XXX。一把火以起。
熱得要命的天氣,人多到爆炸的闖關,不知排隊動線的園遊會=爆炸的爸爸
爆炸的爸爸接下來一整天都在擺臭臉。(去吃大便啦!)
週日一早就被哥哥所謂「家事小達人」學習單搞得一把火。
中午吃馬辣又叫肉肉不來,吃水果水果空盤。害我一直當奧客跟店員反應。
然後就繼續亂買珠寶盒的蘋果派跟天仁茗茶的珍珠奶茶,來彌補。
最後,還好我早就已經用母親節當藉口,亂買了一堆東西。
母親節咩,媽媽自己開心就好!

[老母碎碎念] 那些奇怪的有關孩子們的事件

例一:
夜晚的圖書館前,微風徐徐很愉快。前面一大群人應該是不同家庭的朋友聚在一起,這時聽到了A媽:「妳不可以這樣搶人家手上的東西喔!」B爸:「你懂得分享,很棒!爸爸再買新的給你喔」哪裡怪怪的誒?

例二:
兩兄妹知道爸爸放假就比較會陪他們玩,尤其是大富翁或是下棋這一類的。母親節前夕,爸爸自己很糟糕的心情很差,大富翁邊玩邊不耐煩。哥哥算數又很差,更讓爸爸不耐煩。於是,爸:「妹妹要給你60元,可是他沒有剛好的,所以他給你110元。這樣你要找多少??」
魚:.....爸:「你算啊!!!」 可是我媽到現在也轉不太過來誒!又不是日本收銀台作業員?!

例三:
公園裡比較常聊天的啊嘛說起他孫子在上才藝課時被同學莫名暴打,但卻是對方媽媽態度搞得他很火。因為沒有目擊的這位媽媽,對孩子重複的說:「雖然我沒有看到,但是我相信你說的話。」(孩子當然是他沒動手,很明顯的說謊。)即便查看了監視器,確定孩子有動手。媽媽才要孩子跟同學道歉。但啊嘛無法吞忍對方指責他疑似說謊而寧願相信自己的孩子。這...啊嘛!人咩!見笑轉生氣啊。你一開始就直接指教動手的孩子就好了啊。孩子是未來的希望,成人就由它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