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8

[大鳥哥上學去] 自動鉛筆惹的禍

自動鉛筆有什麼??
一支多少錢?十支多少錢?一打多少錢?
偏偏這隻筆從小二一開始就成了我們家的一個問題。
我先自首。(我知道還是有罪)我就是不給他用自動鉛筆。哪有什麼合理的理由呢?不外乎就是家裏鉛筆很多,他不用就消耗不了?小朋友還不用自動鉛筆?自動鉛筆很容易壞掉?自動鉛筆很容易戳到人?
問題來了,越是得不到的,他就越想要。整天身邊的人都在用,心癢得很。
喔!又有人說:「你要拿他想要的東西來鼓勵他/利誘他。」
所以我們約定了,只要改善晚上起來尿尿的習慣,兩個晚上沒有起來,就可以用自動鉛筆。但如果之後又起來,就在收回。我覺得好棒棒喔!然後咧?他連自己有起來他都不知道......
我知道這個約定也是一個大問題,先跳過。

所以他還是沒有自動鉛筆,然後就出現了第一張聯絡簿的圖。同學發送自動鉛筆,所以在班上造成騷動。老實說這一天的留言我沒有很在意,真要問我,為什麼不可以收筆?友誼的餽贈有什麼問題?真要這樣,那標準何在?生日手作餅乾我看也不能送誒?我們依舊採取不回應策略。那是週五的事情,但是在週末當然爸媽兩都分別曉以大義。講的落落長,家裏講,碧潭講。講個不停,苦口婆心。
然後咧?然後咧?今天是禮拜四,他就跟第三人借筆,而且弄壞了。我知道我知道,一定又有人要跳出來說,那就是你們之前跟他曉義大義沒有說到點上!沒有真的讓孩子理解為什麼不可用自動筆,為什麼不可以拿別人的東西。

我放你他媽的狗屁!!!!!!!!!!!!!!!!!!
說穿了,就是慾望!就跟飛機上一個人吃泡麵,整節人都點一樣。心癢難耐啊!問題就是,你要借筆你做得乾淨漂亮一點啊!!!!!!你把它弄壞做什麼呢?!?!?!??!?!
我氣!氣在我們選擇不回應策略後,他桶更大的樓子!
我氣!氣他不只是糟蹋自己的東西,還讓我要對同學感到愧疚!!!!
我氣!氣他聽不進去道理!!
我氣!氣他是不是之後都會這樣!!!
真的很氣啊!!!!!

[彤時期] ㄘㄨㄚˋ賽時怎麼辦?

真正ㄘㄨㄚˋ賽後,大食照。





難得的真正清閒的週二來了!雖然一早就陰雨棉棉挑戰著我的慾望強度,但我還是盤算著這美好的一天要怎麼度過。當然不出看影集看到眼盲或是去window shopping (well real shopping is better)。正在進行出征前的影片耍廢時間時,彤的老師打來了。
「媽媽!雨彤剛剛腹瀉了!滿嚴重的!褲子上都是,要請您來帶他去看醫生。XX老師正在幫他清理。」
What the FXXX!!!!!!!!!!!!!! 
的確他昨晚是咳了一晚,我也正擔心著。還剛聽到朋友說現在又是腸胃性感冒OR諾羅時期,難道這小妮子也中了?一去到學校,接過一包臭臭的褲子。我問他怎麼了?
「啊我就聽到噗!!!!!!!很大一聲!啊!我以為我放屁而已啊!!!!!後來XX老師就問是不是有人拉肚子,結果就是我!」

結果就是我!結果就是我!結果就是我!結果就是我!
到底是怎樣的個性會對於褲子上有一堆屎不為所動?!
可以想見她又是因為想玩,憋到不行。
BUT!!!!!!!!!
一褲子的屎誒!!!!!!!!!!!!!!!!!!!

哀,真厲害。

[老母碎碎念] 上學大作戰

今天又是用碎念開頭送孩子出門的一天。
我一直想不起來,小一小二的我早上是怎麼樣子的?
我只知道是爸爸送我上學,幫我綁頭髮?
依稀記得哥哥已經出門了,媽媽或許也是?
所以是他們放我一個人在家睡得比較晚,爸爸才回來送我上學?
最重要的是,我不記得我上學前被罵...
至少小學的記憶都沒有。到底我上學前是什麼樣子的?
我記得我曾經異想天開在前一晚穿著整套的制服睡覺,因為這樣隔天早上可以直接出門。
但這好像是小二以後了(小二還這麼天真?)
我記得我在媽媽的梳妝台前,因為爸爸梳馬尾太用力而生氣。
但我不記得爸爸有對我發脾氣。
到底是我不記得了,還是我很乖?
到底是我很乖,還是我的小孩很不乖?
為什麼每天早上就是無限循環的碎念地獄啊?
女兒就別提了,事實上他必須跟著哥哥的作息,是無辜了點。
哥哥呢?每晚都起來尿尿,每個清晨也都因為這樣而早起。
這種睡眠不足,已經使媽媽無端憂慮。(是了!也許過敏頻尿人自有其優質睡眠)
真的到了表定起床的時間,他終於可以突破房門,且總是已經換好衣服。這點實在值得頌揚。但,就到此為止。接下來就是「一派悠閒」。也是!七點就換好衣服,只差刷牙吃早餐而已不是嗎?他應該很有資格一派悠閒,但為何明明七點十分媽媽就把早餐放在桌上,卻可以一路到40分還沒出門?
最丟臉的應該是這三十分鐘間,我沒有停止碎唸過....
是了!文已至此,證明我是一個多麼多餘的母親。

不行了!壹定要尋找停損點!


[老母碎碎念] 日常紀錄

樓下歡唱的租車店老闆
住在公園旁這大樓好幾年,其中一個讓我愛不釋手的風景就是一樓租車店老闆自己一個人陶醉在家用卡拉OK的樣子。這位租車店老闆,長得就很像「租車店老闆」。總是穿著上面兩顆釦子不扣的襯衫,手上當然有金錶,脖子上也當然有金項鍊。住家大概就在樓上吧,所以短褲跟皮拖鞋也是必備之物。頭髮是偏長了點,真要說起來還有點像港仔。這位很有風味的老闆,每天先來無事就在店裡用大螢幕的電視自己一個人唱歌。情深之處,往往眼睛緊閉,下巴高抬,手臂伸長。非常如癡如醉,好在他總是閉上眼睛,不會發現我在外面欣賞他。但有一點我總是疑惑,既然如此用力,為何都還是翹腳斜椅在木頭椅子上唱歌啊?不是站起來比較好施力嗎?還是這是老闆僅有的矜持?

香港餐廳店員的禮貌
年紀越大,越愛挑惕服務人員的態度跟舉止。(喔!我應該用?!這樣的標點符號號吧)總之,在我身上好像是這樣。人總是偏心,花了大錢進了餐廳,就講究服務態度。說起自己家鄉台南的路邊攤,就偏袒著說「零服務態度」才是古都本色。不過有一種服務態度我一直把它視為自成一格,默默地欣賞著。那就是港式餐廳的服務員們。說起來我也是去過大陸幾趟的,香港跟澳門也去過。但這香港餐廳的服務人員就是有一種恰到好處的「無禮」。你說他態度不佳咩,他又總記得你要的東西。你說她急急忙忙的咩,他倒是你一入座就送上了茶水餐具。你說他嗓門大咩,他卻轉過身著就注意著妳菜上齊了沒。當然不能一概而論,但比起穿的水噹噹,還真以為在高級餐廳上班就也很高級的菜鳥服務員們,我還滿欣賞這種程度的「無禮」

女兒班上陰鬱的同學 
女兒上學後回家會分享一些趣事,因為才開學一個多月吧,「還有人在哭誒!」是他很常提起的一個話題。這兩天他剛好說起一個名字跟他同音的女孩早上也哭,下午也哭。早上說是想啊嘜,下午說是想爸媽。我想起開學那天,他倆剛好是在同一桌。這女孩很早就到了教室,臉頰上有一塊黑青黑青的。媽媽的警覺心無謂的高,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是瘀青還是胎記?不巧的是這女孩偏偏生就有一種陰鬱的氣質,眼睛是很大,但有一種怯生生的神情。就更人在意。後來翻看老師拍的照片臉上的黑青一直都在,想來是胎記。今天送女兒去學校,已經是晚了。剛好看到這女孩緊抱著爸爸,不肯進教室,不肯讓爸爸走。眼匡紅紅的。雖然知道大概也幫不上忙,但我跟他打了招呼,問「你很想爸爸喔?!」偏偏我家這個毫無同理心的小妮子就在旁邊雞婆的說「不是今天!他每天都很想他爸…

[裝潢] 11/10的那一等份?

告別了住了33天的旅社,我們回家了!
此時我正坐在從倉庫裡搬回來的餐桌上,寫著網誌。頭上是改了又錯的餐桌燈,右手邊是竊罵著髒話拿著電鑽摧毀我的鞋櫃的水電師傅。這就是我們家現在的狀態,一個應該是10/10但卻要走向11/10的情況。還沒好,還沒好,還沒好。這裡還沒好,那裡還沒好。除了這一時段的施工,接下來還要裝回網路的施工,補強油漆的施工,洗衣機入場。喔!同一個水電師傅還得再來一次彌補他不長眼剪太短的餐具燈。
更不用說前幾天還現場修改了會磨到牆壁的主臥室門,修改了做錯尺寸而突出於男孩門的層板,被不小心丟掉的窗簾,以及弄壞的窗簾軌道的重新安裝。
讓人不得不大喊,還好這一戶有個家庭主婦!
除此之外,新家是讓人滿意的!
廚房那無畏於地震帶的實木層板美的不行。花了大錢更換的櫥櫃門版也讓太太越看越歡喜。淺色木地板讓家裡變得更寬廣。
植物系的餐桌燈是心頭好!
就這樣,別讓這些小失誤影響心情。
抬頭看看我的燈!多美!




[大鳥哥上學去] 小二起步走

相較於初上學的妹妹的興奮莫名,這廂哥哥還沒有暑假好無聊好想趕快看到同學的期待,
反而是「啊!開學了啦....」的無奈比較多。這足以證明台灣教育有多失敗,連低年級生也對學校沒有期待。果不及然,這種半吊子的心態害得他從一開學就猛遭「不得不和孩子同住一間飯店房間長達一個月已崩潰的」媽媽的責難。兒子那廂是無所謂,半吊子。媽媽這廂是「你已經上小二了!要有所不同啊!!!」
哪裡不同?是要哪裡不同?是要怎麼不同?為什麼會變不同?怎樣變不同?這位媽媽你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一個暑假後就會不同?
雖然也會在發狂後有這種旁白,但每每還是在孩子五天有三天忘記東西,永遠都在大錯小錯交替中不停地變成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
更不用說身邊媽媽們的耳語也讓我這種超級牆頭草型的媽媽
搖擺不定。才藝班要上幾種?哪一種類型的比較好?
英文要趕到哪裡?數學要超前嗎?什麼!?!某某某已經怎麼怎麼了?!誰說不能比較?天天都在被比較?也天天都在比較啊!?翁山蘇姬都出問題了!
結論是希望媽媽可以冷靜點,希望大鳥哥可以穩重點。我們一起邁向長遠的學校生活吧!



[彤時期] 幼稚園第一個月就獲獎?!

開學屆滿一個月了!讓我來感嘆一下真的是生男生女大不同。
雖然我也只有兩個,但好歹兩個都上過大班了,可以好好比較一下。「老娘終於不用站在教室門口被老師罵了!!!!!」一言以蔽之是不可行啦,不過彤應該就是作亂也還在老師可接受的範圍吧?(or證明去年某個老師真的有問題>
每天很愉快地去接送這小妮子,速度快到我都懷疑老師是不是有追我。好可憐的媽媽,被哥哥逼得有被害妄想症了。
長得比別人高一點,好像也比其他人瘋一點。
頭髮比別人亂一點,吃飯可能也吃得多一點。
上課應該是有乖一點,回家也沒少了歡一點。
開始愛告狀一點,也開始討厭人家管他一點。
這裡一點那裡一點,游泳再多上一點,畫畫開始點一點。
還沒真的上課,居然就讓它矇到一個畫畫比賽銅獎。
去到頒獎會場看看得獎人數跟作品,我猜是用電風扇吹看誰跑比較遠來分配獎項吧?!
無論如何,最近的大愛顯然是畫畫了。
就這樣一路下去吧!你還有好多的「月」要上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