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6

「大鳥哥上學去」 自行停課

2016 10/27 

實在很難想像我接下來的內容跟照片是同一天發生的事情。
照片是哥哥每週四早上隔壁老師會帶幾個班級的一起去司令台旁邊跳舞
我們久聞已久,但都沒有真的看過。
剛好這週爸爸出差,我們走路去上學。偏偏又遲到了一些,
正好趕上同學要出發去跳舞。
哥哥又好熱情的說 「媽媽我想要你看我跳舞」
這句話多可愛,多讓人心動! 
做媽媽的不就是為了這句話嗎?!
看著他跳得開心,看著他積極的舉手想要上台跳舞。
實在是很了不起的一個孩子。

然後呢?剛剛就臭罵他一頓再跟他說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這是什麼爛結論。對,爛死了。但我沒招了。

從開學到現在從老師口中聽到的評語有:
很有幽默感,常常講一些有趣的事情。老師同學都很喜歡他。
他很活潑,很好動。同學都很喜歡他。
他反應很快,很聰明。
他最近很愛打小報告,會一直來說其他同學得不是。
他很愛管其他同學,但自己事情也沒做好。這樣人際關係會不好。
他會動手動腳,剛剛還弄到兩個同學。
他午睡都不睡,還一直聊天。
他午睡聊天聊到還撞到老師的椅子。
他今天還打人家肚子。

我真的沒招了。

我知道他是跟某一兩個臭男生,臭氣相投。就愛打打殺殺的遊戲。
但我更知道他一成習慣就分不清對象是誰。所以就算不是這幾位他也會忘情的出手。

我知道他就是很好奇,所以午睡眼睛怎樣也閉不起來。不停地注意老師的細語,
同學的睡臉。一和跟他一樣不會的人對上了眼,就玩起來。

我知道他把打小報告跟小幫手畫上等號,以為這樣是在幫老師。但自己飯還沒吃完,管人家抹布放哪裏?

再換一些角度。
只要那幾個屁孩沒差,會打得頭破血流嗎?我看是不會,越打越相識罷了。
只要他不吵到其他人,不睡覺張大眼有差嗎?我想是沒差,回家早點睡罷了。
只要他對同學不喜歡他打小報告罵他排擠他無所謂,甚至可以用其他方法挽回友情那也罷了。

以上,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但我知道我不想要我的孩子會打人。我不想要我的孩子午睡在聊天。
所以,就試試看爛招吧。(嘆)

「大鳥哥上學去」時間根本不夠用

2017 oct 

我真的沒想到連上幼稚園,小孩的時間都會不夠用。

六點半到七點起床,七點到八點間吃早餐換衣服大便刷牙。
四點下課。沒睡午覺的話,四點到五點公園運動。
五點到五點半洗澡。五點半到六點半吃飯。
六點半到七點刷牙換睡衣睡覺。

怎麼玩?
哪有時間玩?

更別提想要孩子自己洗個餐碗,自己吹個頭髮。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可以體會為什麼有父母親會幫小孩把一切事情都做好,只因希望孩子可以玩。
不是學習,是玩。
真的沒有時間玩。

所以上學的孩子,不需要衣服,因為都穿制服。
不需要玩具,因為根本沒時間玩。

連發呆都是奢侈。

[老母碎碎念] 靠北你的靠右站

2016 10月 朱銘美術館之妹妹真是絕佳代言人

預防針之我的BLOG我要寫三小就寫三小。

不使用捷運的人,沒生兩個以上小孩的人,真的只能想辦法同理,而不可能真正體會捷運靠右站這件事情有多麼讓媽媽想靠北。(還是又只有我?)

事實:現在全台灣都已經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搭捷運電梯要靠右站這件事了!!!!!

親愛的「捷客」(嗯哼!這是最近車廂播放捷運影片裡對捷運乘客的新稱呼呢!)
你可以趕時間,你可以跟我「借過」,但我不一定要讓你過!
我不需要坐手扶梯時,還要一直用全身毛細胞感受後面捷客來的怨念跟故意放大的腳步聲。
我不需要對你那句以惱怒語氣說出的「借過」,感到抱歉內疚。
我不需要讓我稚齡的孩子自己站一階踏階,只為了你的「快速通行」。
我不需要跟我的孩子使盡全力擠到手扶梯最右側,只為了你的「趕時間」。
你知道你趕時間時,撞到我的孩子他會怎麼樣嗎??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他會站不穩,你不知道你身體靠北的大,他身體卻是這麼嬌小。

但我知道,你撞到他以後,你還會說我為什麼不去搭電梯,
我為什麼不顧好自己的小孩。
我為什麼不「靠右站」。

同樣身為捷客,為什麼「趕時間」的人就比較了不起?
因為趕時間的人是比較「勤奮工作」的?
因為勤奮工作,是台灣比較欣賞的特質?
因為台灣比較欣賞這種特質,媽媽和稚齡的孩子就應該無條件放棄「手扶梯權」?

前幾天,外婆來了,一起搭手扶梯時。我和妹妹站同一階。
因為想要翻包包裡的皮夾,我沒牽著妹妹的手,就讓他站在我的「左側」。
對!就是會不停地被「趕時間」的捷客們擦撞的那一側。
我當然是疏忽了,外婆看著妹妹被撞到,馬上出聲音要我拉好妹妹。
重新拉好妹妹的那一刻我在想,是不是要等到有人撞倒了這樣的孩子,
然後孩子在手扶梯上受了好重的傷,才會又有人注意到孩子在手扶梯上的安全?
這個自以為重視「為了勤奮工作而趕時間」的台灣社會,才會知道孩子在手扶梯上的安全,不只是母親的責任?
你可以站在我身後翻白眼,你可以詛咒我,但你不可以要求我讓出「正常」使用手扶梯的權利!
或是,又只是怪在母親身上?
誰叫你要生,誰叫你沒錢開車,誰叫你倒霉?

那我可不可以回在手扶梯上匆匆疾行的捷客們,
誰叫你要這麼晚出門,誰叫你沒錢開車,誰叫你倒霉前面站著我?
我不要讓你過!!!!!!!!!!!!!!!!

喔! 再砍一下各家的老北們,不管你是捷客,還是偶爾坐捷運出遊,可以不要自以為配合大…

[大鳥哥] 好皮好皮啊

2016 10月 朱銘美術館 

上學邁入第二個月,每天下午去接哥哥偶爾會被老師抓住,說一下他當天有多頑皮。
最近一次是他去上廁所,卻在走廊上亂踩同學鞋子,而且是一踩再採。
被老師看到,問了他為什麼要這樣,他還「認真的」想一想回答說他是「不小心的」。
最好啦!!!屁啦!!!!翻白眼一萬次!!!這些回應當然都不能當場展現出來,
不過這好像就是最近哥哥的行為的縮影。
要說他壞咩,也不至於。但一玩起來就瘋的分不清嚴重性。
說他脾氣差咩,短短放學後到睡前四小時,他可以一下小幫手,一下又是小惡魔。
但媽媽(不知道爸爸到底怎麼想的)真的是偏心。
忍不住又想說皮一點好啊!寧願他欺負人,也不要他被欺負。
皮一點好啊!這麼早就被壓得不敢動,不敢講哪裡好了。
皮一點好啊!不讓他皮,不讓他發洩,身心一定不正常啦!
然後偏心之餘,又默默地擔心起,要是他又頑皮過頭,弄傷了其他孩子呢?
這好像是最主要的擔心,其他孩子可不是自己孩子自由「自由發展」的犧牲品。

說回那天踩鞋子事件,老師問了又問哥哥還是堅持他是不小心的,
老師好EQ,也就回他說,你堅持這麽講,那我就當你不小心。
但以後不要再不小心了喔。
好厲害。老師真的好厲害。

更厲害的是,老師也好會講話。
每次說了孩子的不是,都不忘誇獎一番。
這次說的是哥哥活潑又聰明,同學都很喜歡他。
聯絡簿寫的是哥哥很有幽默感,大家都很喜歡他。

是啊! 我也很喜歡他。啦。(哎)

[大鳥哥上學去] 為了要玩一定要午睡!

2016 10.9 兒童新樂園


啷不啷噹上學去也一個多月了,扣掉回南部的時間,還有一連假。
上一週好像是第一次連上五天的課,若要說哥哥喜不喜歡上學,
這五天裡,他天天都會說在剩幾天他就可以放假了。這種心情大概可以作為他的答案。
菜鳥學生需要適應的事情很多,不能自由自在的玩,不能自己決定要做什麼,
不能自己睡覺等等。
這其中媽媽我最在意的是睡午覺。
雖然小一又要很可笑的只唸半天,但上學後自行調整為六點多就起床的大鳥哥只要沒有午睡,放學後五點左右就會呈現爆炸狀態。碰不得,說不得,摸不得,玩不得。
在公園處處製造糾紛,本來可以輕鬆帶過的小摩擦,他通通都要臉紅脖子粗地計較起來。
很討厭!

所以在學校要睡午覺,有睡的話,可以在公園也放到六點,晚上八點半睡覺。
在學校不午睡的話呢,就放學後直接回家,五點吃飯,七點就跟我躺平去。
在學校又不能玩得很痛快,如果再去不了公園實在是太吃虧。
大鳥哥本人好像也努力的想要睡午覺,但那種排排躺的狀態真的不是可以瞬間習慣的。
回想我自己從小睡午覺也幾乎都在摸東摸西的,難熬的很。
大部分都只有冬天比較會睡下去。再不就是國三高三唸得比較累的時候。
從小就被訓練關窗簾嘿嘿安安躺在自己床上睡覺的孩子,要在光亮亮的教室裡,
跟同學一起睡,哪睡得著呀。

但為了他自己的遊樂時間和媽媽的脾氣,還是睡吧。

那要怎麼判斷有沒有睡呢?其實做媽媽的看一眼就知道了。
但為了要督促他,所以每天放學都要已「我已經問過老師了喔!」作為開頭來詢問當事人有沒有睡覺,這屁孩說也妙。答案有以下幾種:「有!我有睡!」「我有休息」「只睡一下下」和「老師在我旁邊時我有睡著」我每天就跟他這幾種回答鬥智來決定要讓他在公園玩多久。
上學真是萬萬事啊!



[妹妹]幼兒芭蕾來一下

兒童芭蕾初體驗


我是老古板來著,而且覺得正正常常一一般般很好。
所以生兒育女是必要的,而且能有男有女更是讓人覺得很有趣。
妹妹快要四歲了,看著哥哥去上學,說羨慕自然是有。
但也不到整天哭哭啼啼梨花帶淚要跟著去的地步,一開始在家裡不能適應自己一個人。
發現媽媽終究不理會他之後,也很常能自得其樂的玩著唱歌碎碎念。
這幼兒芭蕾我小時候也學過誒!而且念的可是貴鬆鬆的私立幼兒園的。
但僅有的印象就是骨頭硬得要命,別的同學做得來的動作我都得要老師幫忙。
外婆說有給我買過整套的衣服我倒是一點也不記得了。

默默的在親子館裡愛上跳舞的妹妹,讓我不得不承認男女有別。
哥哥呢現在要他跟著韻律,也不是不行ㄡ。但就是個臭男生,想盡辦法做出醜陋的動作來搞笑。妹妹就是真的喜歡。
就這樣幸運的在離家好近的救國團找到幼兒芭蕾的課,而且重點是很便宜。
兩個月一期,算起來兩百多塊。三八一下剛剛好。

更讓人開心的是這小妮子一如往常的霸氣,很乾脆地說媽媽不用陪同了。
而且教室裡也只有三個學生,老師一個人應付得可好了。
更幸運的是,同堂課的同學居然是原本就在公園會偶遇的孩子。
就這樣兩個被哥哥拋下的妹妹一起跳舞,媽媽就在外面大聊特聊一小時。愜意得很。

除了第一堂課一開始陪了一會而,拍了這些照片。
之後就真的都交給老師了,偶爾從教室門上的窗戶偷看,
看他耍賴,看他伸展,看他歡笑,看他飛舞。
就讓人好開心,而且妹妹也覺得自己上學去了!
雖然只是一個禮拜一次,一次一小時。但他跟哥哥的距離好像拉近了。
哥哥有同學,他也有。
哥哥有老師,他也有。
而且只有她有!滿意的很!

生了兩個年紀相近的兒子的公婆常常說他們以前都是給孩子報名同樣的才藝,同樣的時段,
一起接送很省事。我想很快他們就會發現,男女就是有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