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14

[二打二駝獸京都行] 就說小屁孩只需要沙坑咩


這真得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都回來兩個月了 
我居然還在寫京都遊記 就知道出去玩讓人多開心呀
外加 天啊最近身邊也太多人帶小孩去日本了吧
快要在FB上被閃瞎了 只好再寫一下文章 安慰自己



另外當然也是為了再多分享一些小屁孩們的照片 
之前文章就講過了 出去玩啊 說來說去 小孩根本就是拖著走
什麼景點他們根本不管 最愛的就是那溜滑梯 跟沙坑
這趟京都行 沙坑就出現在嵐山 這個一定要去的超重要景點
也就是說 什麼屁嵐山啦 我們只要玩沙沙沙沙沙沙沙沙喔!!!

就這樣 坐完嵐山小火車到終點後
我們就走了一點點的竹林路什麼的
然後 就到了這個有碎石的河岸
(對!我就是那種出去玩什麼資訊都不會記得的人啦)
然後 小屁孩  就  衝過去了 


老實說 旅程到了那一天 我跟大鳥爸好像也都累了
更不用說小屁孩們也跟著東奔西跑到不行
所以我們也都覺得就讓他們玩一玩也很好
只不過 說真的 看看環顧四周的日本人
好像真的是很少小孩這樣做的 只能說 拍謝啦 


你看! 他們有多開心 趴坐在地上就玩起來了!
石頭石頭石頭石頭啊!


這時候的媽媽則是忙著在對面的小吃攤買天婦羅安慰自己
那每一餐都是亂吃亂塞的肚皮
如果沒記錯好像一鼓作氣吃了兩枝或三枝
而且根本不是因為特別好吃 只是逮到空擋而已 


最後 要假裝很不起眼的提起一下
那就是 在高雄住了一年兩個多月的大鳥一家
現在其實又搬回臺北了 看著手上去年就曬出的手錶痕  感受很複雜啊
短短一年內 搬回舊地方感覺很奇妙
有一種要在舊地方活出新滋味的感覺


所以 接下來就期待可以好好的玩一玩北台灣啦!


5/2/14

[極黑暗抑鬱文] 母親母親


母親 母親 母親 母親 母親 母親 母親
很久以前在懷第一胎 辦了休學後在家裡待產的日子裡
看了一本 朵莉絲箂欣的 第五個小孩
裡面說的是一對年輕的情侶如何組成家庭 購買夢想中的房屋
生小孩 然後 到 生到一個怪裡怪氣的小孩
直到毀滅他們的家庭為止
對懷孕中的我 還沒有擁有真正的孩子的那時的我來說
其實是沒有什麼感覺得 只是覺得有點驚悚 有點詭魅
很簡單的想著 又是另一種類型的夢想破滅罷了
很淡定的想著 生活本來就是有苦有樂這種垃圾心得

終於輪到我自己了 生了孩子 搬了房子 又生了孩子 又搬了房子
一年一年的過去 一刀又一刀的挨著 一天又一天的操勞著
每一天都努力的讓自己開心一點 想著
這本來就是我的夢想 我從好年輕就知道我想做的就是家庭主婦
我想要可以在家裡陪著小孩長大

誰知道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一點一點的侵蝕著我
不是只有我 我一直很清楚這一點
身邊的朋友 網路上的朋友 每隔一陣子
就會看到一個媽媽 不管是全職媽媽或是職業媽媽
發洩性的文字 每每觸動心裡那好疲憊的那一部分
做為一個母親 在成為母親過程的那懷胎十月 那產後折磨
對男性的難以言喻 就如同我們沒有當過的兵一樣
產後憂鬱症的媽媽 選擇了回去上班 卻難掩挫折
被兩寶逼到崩潰的媽媽 選擇半夜在街頭遊蕩 心理卻想著 水槽裡不會有人洗的碗
被婚姻生活壓垮的媽媽 留下了先生小孩 離家出走 卻落得淚流滿面 只能夾著尾巴回家
然後呢?
我們打打電話 抱怨一番 泣訴一番 啊 孩子哭醒了 孩子要吃飯了
然後 我們還是母親
那個只要一開始 就無法不被典型化的母親
那個自掘墳墓又無法停止自己的母親

然後又陷入是非題中-----我是一個好媽媽嗎?
挺起了背 抬高了音量
我是! 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 好像要說服自己似的喊叫著
還對著身邊其他媽媽們喊著
你們也是!!你們也是!!我們都是!
一抬頭 驚覺 站在對立面的不是別人 正是自己的丈夫

曾幾何時第五個孩子的讀後心得才要展開
在幾年內急速成長的女人  從受精那一刻就開始蛻變的女人
從懷孕時期就知道自己的身體再也不是單屬於自己的女人
從孩子落地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再也不能隨意消耗的女人
快步的在從女孩變成母親的快速道路上走著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
不能慢!不能拖! 身後的稚兒催趕著
快變成一個母親 我需要你 母親!母親!母親!母親!
於是揮揮手跟還想要懶散還想要浪漫還想要慢條斯裡打裡自己的美麗女子
說再見!  說等等啊! 說我們會再相遇的!
拉起稚兒的手繼續走阿走 才想起了丈夫

一回頭 原來 他還沒上快速道路 原來他還沒出門 原來他心有餘而力不足
原來他有他偉大的事業 那會帶回糧食的事業要努力
他成了課長 他成了經理 他成了工作越來越累的那個丈夫
奇怪 他跟我走向不同的道路了
我們回頭張望彼此 用眼神想著 你的路是對的嗎? 你的路比較好嗎?
再回頭往前看 那好遠好遠好遠的前端
要經過好多好多好多叉路的前端
有一個好小好小好小好小的房子 上面寫著家
喔 對! 我們都是要走去那個家!

我們通通都是要走去那個家

僅獻給生完小孩即將屆滿三年的我 將要第一次離開家的我
終於可以在名為母親的快速道路上停下來的我

母親累了
母親睏了
母親要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