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6

[妹妹] 妹說妹有理公園篇

2016 may 「沒有禮貌就是沒有禮貌,跟害羞不一樣!」 以前因為某次小事件,曾經有個路人阿桑跟我說大鳥哥因為都是我自已帶的,所以 分不清楚長輩晚輩的關係,親疏也不分。對陌生長輩講話還不知道禮貌。這種要等他上了學他才會知道分別。這位阿喪的口吻道也不是在指責,比較像是一種分析跟觀察。聽了我不覺得刺耳,覺得滿有道理的。與其說是被指較,某部份好像還被「釋疑」了。 常常我自己覺得他很棒,很自主的行為。到了「外頭」,有了「路人」就被奇異的眼光相待。我沒那麼鄉愿軟弱,但總也不免想說,我這樣教導他有問題嗎? 他想自己好好地按電梯,想要幫大家按著開的按鈕而不願意退讓到電梯深處,或是較早離開電梯有問題嗎?這是哥哥。 妹妹呢?就完全不一樣了。 天生就帶有一股氣勢的這位小龍女,也有他不情願,害羞,鬧彆扭不見生人的時候。但更多時候,他那股奇妙的「理」展現的讓大人好氣好笑又覺得真有道理。或許有人會說那只是話多詭辯,但這年頭不就強調著小孩要有其獨立思考咩。(一個媽媽本人更詭辯的狀態) 事件一之「不好笑!」 某天在公園裡哥哥騎著腳踏車閒晃,正好遇上公園常客之一的寵物推車遛狗男,帶著他的一群狗兒孫在閒晃,陣仗之大把走道三分之二強都佔滿了。大鳥哥騎車技術不差,看他想要施展技術繞過去,但狗而又不知道你在後面。所以差一點點就要碰到。所謂差一點點就是「沒有」。這寵物推車遛狗男原本就愛說些543,自以為幽默的話。一轉過身看到是個小孩就尋他開心,說「哎呦你有沒有駕照啊!騎車要有駕照拉!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ㄏ 」 哥哥倒是默不作聲不理他自顧自地騎走了,我跟在後面假笑一下牽著妹妹也要走。 正擔心妹妹會不會怕大狗,妹妹回頭對男子說了一句「不好笑!」 不! 好! 笑! 逼~~~~~~~~~~~~~~~~~~(媽媽心電圖成一直線) 我的第一個反應當然是太沒禮貌了!!!!!!!!!怎麼可以這樣回大人話。不要理對方就好了咩。但只過了0.00000000001秒,我就覺得他真有道理啊!是不好笑啊,大人尋個孩子開心,我們還得配合他不成。想是這樣想啦,我嘴巴上還是跟妹妹碎念了幾句,不可以這樣阿云云。巨蟹座的媽媽對上天蠍女,完全羨慕。 事件二之「關你屁事之青」 這「青」是台語發音的,意思是「瞪」或是「帶有情緒輕蔑的瞧上一眼」。 主格呢當然就是妹妹。

[教什麼] 父母對孩子期待中/錯認/彌補性的人格特質

2016 may 在公園玩常常有機會碰到不一樣的家長,不管是阿公阿罵級的或是爸爸媽媽。 常常都可以聽到很有趣的,同一間之內就有牴觸的各種消息,知識,觀念。 前陣子比較常遇到是一對父子黨,兒子大概四歲吧。通常是下午出門才會遇到, 爸爸去接兒子幼稚園放學,就在圖書館前廣場玩玩具,騎滑步車,吃零食。 四五點就能接小孩的爸爸讓我有點好奇,每次都帶很多大型高級玩具一起分給陌生小孩玩, 也讓我很好奇。 爸爸很慷慨,兒子也願意分享,一種很自然的那我先拿這一隻,你先拿那一隻。 過了一會而又換來換去的玩法。該怎麼說呢很「正常,流暢」(?)的分享法。 玩具擁有者不失主權的分享法。因為這小男孩是這樣的,跟著他一起玩的大鳥兄妹也大部分時間都順著對方的步調來覬覦那些玩具。 終於有一天跟這位爸爸攀談了一下,知道對方是40多才得子,知道小朋友唸的是哪間幼稚園。發現這位「很注重如何分享」的爸爸,顯然是有許多私房的教養觀念。 比方說小孩的大腦是如樹枝狀開枝散葉的成長,不能太早給予特定化的誘導,會傷害大腦,限制思考等等的。他說的話中,我比較感興趣的是,他對於性別與孩子個性的「期待」? 他沒有生女兒,他說女兒要「嬌」一點。約莫就跟最近流行的「女兒要富著養,寵著養」相似的概念。小許不同的是他認為女孩要嬌媚一點,不用太強悍強勢,比較惹人憐惹人疼。 嗯。他是爸爸咩。 至於男孩呢,他說要有氣勢一點,要霸一點。不要太斯文,才不會被看低欺負。 原理上當然是沒有錯。(不用來這裡戰刻板印象。)但我回家想了想,為什麼他會這樣說。 女孩那邊不用提了,他沒生女兒咩。他要怎麼幻想都可以。恐同也不關我的事。 男孩這邊咩,我想是因為他的兒子並不「霸」。 不是個害羞的男孩,但也絕不是天生有股領袖氣息的男孩,比較多的應該一般時下獨生子的那種小任性的氣質。因為「沒有」,所以「期待」吧?! 如果他的兒子是個天生的小霸王,體格強健,四肢發達,稍稍不順心意就要動手動腳, 我想他也不會四處宣揚這個男孩要霸的觀念。糾紛都排解不完了呢。 再說回這個小男孩,爸爸要他「霸」,他就霸的起來嗎? 大概也沒那麼簡單吧。

[老母] 午覺睡不睡

2016 7 10 宜蘭童玩節  5y2m+3y8m 記得前一陣子有個新聞標題是北歐某國覺得台灣人有午睡習慣很好。 那他們大概就沒有午睡吧,為什麼台灣人要午睡。 因為熱。 太熱了。 熱得讓人卷,熱的讓人累,熱得讓人惱,熱得讓人頭腦不清楚。 所以台灣人愛午睡,不管是幼稚園的學生到上班族,每天中午可以的話都會小咪一會兒。 這種執念之強,看常常在工地隨處小歇的工人們就知道。 (喔!現在要說技師?) 日照這麼強,天氣這麼熱,小睡一下真的很舒服。 但隨著屁孩長大,這件事情似乎只存在媽媽我身上。 雖然熱=睡午覺,但外面的熱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動不動就38度,要走出門很需要勇氣。不走出門咧,屁孩又操不累。 要睡午覺當然就難。 老母我的要求也越來越微小,從兩小時到一小時半,再縮減到至少也要一小時。 從兩個都一起睡到,那一個起來別吵醒另一個也可以。 原因無他,老母我需要放肆一下啊!!! 放空也好,放風也好,上網也好,睡覺也好, 就是好想要屁孩消失一點時間喔。 當這個微小的要求,已經建立於老母不顧曬黑,硬把他們拖出去公園出操。 流得滿身大漢,再回來吃完午餐之下,屁孩還。不。睡。 我就毫無理智跟耐心可言。 不睡!不睡!不睡!不睡!你不睡!!!!!!!! (自燃模式啟動) 再說!!!! 去了幼稚園也要睡呀!  別跟我來幼稚園這樣是違反人性這一套,事實就是要睡。 那就睡吧。現在讓他覺得可以不睡,到時候在那裡不是更麻煩嗎。 拜託你! 睡吧!

[管教] 誰都不想當壞人

2016 7 10 突然成行的宜蘭童玩節 妹妹:三歲八個月 這一陣子的妹妹很難帶。 雖然常常說妹妹比較「瘋」,但這陣子這姑娘是真的讓人很棘手又苦惱。 先別說順不順她心意,一開口就是用鬧,用哭的。 那聲音就是刺耳又惱人。聽著就很難心平靜氣,只想要他先閉嘴再說。 在家裡也罷,去到公園,商場,餐廳就更惱人。更讓人難以冷靜。 別說什麼管教小孩不關其他人的事,正常人都有羞恥心,絕不享受這種特別的關注。 就這樣日也鬧,夜也鬧。 因為外婆身體微恙,往返南部的結果,就是睡覺想要人陪。 照理說應該要體諒孩子難以跟上大人的變換速度,陪陪她也就沒事。 問題是跟著他睡,我實在難睡。 至於他爸呢,可以陪,但那開口就是鬧的哭聲,顯然是爸爸的罩門。 昨夜,童玩節玩水玩了一天,屁孩可好,一上車宜蘭睡回台北。 爸媽可不行,爸爸得撐著開車,媽媽也緊張的跟著看路,深怕爸爸太累了打瞌睡。 回到台北,用完晚餐,洗完澡,睡前爸爸似乎是千叮嚀萬交代,要妹妹不能再鬧。 到了深夜,這姑娘半夢半醒之際哪裡還記得什麼叮嚀。 一樣用那老招爛招又哭又鬧,開口閉口就是要人陪。 老母先出動,大聲小聲,好說歹說,讓他撒泡尿後再送上床去。 自以為把持了「不陪睡」原則。沒多久她 又出來鬧。 這一次爸爸忍不住了,出來要跟他曉以大義。 偏偏這姑娘可機靈了,怎麼不知道爸爸是要出來訓一頓。 一直用淚汪汪的大眼看著我討救兵。 這就是問題了。 我哪裡會照著他意思護著她,爸爸要教訓她就是要教訓他。 更何況在我家裡爸爸照理說比我冷靜多了。 問題是爸爸在旁邊喊了又喊,她就是不肯過去。 那媽媽要怎麼做?就關係到 誰要扮黑臉,誰要當壞人 。 說穿了,爸爸希望我把妹妹羊入虎口,或是撒手不管進我的房間。讓他可以好好跟她談談。 爸爸當然這麼希望,但對我而言,這樣就是我拋下了妹妹。 我當然不是拋下她進入險境,但她明明在對我求援,我還要走開。這樣對嗎? 那媽啊我是怎麼希望的呢? 我想的是如果你真的這麼堅持要「管教小孩」,你大可以過來把她拉過去。 而不是在旁邊喊了又喊,期待我有所動作。不管是我拋下她或是送她過去。為什麼會有這種行動跟想法上的差距呢。 因為, 誰都不想當壞人。 爸爸不想要露出粗野的動作,兇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