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8

[妹妹] 妹妹五歲三二事

妹妹啊妹妹!
繼續參加企業著色比賽,騙點心吃。
繼續上兒童芭蕾課,加碼上戲劇表演課。
跟媽媽一起參加圖書館的綠繪本讀書會,繼續手工藝時期。
因為沒事做比哥哥早學注音,可以開始拼音看書了。
為了跟去過美國的朋友交談,想盡辦法假裝會說英文。
比較高。
比較大隻。
最常聽到的話是「可是她很大了誒!」
無比期待去上幼稚園,清清楚楚知道是九月,卻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最近剛經歷一次腸胃炎。
越來越愛自言自語,果然是獨生子女的特性。
跟媽媽ㄧ樣嗓門越來越大。(嘆)
默默減少無法停止的哭鬧法。(默默地感到遺憾)
手臂看起來很短,很有趣。
走路時,還是會來牽媽媽的手。(oh !how sweet)



[大鳥哥上學去] 畫圖比賽

我不太會畫畫。我不太會游泳。我不太敢上台。
我不會溜直排輪。我不會彈鋼琴。我不會爬單槓。
我就不可以叫小孩做這些事嗎?誰管你啊!
所以,
只要有畫畫比賽,就拿回來讓孩子們鬼畫符。
只要有說故事比賽,就強迫看看要不要參加。
在這個無聊的原則下,魚這次校慶被(媽媽強)迫參加畫畫比賽。也不知是哪裡來的靈感,魚自己決定要畫校門口。而且很細心的觀察到,他教室所在的校舍正面是有三幅圖案的。這就是他要畫的。我覺得不錯啊!雖然我還是疑心病很重的不解他從哪來的靈感。
於是乎,挑了一個週六的早上動工了。
於是乎,傳說中比較畫畫,實際上也真的比較會畫圖的爸爸當然就被指派去輔導。
於是乎,出現了一張可以再隨便一點,硬要形容就是光看圖就可以知道「隨便」的定義的一張作品。
於是乎,老問題(們/群/集)又來了。
到底應該對小孩的作品干涉多少?
「不干涉,才是孩子真正實力」->爸媽偷懶不想管的藉口?
「干涉,然後弄壞親子關係,搞不清是誰的作品,而且也沒比較好?」--->但至少我跟他一起享受(撐過)過程?
啊!!!!!!!!!!!!!!!!!!!!!!!!
總之,秉持「零原則」過生活的我,這次採取了干涉主義。
不只嫌東嫌西,還拍了校舍的照片來參考。(順便體會到寫生的重要性誒!)(順便體會,要比賽的作品真的要畫兩次啦!)就這樣,在我寫這篇文章以阻止我自己扁小孩的同時,魚在畫他的第二幅。

沒關係啦!你誒殷仔係你誒代際啦!!! (台語)

[大鳥哥上學去] 我在寫功課,不是在表演。

住在台北的我們一家,孩子是比較少有機會跟兩邊的爺爺奶奶相處的。更不用說,一窺他們日常生活或是學校生活。可能因為我有偷窺狂,我覺得能「看到」是很有趣的。所以長輩有機會上來時,我總是一邊為了自己偷閒,一邊用這個當藉口,要求他們去「參觀」孩子們的各種面貌。彤的芭蕾舞課也去看一看,魚的足球課也要看。最好溜直排輪,游泳都去看一看。他們不只是那個調皮,時而沒禮貌,時而沒睡飽鬧脾氣的幼兒。在這些需要他們獨立操作的時刻,才能看得出他們不只是那樣,他們有很多很棒的地方。至少我出發點是這樣的。

      因此,這趟春假要收假前在高雄家裡就發生了這一件氣氛微妙的事件。我想說不要等等回台北七晚八晚才檢查功課,現在先看一下到底寫齊了沒。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暈倒。果然交給爸爸就是沒好事,硬生生有一樣功課還沒寫。直覺的,要哥哥坐到看起來最像書桌的餐桌去寫。因為只是國語聽寫的訂正,應該很快就能結束。這就是個錯誤的決定。簡直就是動物園的特殊秀開場。旁觀者眾不說,還七嘴八舌。一下說他不夠端正,一下說字分太開。一下話當年,一下論未來。做媳婦的我,又不好意思直接要其他人閉嘴。看孩子嘴巴越憋越緊,眼匡就要紅了,只好派出別人的兒子出馬相挺。別人的兒子 (對啦!我指的就是孩子的爸。)說得也妙:「你們不用坐在那裡盯哨啦!又不是當兵!」好妙喔!哪裡怪怪的。
總之,不管寫的好,寫得不好。這種情況下,會爽才怪。 

     後記:碎念之中,啊嗎說他兒子念小一時,他都是坐在旁邊看他們一筆一畫寫每個字的。因為阿嬤是老師,我也覺得很合理。多的是下課後把小孩接到辦公室的老師咩。沒想到回程路上問了爸爸,「根本沒那個印象」
根本

那個
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