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20

[老母碎碎念] 氣球師

去年下半年,我突然迷上了摺汽球。突然地。
起因是秋天時去了一趟淡水跟八里,在那裡的復古雜貨店裡,買了一組只要20圓的打氣筒跟氣球組。打氣筒有了,氣球用完了,就去買了氣球。然後就發現把細細長長的氣球折起來,沒有這麼可怕了。然後發現了把氣球打結的方法,這可是一大躍進。然後開始好奇那些可愛的形狀是怎麼弄出來的。然後,就慢慢的跌進去氣球的不歸路。
氣球實在很便宜,買個一大包,一條可能也不到一元。就這麼看著水管上面的影片模仿,有時候一晃眼半小時就過去了。也有時候,氣個半死,撒手不管。更重要的是,幼子們會跟看到神一樣的看著自己。真的很有趣,很療癒。

但是媽媽個性就是很差,往進階一點去之後,就對氣球的使用量小氣巴拉。明明最開始,還會跟孩子一起練習摺簡單的,然後三個很都很有成就感。後來只給孩子們用失敗破掉但堪用的氣球,最後孩子們都稱「媽媽的氣球」來著了。不過孩子們,你們就再一次的包容媽媽吧!到了這個年紀,人生可以再次有興趣,再學習的機會跟動力,不是時時有的。


https://www.facebook.com/hellismplus/media_set?set=a.10217964443237178&type=3

[老母碎碎念] Nihonkuo 初學

就說荒廢,搞得一月初從日本回來時,想要寫的幾篇文章,到現在也還沒完成。去年底出發前,突然想說不然真的來學一下日文吧!幾年來,日本去了這麼多次,雖然憑著經驗跟英文也是能走跳,但學一下五十音,應該也是不錯。就這樣都到三十好幾了,才開始了人生第三外語(?!)的學習。


本來我就很抗拒日文,那些奇奇怪怪的形狀一直都是我最好的藉口。就像韓文一樣,到底是在畫什麼啊?即便懂日文的人,總是說那其實也是漢字來的,還是提不起勁。但想一想,只要把五十音背起來,就可以拚出很多音。這也算是CP值很高的一個投資,就難得的認真起來了。


然後才知道,平假名跟片假名都得背。而且還不是像英文大小寫一樣的相似,啊!於是乎用上了我最愛的寫在手上的強迫記憶法,還真的在去日本之前堪堪ㄎㄟㄎㄟˇ(台語)的粗略地背完了。過程也堪稱愉快。在日本時,也真的試著去念地鐵上的站名。在店裡購物時,看著衣服的布標,因為拼得出音可以猜出材質時,確實很有成就感。然後,回來以後,我就荒廢了,跟著BLOG一起。不行不行!我答應BLOG,跟日文一起振作起來!

第三外語人生不能放棄! 多帥啊!

[老母碎碎念] 老了以後

要荒廢了要荒廢了。 前幾天帶小孩在樓下池塘畔玩耍,媽媽照舊坐在木棧板上等他們。瞥到身旁有個三人組也靠過來,推著輪椅的可能是移工,坐在輪椅上的是個老奶奶。旁邊還有一位年紀介在這兩位中間,莫約五十歲左右的大嬸。又是一個可能,可能是大嬸和移工陪著大嬸的媽媽出來曬曬太陽吧?!這麼多可能是因為隨後的發展,讓我覺得很難以忍受。
大嬸:「來!你先扶這裏,然後腳過來....」 老人:「...........」 大嬸:「你是怎樣!叫你手過來啊!你在怕什麼!過來啊!啪!(手打在肉上的聲音)」
啪!的一聲好像打在我的頭上。我的心跳真的慢了一拍,所以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這對女人的關係。是大嬸的媽媽?大嬸的婆婆?大嬸的誰?為什麼這麼兇?為什麼這麼不耐煩?為什麼可以動手?再一看,那個老奶奶「溫」(台語,無力而趴下來)在地上。旁邊的移工大概很怕路人以為是自己動手,想要伸手攙扶。但大嬸強硬的說:「就讓他再那裏!反正她不想動,就讓在那裡。也好多天沒有曬太陽了!」
有好幾秒鐘,我覺得好難受。有一種是不是我轉過頭去,或是我勸她幾句,大嬸會對奶奶好一點的心情。但懦弱如我,當然是沒有動作。於是我們兩組人馬,一樣的坐在木棧板上。大嬸應該也是很怕我誤會她在欺負老人,叨叨絮絮的碎唸著老奶奶給移工聽。說著老奶奶應該是可以使得上力的,怎麼能就這樣攤著,以後要怎麼辦云云。聽著聽著,在看著孩子在池塘裡玩。我又覺得那個大嬸是我自己了。
如果可以好好說,又是在外人面前,誰不想?粗聲粗氣的,失的難道只是奶奶的面子?長照本來就是一條很難走的路,如果奶奶真的還可以使力,行動自在一點,會舒服一點的,照顧者也會輕鬆一點。又如我,如果小孩真的可以好好聽話,媽媽又怎麼會要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如果,如果,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