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15

[大鳥妹] 喜怒無常之莫名其妙

2015 5月 微風松高烏龍麵店


2015 5月 四號公園雨天

2015 5月 宜蘭傳藝中心魚池旁

2015 5月 四號公園泥巴樂

事件:
才剛解決完惱人紛爭不斷的晚餐時間 (對!上一篇文章後我還是深陷其中)
正在廚房準備水果給小孩吃 腦力已然用盡 或者說就算還有能量也只想攤在沙發看電視的老母
一時不察拿了哥哥的碗給大鳥妹裝水果
大鳥妹:這是哥哥的我不要,這不是我的啦! 我不要用這個啦!!!!(大哭大鬧加拍打四肢)
這時候老母應該要怎麼解決?! 
如果有認真吸收教養書的話 應該有幾種方法:
1. 這本來就不是妹妹的,是老母拿錯了。當然不需要跟她道歉
但的確應該換回她的 然後解釋為了這件事不需要大吵大鬧
2. 雖然是老母拿錯 ,但也一樣是可以用 ,何況老母正在忙。 應該要冷靜的跟她說請她就這個碗吃完就好, 每個碗都好。 下次老母會記得拿對的 

嗯哼 那大鳥媽昨晚是看什麼書? 喔 好像是VIVI日本版誒?!
嗯哼 那大鳥媽是怎麼解決!?
就是完全愚蠢的把僅剩那一點本來要拿來看電視的理智跟腦力 通通都拋到腦後 一股腦的跟妹妹生氣起來 用比她更大的音量叫他拿著錯誤的碗 坐到餐桌上去吃完
最後還不忘補了一句 你少在那裡給我亂吵亂鬧云云
然後就看到大鳥妹用萬分委屈的神情在餐桌上吃著他本來應該是滿心喜悅要吃的水果 

有夠沒水準 對! 就是有夠沒水準! (哎)
除了老母本來就很沒水準以外 我更想說的是
大鳥妹很煩啊!!!!!!!!!!!!!!!
比起兩歲以前相對溫和的大鳥哥 妹妹更是像極了我的個性
急躁 喜怒無常 沒耐心 粗魯 粗線條 
所以明明是可以好好講話的時候 卻總是被又哭又鬧的她牽著走 搞的老母自己非常失控 然後再非常後悔 
別說我 每天晚上下班的大鳥爸 也常常在假日拿這小妮子沒輒
大聲起來 氣了起來 

抱怨完以後 還是得好好冷靜下來 
再一次的啟許我自己可以在目睹失控的兩歲小女兒時
想起自已年紀大她這麼多 不應該要跟他一般見識

笨事啊笨事! 


[大鳥家出遊] 萬華剝皮寮 台北鄉土中心





剝皮寮的半年前與半年後 

搬回臺北不知不覺也一年了 時間真的過得好快
還記得在高雄給大鳥哥慶祝了三歲生日後才搬回來的
這一年內 為了重新熟悉利用台北這個大城市 我們努力地帶著這兩隻還是常常很難控制的
小屁孩去找地方玩 說努力真的是不誇張 不是在於去了很多地方 花了很多錢
而是老實說 老北老母也不是多喜歡戶外活動的人 為了孩子與其說是改變個性
應該也算是努力適應
前言結束 這個週末我們去了又有一陣子沒去的萬華剝皮寮和台灣鄉土文化中心去玩
從我們家坐上公車很方便的就會到 之前幾次來玩就覺得很好玩
這次再來雖然對小孩而言新鮮度降低 但好像總是能找到有趣的地方
而且整個文化園區暗藏好多小地方 每每都能吸引孩子好一陣子

比方說一樓的歷史場景回顧區 就做了很多互動設施 可以推一推轉一轉
也有古早味的轉盤是電話可以滿足大鳥妹這階段正愛學大人講電話的孩子
光是一台電話就讓他站在那裡好一會兒
走出一間一間的展間 外面就是跟老松國小連接的小廣場
門廊下更是放了很多古早味的小玩具 像是要用尺一般的板子撥弄的彈珠臺等等
比起現在夜市那種根本只要按一個按鈕的 難上手很多 也更能讓孩子專心地玩上一會
這還只是一樓的部分 二樓也有很多回憶萬華歷史的展間
還有過去的教室的場景 也讓我家還沒上學的大鳥兄妹興奮不已 覺得自己像在表演一樣
而他們最喜歡的就是旁邊的布袋戲的戲台 不只有檯子 還非常貼心的附上兩隻戲偶

說來說去這些都只是硬軟體設施 我還是來說說老北老母喜歡這裡的原因
首先 比起一些自以唯有互動設施的園區 這裏的設施多半都是手作的 而非電子3c的
所以小孩可以真的去堆積木 去排列地圖 甚至有三輪車可以登坐上去
老北老母不需要一直在後面緊迫盯人的說 這個不能碰 那個不能摸的
寫到這裡 我忍不住就要批一下四四南村裡的那個眷村文物館
不是我在說的 不就是舊式腳踏車 不就是紅木桌椅 不就是舊衣櫥嗎?
樣樣不能碰 樣樣不能摸 這種生硬而官僚的文物館 我真的很懷疑能帶來什麼教育意義

再回到剝皮寮 在夏天更要推薦她的一點事 這些小展間 可都是有冷氣的
雖然比不上美術館那樣冷吱吱 但總比在戶外曬太陽好多了
所以可以搭配時段和體力進出展間跟戶外空間 包準小孩累倒攤掉 OHYA!

最後 雖然此文一發搞不好就有更多人認識這個地方
但! 不知怎麼那裡人就是不多 多半都被龍山寺吸引過去了
人不多的地方不就是帶著小屁孩的老北老母最愛的嗎!
再加上對面有一間周記肉粥店 每每都是人滿為患 這週末終於去品嚐了一下
竟然也就是有點像南部香腸熟肉那樣的小菜任點再配上肉粥 而且有冷氣開放
真的很適合熱到不行 沒有食慾的中午 吃點小菜 喝個啤酒非常怡人
吵雜的環境更是讓我非常滿意 兩個小屁孩稍微騷動一下我也不需要非常緊張
反正店裡本來就夠熱鬧的!
就是這樣 推薦大家去玩龍山寺之餘也不要忘了附近這個免門票又很友善的空間
在兩地之間的青草街 也是喝杯青草茶 歇歇腿的好地方!

5/26/15

[大鳥啊媽] 肯定不克難的克羅埃西雅之旅

2014 兒童樂園 

親愛的 台南的易秀霞阿嬤 (是的您的孫子們都這樣喊您)

現在的您應該已經抵達維也納,跟著導遊還有新認識的團員們一起遊歷當地。
近日來您像個孩子一樣的興奮,時不時打電話來詢問該帶哪些東西,擔心天氣問題。
不說別人可能還不知道這並非您第一次出國了,歐洲已經去過兩次,香港也去過幾次。
我知道,因為您都是跟我去的。而且是很勇敢的自助旅行。我們一起走過漫長的道路,
住進時而荒唐的青年旅館,嚐過太多「異常」料理。 追趕火車,迷路於威尼斯的巷內。
偶爾回憶起來都覺得好滿足,那跟蜜月旅行是無法相比擬的感受。
是一種我終於能夠照顧您,帶您安全地走這一趟的開心與回饋。

很遺憾的是做了媽媽的我好一陣子沒法陪伴您出遊,只能常常聽您算著
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出國是哪一年哪個地區。
但更替您開心,現在,再過了辛苦的一甲子之後,您終於放開胸懷,對自己好一點。
大方一點。找到生活中的新出口,勇敢的一個人跟團旅遊。
這次的出遊大概沒辦法整天放棄景點只瘋狂逛街,也沒辦法花了半天走了整城只為一雙好看又好走的新鞋。
但絕對不會有半夜有金髮碧眼外國男子進門同住的房間,更不會有花了大錢難吃的餐點。
祝您旅途愉快,好好享受,安全回家! 




5/25/15

[教一教] 小男孩的傲與懊



2015 五月 果家中

最近身邊媽媽開始注意到 四歲多的這幾個孩子 被訓話時
會出現 好了沒啦! 那種不耐煩的的表情  讓老母越念越氣
忍不住想著是叛逆期要到了嗎? 
這說來說去就是那老掉牙的 態度 問題 
不說別人我自己也非常可笑 我一邊亂罵小孩時 一邊會做的事情可多了
比方說 罵完他之後 叫他覆誦我剛剛的內容 然後就會被他氣死
因為肯定就是只有聽了一開始五秒的部分 後面都是亂講 
比方說 姿勢還要端正 給我立正站好不說 手也要擺好 眼睛要直視我 下巴不能抬得太高
根本就是美姿美儀比賽 又像是軍隊裡的樣子 
因應老母這些莫名的花招 大鳥哥最近被我訓話時 會隨著我的語句點頭
點的可起勁了 以為他都聽進去了嗎  最好啦!!!!
這個先放一邊 我其實更想說的是 大鳥哥挨罵時眼裡的那一抹委屈

委屈!  

沒錯 就是委屈 簡單的說 就是覺得自己的行為被壓抑了 被控制了的那樣的不滿而衍生出來的委屈之情 作為一個小屁孩 再怎麼自由自在 總有是有個限度 
也總有倒霉遇到老母心情特別不好的時候 
前一秒還在床上砰砰跳跳 下一秒就被叫下來立正站好 破口大罵
你能說他不委屈嗎?  是很委屈 
尤其是在四歲的「男孩」身上 更是明顯  應該也是我的性別刻板印象導致
女孩子呢 看起來嬌滴滴一點 留點眼淚 這個狀態是隨著年紀增長越來越被認同 (歡迎反駁但事實如此) 男孩子呢 拍謝 剛好相反 你年紀越大 還在掉眼淚 常常就落得人家一句
男孩子哭哭啼啼什麼! (大鳥爸很可惡的就會把這樣的話掛在嘴邊)所以男孩在成長過程中 「不能哭」變成另一個任務
被罵不能哭 被打不能哭 搶玩具不能哭 摔倒不能哭 被甩了當然更是男兒有淚不輕彈 這性別刻板印象 橫豎不是一時半刻改的了的 說回大鳥哥呢
這階段的大鳥哥 正開始不停地向英雄角色認同 整天都想玩打仗遊戲 
那亮晶晶的眼裡也充滿了滿滿的活力 很野的那種活力 很需要抒發的那種力量
用漫畫得台詞就是身體裡有個小宇宙啦! 
對我來說 那個眼神理所當然 那股活力也是合情合理 
所以在老母發了脾氣 要好好唸他一頓時 看著他站在眼前的眼神
有時候猛然是很震撼的 
那參雜了不滿 委屈 壓抑 憤怒 的眼神 讓大人也會愣住一下
那裡頭就是小男孩的 傲 與 懊 
傲 顯然是他自己本來與生俱來的 懊 就是被我強押進去的  
哎 哎 哎 在三聲嘆一下 

想起朋友家有一本教養書 日本作家 書名好像是
壓力鍋下長大的孩子之類的 裏頭是在討論近年來
日本日益誇張的青少年犯罪者常有許多是所謂的資優生一事
書我自然是看不完 標題倒是記下了
大鳥哥是不是資優生很難說 但起許我自己能少把它放在壓力鍋裡一點  
希望啦
奢望啦
努力啦
好啦好啦我努力啦


[大鳥爸] 不過就是個馬桶咩


2015 5月 福隆
偷偷的幫爸爸留下通馬桶的故事

家裡的其中一個馬桶塞了三天兩夜之後終於通了。
有別於過去只要倒進半瓶通樂等個三十分鐘就會自己通的情況,這次非常嚴重,即使用馬桶吸把也是分批多次,壓到手腕長繭了才通,而且那個塞住的糞水不是七八分滿那種小兒科的等級,而是滿到表面張力的程度,也就是說我每次拿著吸把去通它就要抱著雙手必須沾滿糞水的覺悟。
最後一次通它是在晚上洗澡前,在按壓個15分鐘後我其實已經放棄了,滿身大汗光著身子坐在浴缸旁邊心想著要不要把馬桶蓋蓋起來裝作沒這回事,洗澡睡覺等待奇蹟發生算了。望著那灘死水讓我想到了現在的工作環境,不禁苦笑回到家還得面對相似的窘境,接著我又想到王牌天神的結尾,上帝摩根費里曼對金凱瑞說『打掃很神奇,不管地板有多髒,只要用心就能打掃乾淨』,於是我決定再試一次。這次我邊壓邊想到浪人劍客裡的武藏和小次郎,想到他們刀劍合一的動作,用身體去感覺馬桶裡的律動,然後我就找到了訣竅和節奏,接著馬桶就通了。

看到那灘糞水流進馬桶深處的同時,我真的有了非常多的體悟,雖然都是一些滾石不生苔或是滴水穿石的陳腔濫調,但還是覺得很感慨,特別是在工作上,對目前這個哭笑不得的詭異環境,我又燃起了一點希望,『也許可以再堅持一下,也許可以試試其他方法』,期待工作上的死水也被通樂的那一刻。


評: this is my man la

5/22/15

[大鳥哥] 社會化scene 14: 溜滑梯要「等」一下


 2015 五月 鶯歌帝寶


溜滑梯要等一下這不是廢話嗎!! 

還記得國中小的體育課嗎 偶而會有要打羽毛球的時候 會到體育館裡去
館內地板上大概可以劃分四五個羽球場地  然後老師就會請值日生去班羽球拍跟球 
到了體育館 解釋完一些基本事項 通常就會一聲令下說 好 大家拿球拍打球!
這時候會怎麼樣? 全班五十個學生 自動排成一排 走到籃子前面拿球拍?
才怪! 尤其是沒有男女分班的時期 肯定男生就跟野獸一樣衝向籃子
球拍搶了就走 再衝向羽球場去佔場地 
然後可能都站好地盤後啥才發現手上那隻球拍爛死了之類的
這很糟糕嗎? 這叫做沒秩序嗎?  我覺得這叫做天性 
而且是再自然不過的天性 
看到想要的東西 很本能的就具有攻擊慾望 搶奪慾望 
也許男性多於女性 但女性決不是沒有

先打完預防針 再回頭來看大鳥哥居然不知道溜滑梯要「等」一下?!?!
上週末去大安森林公園跟滿坑滿谷的人群一起玩溜滑梯
我帶著妹妹 爸爸帶著哥哥 
後來碰頭時 爸爸迫不及待地用驚訝的語氣跟我說
原來大鳥哥是「真的」不知道溜滑梯要等一下
是這樣嗎? 從六個月起就在各大公園野放的大鳥哥會不知道溜滑梯要等一下嗎?
不可能吧? 那他急什麼? 他又推什麼? 他怎麼插了隊? 
我想這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的結果 就是物競天擇的結果
恐龍會稱霸自然界可不是因為他會排隊 會鞠躬說 誒你先請
是因為他會搶....他夠狠....

我得再繼續講下去之前先插播 大鳥哥無論在何處 不排隊 推擠 插隊 
我肯定都不會讓他好過 一定是會叮嚀在三  (對!我再打一隻預防針)

那為什麼他還是會不知道要「等」?
因為他曾經等不到....因為他曾經眼睜睜看著一坨的小朋友在他眼前 
一個又一個的一邊推擠一邊弄亂隊形就溜下了滑梯
因為他曾經看過已經是朋友的一堆孩子 在滑梯上追逐遊戲
那自然是不用排隊的 他們只是利用滑梯這個場地在玩遊戲
而這之中老母我亦或是刻意 抑或是無意的沒有及時去幫他排解 他只好自己突破重圍
但對大鳥哥而言 他分不清楚這個差別 一興奮起來
他就覺得自己已經在玩那個遊戲 一點也顧不得身邊的孩子可還沒進入狀況
或是根本沒有要進入那個遊戲
所以只要隊伍進行的速度慢了點 他就在後面毛手毛腳 想著怎樣可以快一點再快一點 
這一過了頭 就是推擠 就是插隊 就是討人厭 就是可惡
所以大鳥哥其實知道溜滑梯要「等」 但他就沒辦法設身處地的想著前面的孩子比較小
前面的孩子比較慢 他就是沒辦法 四歲的臭男生 很難這樣想 
他只想著 不然你慢慢來啊我先下去! OHYA! OH你個大頭鬼! 

說起排隊 我又想提台灣最驕傲的就是坐捷運就電扶梯一定要站右邊 進車廂還要排隊
同樣愛排隊到不行的日本人 上電車卻是一整坨的上去 還得要人家在外面硬塞
那幹嘛日本人這時候又不排了? 我當然不是日本文化專家
我想 莫約是因為這麼多人還要在那裡排隊上車廂實在耗時 不如就通通都先擠進去再說 
這就是因地制宜(?)(我應該沒用錯吧) 這就是人性 天性 
規矩當然是要顧著的 沒有規矩一片混亂事情常常很難推行
但有些時候這些小放縱會產生 也不是沒有他人性為本的緣由的呀
辯解了這麼一大堆 大鳥哥 你還是給我皮繃緊一點
哪天擠啊擠 害孩子跌傷了 你就倒霉了 (呸呸呸) 

[教一教] 大讓小,小欺大


2015 五月 下雨的四號公園

家有兩小總是有長有幼有男有女 這性別的差異是騙不了人
年齡差異也是 所以不用說 日日夜夜我都儘可能地提醒自己
不要拿年紀來當爭執時的評量標準 或是分配時的準則  但 真難
不要說我自己 身邊的很多人也常常一不小心就直覺的用這個來打分數
最常見的就是吃飯的時候 要是不小心妹妹吃得快了些 哥哥肯定就倒霉
除此之外也有其他有趣的狀況 讓我來偷偷紀錄

事件1
帶著三兄妹的母親發現空的盪鞦韆 遠遠的就對孩子說
趕快去!那裡還有一個盪鞦韆可以玩喔!
跑最快的哥哥一把就坐上了  任務達成!
這時候媽媽說了 哎呦! 你下來啦 幹嘛跟妹妹搶啦!
妹妹這麼小 給他坐啦! 呵呵呵呵

評 呵什麼啦?!

事件2
大鳥哥坐上了妹妹不肯做的兒童餐椅 正準備要大快朵頤
這會而三心二意得妹妹說了 我要坐我的椅子啦! 我要坐!
阿嬤開口了  哎呦! 大鳥哥你下來啦 那個是小BABY坐的椅子 你還給妹妹坐啦

評  三心二意還要再讓她任意妄為?!

事件3
一打二還是讓妹妹坐著推車總是比較方便 但看久了大鳥哥當然也會不平衡
為什麼總是妹妹坐呢? 所以偶而老母理智清楚時也會交換一下
或是就讓哥哥坐一下推車 這時候路人就有意見了
哎呦! 你這麼大還要坐推車喔? 讓給妹妹坐啦?

評 對啊!他腳也會酸誒! 





5/19/15

[大鳥哥] 社會化scene 13:花錢的「都」是大爺喔


2015 五月 森林鳥花園

自從兩個小屁孩都會被收費之後 非常少帶他們去親子餐廳等的地方出沒
真的是吃不消那個花費 是主要原因
更重要的是標題這個 花錢的[都]是大爺的氛圍 
不用收錢的公立親子館或是公園 有一種平等隨意狂放的感覺
盪鞦韆要排隊輪流是很自然的 搖搖馬要輪流也是很自然的
然後因為這些輪流排隊中孩子產生紛爭也很自然
多半大方向都是這個是大家一起玩的喔喔喔喔 來各自帶開孩子 
以不受傷為大原則來相處 至少這是我的感想
(先掠過我也常常在那裡被不同想法的家長激怒這回事)

要收費的貴鬆鬆親子餐廳的遊戲區可就不一樣了 
當然還是不要爭吵受傷是最基本的 當然玩具一樣都是老闆的要好好愛護
可是就多了這麼一股不能說的秘密心態 
誒你有花錢 我也有花錢
你要盡興我也要盡興 每個玩具我都要玩到才算回本!
所以其他人更不准霸佔玩具!通通都要玩到才公平!
還有咧 既然這是要付費才能進來的地方
應該來的人都有「一定的水準」的呦 怎麼可以動手打人!搶玩具! 推擠!
我的小孩都來到這個篩選過的地方怎麼還能受欺負! 怎麼還能沒玩到想玩的玩具!

回家之前還不忘總盤點一下店內的玩具設施有沒有一一操作過
如果發現孩子都在玩跟家裡一樣或是同類型的玩具
還忍不住叨唸一下 哎呦你很傻誒 這不是跟我們家得一樣嗎
花錢來了 當然要玩其他的玩具啊 你趕快去玩這個趕快去玩那個啦
連在店裡也要趕場個不停 
說白了是捨不得銀兩吧......捨不得花了錢進場就沒有好好的到效果
至頭至尾就只是在干涉孩子的玩樂步驟 
如果帶不走人 回家後還會忍不住調侃孩子說
哎呦今天帶他去某某地方 結果他都只是蹲在地上玩大便啦 云云

你有這樣嗎? 
我有



[教一教] 說對話真難



2015 5月 森林鳥花園 動作一模一樣的兄妹倆 

之前曾經想寫一篇名為媽媽失言錄的文 不過總之就不了了之
但生活中不只我自己 身邊的路人媽媽們更是常常說出讓
孩子很難理解的言論 讓我來小小先偷偷寫個幾則

範例1
帶著大鳥兄妹過樓下的馬路要到公園去 還沒到路口 就不停地先告誡
你們等等過馬路不要亂跑 要牽手
到公園再讓你們跑 公園才是可以跑的地方喔!!!
等到進了公園 兄妹倆一衝出去
老母的第一句話就是
不要亂跑!!!!!!!!!!!!!!!!我會看不到你
小心跌倒!

評 嗯哼 那倒底要去哪裡跑?

範例2
在沙坑裡有個因為不知道自己的挖沙姿勢會把砂灑在其他人身上的小男孩
被媽媽制止說不可以這樣挖砂
但孩子咩越說就越弄 媽媽就說了
你不可以再把沙弄在其他人身上! 不然我就打你喔! 你聽到了嗎!

評 媽媽 我聽到了喔 你好奇怪啦

事件
在人滿為患的沙坑裡 散落著自家帶來跟老闆提供的各式挖沙工具
誰分得清啊? 這時聽到一個媽媽異常認真地對小男孩說了
你看你的車車你帶來都不玩也不愛惜 都被其他小朋友拿去玩了
你這樣我下次不要讓你帶來了喔!你都沒有愛惜他喔
小男孩眼裡滿滿的茫然

評 媽媽 你不是平常都教他要分享嗎? 把車車分享給其他孩子有什麼不好呢?



相信以後還會有很多這種絕佳範例 讓我慢慢紀錄 

5/13/15

[教一教]你他馬的少自以為的路人甲 2

 

2015 五月中和家中

那他馬的遇上這種過度熱心的媽媽 到底要怎麼處理!?
或者說白了要怎麼洩恨?討公道!?
先來說說真實狀況 坐在離遊戲區稍遠的我聽到有人在吼我的小孩當然馬上起身注意
然後看這位正義阿姨越罵越爽 也看著我兒子就這樣在場中間被所有人行注目禮
我自然是快步走向遊戲區 短短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要怎麼開口?
當我就定位 就這麼剛好正義阿姨就坐在遊戲區出入口旁
我的定位就是站在她身旁 我看著他說 
它們是同一家的孩子 
(是!我氣瘋了 阿不就是兄妹!我是在說什麼怪句子)

從頭到尾直到大鳥哥終於願意從遊戲區走到我身邊 這有如一個小時長的那幾分鐘
我站在這對夫妻身邊 真的就只有說這句話 
當然看著大鳥哥一邊鬧著脾氣一邊似乎是被嚇著了一般的不敢走到我身邊時
我生氣的轉過頭注視它們夫妻許久許久許久
最後我聽到身邊這位正義太太對我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
之後我抱著大鳥哥到沒有人的區域跟他溝通許久 也看到這對夫妻帶著他們的女兒離開 這就是事發經過 

說真的 我氣了整整一天一夜 我氣這位正義阿姨對四歲孩子這般嚴厲
我氣他居然認為小孩的家長都不理會 
我氣他讓我和大鳥哥一直之間好像成了眾人看戲的目標
我氣他讓我和大鳥哥看起來這麼不勘
說真的 我好想要大聲地對所有人說 我才不是沒管小孩!
我就坐在後面一秒都沒有鬆懈 我也好想要跟這位正義阿姨說
你到底是在罵三小!!!!!!!!!!!!!!!!!!!!!

只是我沒有 除了他馬的變成道德的懦夫 畏畏縮縮 少一事就是省一試的心態
我想的是大鳥哥的確是出手欺負妹妹 這位正義阿姨出發點並沒有錯
只是不知為何他的反應這麼大這麼失控 這麼不留情面給自己跟孩子 
(或許他是孕婦這點可以為他脫罪)
所以我為難猶豫的點在於 我不想讓大鳥哥認為路人陌生人指責他
我會替他擋下來 我會替他跟路人對嗆
因為他真的有做錯事 今天這個事件說穿了叫做倒楣
對我跟大鳥哥而言自然是倒楣亂被罵 
對正義阿姨而言何嘗不是倒楣? 自以為好意的出發點 卻不小心管到一對
媽媽就標準很寬的兄妹 他的見義勇為變成了多管閒事 他的高分貝變成了失態 

寫了又寫 老實說我還是有點氣 
但這其實更符合我最近社會化的一系列文章 
這社會上本來就不是處處都是讓人滿意的充滿關懷的 寬容的 包容的
總是會遇到一大堆狗屁拉紮的事情 這不只是大人在學 這四歲的大鳥哥也逃不了 
所以我花了好多好多時間加倍警惕他 提醒他
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 總是要動手動腳 就是會招來這種責罵 就是會有道不完的歉
又這樣這是我讓我自己似乎沒有出到頭的解決方法

你會怎麼做呢? 下一篇來談談我家的爸爸的說法 

5/12/15

[教一教]你他媽的少自以為的路人甲 1

2015 五月 慘兮兮ikea 之旅回程

有聽過道德的懦夫這個詞嗎? 今天我又覺得自己就是那個鳥樣
我把今天這惱人事件分幾篇記錄 才能消氣

原本是開心的ikea之旅 中午當然是在餐廳用餐難掩興奮的孩子們 草草吃完飯就又衝向那根本就沒啥玩具可言的小小遊戲區
坐在附近跟友人聊天的我 眼睛自是沒放過我家兩隻小屁孩 原因很簡單 他兩兄妹最近動作大的狠 不盯著就怕又跟其他孩子起衝突
一會兒就瞧見他兄妹兩一同爬上一組小廚房組後的洞裡 就在那你拉我扯 吵起架來 就這樣年紀大點的哥哥當然還是佔了上風哪還記得什麼愛護妹妹 又拉又扯就想把妹妹推下去撿方才亂丟的玩具 

我正想這要喊下他們注意安全
就聽到轟天的一聲大吼 一點不誇張的對著哥罵了一聲:「你怎可以拉那個妹妹!」 原來是坐在遊戲區旁的一對夫妻裡的太太出的聲 我想 該稱她是見義勇為吧。
眼見一個小屁孩在欺負幼小的妹妹 這位太太就忍不住要站出來 不停的震破屋頂的大罵裡 我見哥哥對她沽噥了不知啥的 或許是他最近生氣時常說的 不要管我 之類的
不回還好 一回 這位正義太太簡直是破表的失控 連「你媽媽在哪裡?」都罵出口了 

問的很好誒! 
那你還沒發現他媽的老娘就站在你旁邊嗎?
那他馬的你打狗不會看主人嗎?
那他馬的你覺得只有你最盡心當媽媽其他人都其他人都去逛街?
那他馬的你是在兇三小?
那他馬的我要怎麼處理好?









5/6/15

[大鳥哥]成長的痕跡

2015 51勞動連假於十鼓橋糖文創園區

不要以為小孩有長大很容易發現! 從某個年紀之後 身高跟體重就很難增加
頭髮也長的都一樣 連指甲都沒有長得很快 
更不用說智力腦力的明確改變 當然可以說比較懂事 比較可以說理
但拍謝 我覺得她們只是更會談判而已 
並不是更知道餐廳規則 只是知道 如果他大鬧爸媽根本丟不起那個臉
所以吃飯看平板的小孩就越來越多 這才不是跟他講道理
這只是被小孩威脅罷了 
(我承認我上面這些有點離題實在是前幾天家族聚餐吃烤肉 這不是很有趣嗎
卻只見後面那桌一個真的是明顯過胖非常多的小哥從頭到尾用平板看花媽在吃飯
每次看到這樣我就會警惕我自己 絕對不要被小孩勒索成那個樣子!)
回到正題 大鳥哥哪裡長大了? 
男生多半都滿喜歡 車子的 汽車 火車 工程車 高鐵 甚至太空船 之類的
大鳥哥也不意外 只要現場有車子 都會想要搶著上去坐著 
上次終於有幸玩到萬華親子館的戶外區 那裏也有一堆車
警車 消防車 三輪車 而且地上還畫了路線 那個地方真的讓大鳥哥瘋狂了
就算要排隊 他也願意在那裏排阿排 而且依定會遵照路線開車 肯不肯下車當然又是另一回事
這很正常吧!
隔了幾周 帶他去了新竹森林鳥花園 那裏也好好玩 也有一區有幾台小車
沒想到 才看他玩沒多久 就說要到另外的區去玩 我是真的很意外
雖然相較於車子其他設施是對他來說比較新穎的 但這樣沒反應還真奇怪
回家想了想 這種差別就是那成長的痕跡吧 他不是不愛玩車了
但四歲的他需要的是更有複雜性的遊戲 所以比起端端正正的溜滑梯
他總是想要有歪七扭八的姿勢 或是更期待旁邊的同伴
再回到開車車 親子館那樣有分類化的 複雜化的 系統化的 開法
讓他更新鮮更入迷 那不是少了自由自在 反而是讓這個貓狗嫌的小屁孩
更有機會去[思考]他要怎麼在這個區域裡做怪 

是吧! 比起無拘無束的生活 能夠在大人眼皮底下做怪好像更能吸引他們
就這樣 這一點一滴都是在提醒老北老母我們 想要隨便敷衍他們的時期又離得更遠了
孩子就是這樣變得更聰明更懂事

唉呀呀



5/5/15

[羊哥] 社會化SCENE12:孩子你被欺負了嗎?

2014 11月 鶯歌帝堡玩水去

我又要寫上羊哥一筆了 老實說 最近看著大鳥哥跟羊哥 個性越差越多
某些小小時刻真得會很羨慕羊哥的個性 這大概就是父母的通病吧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完美的父母也不會有完美的孩子
但還是會有羨慕其他孩子的特質的時候
回憶起三年前 omg真的是三年前 羊哥和大鳥哥剛剛認識應該是八個月跟六個多月
有一陣子羊哥四肢發達很多 動作也快 兩個小baby碰在一起
多半都是大鳥哥區居下風 就這樣 好長一段時間
大家都是覺得羊哥比較活潑 然後大鳥哥比較溫馴
真的一點點也想不到現在的大鳥哥根本就是個恐怖份子 手來腳去的
害我一邊忙著替他擦屁股一邊又常常想要安慰自己給他多一點舒展空間

那讓我每每羨慕不已的羊哥呢?~ 時光匆匆現在可是個穩重溫和的大哥哥
A.K.A有時候被欺負也不知道怎麼回應的大哥哥
讓我來談談這個事件
在游泳班上自有一群朋友的羊哥 某天 被其他家長目擊被年紀比他稍小的同伴打了
沒記錯的話 大概是打了頭 據說當下羊哥是愣在當場
這個事件發生同時期 羊媽也曾講過發現羊哥在捷運上被陌生的小朋友討座位 他也愣在原地
於是乎 羊媽問了兒子 剛剛某某是不是打了你呢? 羊哥說 沒有
等到要離開游泳班上了自家的車子 羊媽又問一次 答案變成了有
為什麼答案會變? 單純一點的答案 當然就是 羊哥後來才想起來
但這個答案不是本部落格願意接受的
被打到連旁人都注意到了 不會是多小力的 那為什麼第一次要說沒有?
我的不負責外加你還真好意思大談闊論觀點如ˊ下:

因為羊哥不覺得自己被欺負

對他而言 可能這個朋友跟他玩的方式 他的確不欣賞可是在他的腦裡 沒到被欺負
更應該說他很知道 如果他想要跟這一個朋友玩 他就得跟隨這個規則
我的另一個重點是第二次答案會變為什麼? 因為他覺得媽媽認為那個小孩這樣是錯的
所以他想回答她媽媽滿意的答案 就是對!打人是錯的 剛剛那個某某打人了!
外加他在媽媽的提醒下也才察覺 喔!我是被打了喔!我是被欺負了喔~!
也就是在他媽媽沒有這麼做之前 羊哥是跟不同孩子用不同方法相處

寫完 好像我在偏坦打人得行為一樣 好像想跟會打人的小朋友相處
就只能委屈求全 而且偏偏我家大鳥哥現在就也是偶爾會亂攻擊羊哥
但也就是因為她們是朋友 我目睹過 我才想 羊哥就是這麼寬容的孩子
他當然討厭大鳥哥那個愚蠢的打架遊戲 但朋友想這樣玩 那他也不得不的配合
也許幾次後他發現他也喜歡 更有可能 他還是不喜歡這個遊戲
但實際上你根本沒辦法控制世界上所有會攻擊人的份子 那個打人得小孩 只能留給他爸媽去教
我想說的是 如果世界上一定會存在這些較有攻擊性的人
那我不認為從小讓孩子知道自己在這種場合裡就是受害者 有比較好
與其把它塑造成 對與錯 好與壞 加害與受害
完全是受害者的這種心理也不會比較正常 或者說 也不會比較適應社會
其實這樣教比較簡單的 黑白對錯本來就很明確
但就是因為社會不是這樣才會有這一系列社會化的文咩 

唉  真難 真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