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9

寒假玩--陽明山上撒野去

放寒假要做什麼?玩!!!!!!!!! 天天玩,天天操。別人手上拿手機,我們手上拿蘆葦。 別人教室裡蹲,我們往山上跑。 管他念哪間學校,只要是好咖,通通都約來。 文盲吃喝團衝啊!
順口溜結束後,媽媽已累。讓我來條列式的舉出本日驚奇事件。 事件ㄧ:擎天岡大草原這麼剛好不捧場,本日不開放。牛不            轉,咱們轉。改去冷水坑。 事件二:男孩們一馬當先,媽媽樂的鼓勵。結果就是看不到人             兩次。媽媽心慌慌兩次。其中第二輪從夢幻湖下冷水              坑泡腳池最驚嚇。男孩們沒走錯路,反倒跟著女孩            們的媽媽走錯路。還好孩子們憑著動物直覺走對路,             媽媽們強忍驚惶找到人。經驗值再度激升。 事件三:只要是好咖,處處都能玩。沒有牛,爬山也好玩。沒             有遊具,涼亭照樣玩。沒聽到一聲「好無聊」,媽媽             覺得好開心。 事件四:開車開錯路不打緊,東西忘了拿慘兮兮。果媽忘了拿             餐袋,羊媽感人幫拿回。真愛啊

[老母碎碎念] 喝奶總比惹事好!

事件一
孩子上課講話開玩笑過了頭停不下來,老師無法有效制止,祭出懲罰。要孩子上台跟全班道歉,因為自己練肖維佔到大家的時間,要道歉完,全班才能一起下課。多麽大的壓力啊?多麽大的懲罰啊?這不是公審是什麼?於是乎,孩子害怕了,焦慮了,畏縮了,沈默了。意外地,台下的孩子們鼓譟了起來。這反應真讓我意外,真的!我以為孩子們會一起感到畏懼,緊張,害怕。沒想到是用看好戲的心情,有如丟木樁上的罪人石頭一般的躍躍欲試。多麽慘忍,多麽殘酷。老師呢?竟是跟著台下孩子們一起逼迫台上的孩子趕快道歉,趕快了事?!對!『趕快了事』....這就是老師的教育之道。
題外話:回家跟孩子談起這一例,喔!我那優秀的孩子,也有呢.....還兩回。

事件二
教室裡,A女孩走向B女孩,要求看B鉛筆盒的內容物。打開後,撥弄了一下,隨即轉身告狀去了。「我的筆不見了。B拿了我的筆」好像在官衙前擊鼓喊冤一戲,一齣大戲開鑼了。老師叫來了B,B的陳述大致上是說「我上某某課時看到某某同學有拿這隻筆,有一天我在地上看到這隻筆,我撿起來拿去問某某同學。他說是他的,但是可以給我。我就留下來了。『這枝筆不是A的!!!』」遺憾的是,因為前一天才發生了另一個關乎誠實與說謊的問題,老師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這次B的說詞,不予採納。旋即傳喚了B的母親到校一起驗證(拷問)。三個臭皮匠沒有勝過一個諸葛亮,B的說法一改再改,一變再變。老師不耐煩了,母親無奈了。
疑問:到底是承認孩子會說謊比較傷心還是面對自己教出會說
         謊的孩子比較挫敗。
疑問:為什麼要孩子的母親選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