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5

[大鳥哥] 幼稚園能做的事-- 長幼有序

2015 nov kyoto osaka maple trip--kyoto hotel 
常常遇到路人對屁孩有意見,諸如吃手指,吃奶嘴,頭髮短,穿不夠多,穿太多,坐姿不好等等。雖然做媽媽做了快五年,還是很容易被刺激到。當然偶爾也會聽到很中聽,讓人覺得很有道理的。有時也會被誇獎。喔!前幾天去餐廳吃飯,就被店裡的老闆認真誇獎了說是孩子「教的很好」。真是讓人心曠神怡。說來說去大鳥哥這個孩子, 其實妹妹也是,我甚至覺得是不是小屁孩都是,大體上來說沒什麼問題。暴力程度一般,吵鬧程度一般,歡的程度一般,乖巧程度一般,神經病程度也一般。唯有一點我覺得實在很難指導,就是「沒大沒小」。這四個字是負面了一點,嚴格來說他就分不清。別跟我說什麼要讓孩子在任何時候都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意見,不畏強權這種屁話了。上了學校,你不把老師當老師,我看你日子怎麼過?至於我家的屁孩,那種分不清「長幼有序」是很微妙的。舉例來說,他會指著阿公說「來!我教你!你來這邊這站然後這樣那樣」....自己阿公也就罷了,如果是路人剛拗要跟他聊天,他也是一樣的口氣。
聽起來很天真嘛?少來了!那只出現在兩歲以前的小孩身上。當你的小孩已經四五歲,這些語氣跟句型,都會讓對方出現微妙的反應。做媽媽的一眼就知道,對方應該是認為不大有禮貌了。不到「錯」的程度,但就是少了點「家教」。 然後,某一次在公園遇到的路人阿姨就說,的確因為孩子都是在家裡跟家人一起生活,大家都會忍讓他配合他。就會分不清大人跟小孩的差別。也分不清親疏的差別。也就是說對他而言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美好,所以沒有防備之心。 我在想是不是去了幼稚園,上了學。他就知道了?





[大鳥兄妹] 玩不起來的著色遊戲

2015 nov kyoto osaka maple trip

每個小孩喜歡的東西,玩法,遊戲都不一樣是理所當然。 記得在我家超級不受歡迎,甚至是只會製造髒亂的圓圓貼,(就是用很多不同顏色的圓形貼紙,貼滿指定的框框的遊戲本)在楊家卻是可以讓孩子們安靜上好長一段時間。我自己也覺得很有趣的呀!貼紙誒! 而我家的練習本裡,最不受歡迎的肯定就是著色遊戲。或是任何需要著色的小單元。 比方說,左邊的圖有三隻動物,就要在旁邊三個圈圈塗滿顏色。 這種題型只要出現個一兩次,屁孩馬上就會說他累了不想做。 我這個做老母的因為腦波也很弱,每次都難以決定到底是要乾脆地跳過, 還是得要鼓勵他慢慢塗整齊,因為這樣可以培養耐心?!(因為那正是老母我完全沒有的東西?) 有時候為了證明有做到,我還會更改遊戲規則,乾脆讓他在圓圈裡打勾來代替。輕鬆愉快多了。有時候我還會去翻找最粗的畫筆,想說這樣可以比較快塗滿。 奇怪哩,著色遊戲不好玩嗎? 

[老母] 初老症狀之愛挑惕服務品質的歐巴喪

2015 nov kyoto osaka maple trip--gramdma`s here!

寫這種文章,然後放啊嘜在上面好過分喔!不過我是替他開心啦,今年的阿瑪很有旅遊運。 才跟朋友去了一趟克羅埃西亞,又跟我們一家還有兒子一起來賞楓。算是很幸福誒!啊嗎! 呦齁!你聽到了嗎!
這個初老症狀除了碎碎念以外,也變得很難取悅。(嘆) 舉例來說好了,之前好欣賞的一間隱身在東區的義大利麵店,前陣子搬到公館了。 東西沒太大的差別,價錢也沒變太多。問題是空間變大了,一層樓變成兩層樓,位置也多很多。點餐時拿到的收據上面有號碼,沒想到送餐時,居然是站在樓梯口,先大聲的喊81號!82 好!等等的。等到客人舉手確定在哪一桌,再送過去。我覺得很不討喜呢。我又不是去買一杯幾十元的飲料,好歹也是服了個幾百元,坐在桌上吃的。更別說自助餐具台,什麼都沒有。冷氣都忘記開。很有一種只顧著搶錢收錢的FU。 看我越吃就越不爽,忍不住東瞧西橋挑起毛病來。
反過來說,只要服務的好,我就很容易上當。 初老了咩,覺得自己年紀大了,要是遇到年輕人服務的很好,就忍不住倚老賣老起來,讚賞起對方。嘴巴還會說哎呀!真難得!這年紀可以這麼會拿捏分寸服務誒!之類的屁話。所以去到日本就對於服飾店的店員感到相當滿意。不是我再說的,嘴巴沒停過誒。只要看到客人試穿,一定會用很誇張的但又溫柔的語氣說!啊這件真好看誒!之類的 讓人有種不買不可的FU。至於充滿了對岸人士的藥妝店,跟裡面的服務生就讓人有點害怕了。
啊 老了!

[大鳥家出遊]京都賞楓去之奇妙的路人

2015 nov kyoto osaka maple trip  清水寺

去日本賞楓一定要去的點當然就是清水寺,麻煩的是要到清水寺之前有個長長的上坡。
就是這個上坡,在這趟日本行狠狠地弄了我們兩次。 第一次去是賞夜楓,從擠滿人得公車下來的兩個屁孩,壓根就不想要再去人擠人。就這樣在黑暗中拖阿拉的,又哄又騙。糖果餅乾都吃了,連看完後可以去玩打鼓電玩都說出口,才好近了寺廟。
過了兩天,變成租了腳踏車要去看。偏偏這上坡腳踏車一樣上不去,而且整條路塞滿了遊客跟遊覽車。只能下來用推的,老母我怎麼可能一路這樣推妹妹上去。當然是半哄半騙要塌下來跟我一起慢慢走。這下可好,老北覺得他有體力推哥哥,妹妹卻得下來走。而且又已經到旅程的後半段,屁孩根本很清楚走完上坡,還是得要進去不討喜的寺廟裡繼續走。
總之就是很累人。
然後
然後
然後
就遇到拍攝上面這系列照片的好心日本阿伯。真是.....太....好....心...了 (抖)
簡單的說就是他看到妹妹在鬧,我們又是一家人,很好心的主動拍了大鳥爸的肩膀表示要幫我們一家拍合照。殊不知已經在鬧脾氣的妹妹,根本就不想要拍照,也不想要被抱起來。
整個就大生氣,問題是這好心阿伯還在拍,繼續拍,認真拍。
我們的眼睛看著阿伯,也看著旁邊滿滿的圍觀人群,真的是笑到臉都綠了。
慘綠啊!

評:到處都有好心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路人。

[大鳥家出遊]京都賞楓去之快速通關真好

2015 nov kyoto osaka maple trip 妹妹怪拍

我真的沒想到會讓我遇上快速通關。 喔!希望這裡沒有正義魔人跟道德魔人。 不知怎麼的旅行次數也不算少了,我的旅程常常在回國時在機場匆匆忙忙的。 這一次是十一點半的飛機,爸爸說八點半從飯店出發應該OK,沒想到到了機場還沒CHECKIN機票就先看到要安檢的人已經排到滿出來。當下我還想著哎呀我不能逛免稅店了,沒想到機票也弄了老久。久到兩隻沒睡飽的屁孩當場吵架還動手,讓老北老母完全失控在機場大廳就教訓起來。結束鬧劇之後,正垂頭喪氣,又萬分擔心的要開始排那安檢長龍之際,日本的機場人員幫我們開了一條路說要讓我們快速通關。當下我只覺得還好沒把推車托運,還好還有推車,不然哪有這麼好的事。如果真要排那一條人龍,遲到是必然。到時候就會看到航空公司的人拿拼音紙卡出來找我們了。
很慘。
不只是沒逛到免稅店,小孩也被拖著走。真正是從頭拖到尾,一直到上了飛機才稍稍可以放鬆一點。才放鬆起來,想起是要回台灣過生活了,又整個沮喪。 阿出國玩真好啊! 
順便回憶一下這種在機場的回國驚魂記,我跟大鳥爸在婚前也發生過一次,而且也是在日本。沒有小孩的我們可沒這麼好運可以快速通關。 然後然後然然厚,還有一次。是我跟阿嬤去法國玩,回程也是在機場因為退稅,跟一堆狗屁拉扎的問題氣得要命。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虎頭蛇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