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7

「大鳥哥上學去」第三週之媽媽與珍奶的反省大會

2017 september 盪吧!

明明是後記但我一定要寫在這裡:
幹!!!!!!!!!!!!是老師忘記叫小孩帶作業回來,
家長日變成爸爸媽媽找作業本日!!!!!!!!!!!!

禮拜四事件:
正確名稱總讓人無法連結的某本注音本裡有這麼一個大題是用兩句話來練習某個注音符號的讀音,然後老師通常都會請同學唸給家長聽。唸不是大問題。偏偏媽媽我覺得只念完很不足啊,當然是要問一下有沒有了解內容。就是這個點!就是這個光!就是這面牆!就是這位神經病!誰管鷺鷥鳥兒的「怪癖」是什麼啦?光是唸對,念好,念順,就已經達成任務。媽媽自以為的把難度拉高,然後又缺乏教學技巧。跳針式的問「這兩句話是什麼意思?」啊!就!我唸出來的意思啊。也....是啦....。爆炸之後,趕小孩去睡午覺,覺得自己真的好沒道理。就在小孩睡午覺起來時,很認真地用了教養專家們常常推薦的「不要怕跟孩子承認自己的錯誤法」,去抱著哥哥跟他說,媽媽不應該這麼大聲激動,媽媽答應以後好好的跟你一起做功課。(你的作業沒寫完是你他馬的事,關我屁事屁事屁事屁事屁事屁事屁事) 背對著我被我抱著的他,笑了。原來他很期待這個啊!然後晚上他爸回來,他馬上報告這件事。

禮拜五事件之一:
一言以敝之,「沒帶作業就該死。」媽媽已爆炸已爆炸!爆炸星球起來咧!爆炸ㄌㄧㄚ!爆炸ㄌㄧㄚ!

星期五事件之二:
午睡起來照表操課今天是「久違了」的足球課,看看時間快到了,趕快要他去換球衣好下樓。結果哥哥頓了一下,說:「我不想踢球。」爆炸!爆炸!爆炸!爆炸!爆炸!爆炸!爆炸!爆炸!爆炸!(我可沒有按複製貼上喔)結果20分鐘內媽媽自己一個人簡直就是演獨角戲一般的,從「瞬間爆炸」到「好言相勸」到「雙方協商」到「探討真相」到「威脅恐嚇」到「亂翻舊帳」到「加油添醋」到「唱衰未來」到「自我放棄」。落落長又千回百轉,如果我是孩子應該也無法適從。只能祈禱具我有基因的他,可以比其他人容易理解媽媽混亂中的唯一真意。(有嗎?)重點是當我又跳針式的問他「為什麼你不要下去上足球課?」其中理由之一居然是「因為你昨天說要對我好」。好你媽個頭!!!!!!!!!!!!!!!!
我養老鼠咬布袋啊!!!!
哀。
值得提出的是:帶小孩有好多難事,其中數一數二的絕對是「如何幫助小孩『堅持』」。如何把他們那隨興所至的興趣和慾望,維持下來,堅持下來。又不使家長自己覺得在「強迫小孩」。又能夠(照某團體的看法)「尊重孩子的自主權」。
簡單說…

[大鳥哥上學去] 第三週:讓他錯!讓他紅!

2017 september 抓住夏天尾巴的洛德城堡的絕情父子
大家來找碴之小一新生寫作業

第三週起步走,媽媽照舊無腦整天喝珍奶。難得有動力,我來條列一下:
1. 好兇好兇的體育老師:哥哥會說出好兇好兇的一詞,讓我深感意外。我想在他的世界裡到目前為止應該是沒有比我更瘋狂,更失控的人物才對。(我知道我應該感到羞恥,然後我  真得有)但應該讓他會很開心的體育課,他的第一個評語居然是這句話。如果要以相信孩子為前提,那這體育課真是讓人毫無期待啊。 

2. 從第二週開始作業明顯變多,但主要還是國文跟數學。尤其是國文。老師也開始注意字體,筆畫等等。我是認同啦!字寫得醜的苦我小時候也一直受。那句「長得好好的,字怎麼這麼醜」每換一個老師,我就得聽一次。但是對於從「不能握筆,不能識字」的公幼升上來的孩子,僅僅過了一個暑假,就要他們快速把字寫得好。不然就紅筆塗得滿滿的,這樣好嗎?

3. 開始有作業後,從生小孩開始看到的種種教養資訊又會一點一點的回憶起來。那天本意是為了要批評上面最後一張圖裡的作業不合邏輯,卻被同學媽媽發現哥哥有寫錯的地方。好心的問我有沒有要他改過來。我當然是沒發現,再更老實說,她一提我才想起,對啊『應該不要幫他改正,而讓他面對自己的錯誤啊!』但另一面,又忍不住想起自己應該是害怕「要是一開始就滿江紅,孩子失了信心呢?」這時候X本的人應該就會跳出來說,不要害怕「犯錯!」是!說得很好!亡羊補牢,媽媽才該學習「不要怕孩子作業寫的差,而(自己)感到丟臉」。

4. 禮拜一球類運動,禮拜二全天,禮拜三游泳,禮拜四空擋,禮拜五足球。什麼鬼啊?

[大鳥哥上學去] 第二週開始!

2017 september home 圖文不符的一篇 之哥哥哈丘
別說孩子,我自己才是真的處於「新新生媽媽」的狀態。所以最近都超煩躁的。(當然也可以推給大姨媽要來了,颱風要來了,股市大黑了,隔壁考上台大了等等)但還是來點小記錄。

1.大鳥哥上學狀況還是很不錯。雖然不是跟著他坐在課堂裡觀察,但從每天作業都跟聯絡簿符合這一點,代表他沒散仙。這樣就很好了。可是大班一年由紅轉黑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所以媽媽我還是很緊張。真是庸人自擾。

2. 「你不要...」連發:因為庸人自擾,老師還沒交代前,媽媽就自己不可自拔的給了一堆限制。你教室在三樓,你不要在樓梯玩,不要在陽台玩,不要跑到外操場,我怕你來不及回教室會摔倒。你不要撐著手肘上課。你不要跑去跟以前的同學玩,要跟新同學玩。啪拉啪拉啪啪啪拉啦啦啦。煩,死,了。是!我知道。而且我也覺得。

3. 因為連自己都覺得煩,拿出老梗用購物來紓壓。又想要合理化自己的消費,就買了新的髮圈。為了要執行「五條髮圈教養法」。每天早上孩子起床後,立刻拿起五條髮圈戴在右手上,只要失控怒哄小孩,就移一條到左手上。反之,如果能好好溝通,就可以移回一條。
心得:首先五條髮圈戴上去,已經感覺手不能呼吸。(我知道我知道手不是用來呼吸的,就好比兩邊耳朵都被塞住其實也還是可以呼吸一樣啦。我又多說出一點什麼嗎?哀)且整天都要洗東西的媽媽,這五條髮圈好快就臭了喔,然後就有藉口不帶誒。最後,「自覺式」根本不適合我咩。宣告失敗。

4. 最近的行程是這樣的,中午接小孩,寫功課,吃中飯,最慢兩點睡午覺,睡醒下公園池塘玩,六點回家洗澡,六點半吃晚餐,九點關燈。其實很滿誒。寫功課上,(撇開我那過度的焦慮跟急躁跟只會要求孩子完美)默默地居然都能在兩點前完成。這一點我又想給大鳥哥加一分!好樣的!

5. 睡醒後的公園時光現在我們都在乾枯的池塘區玩,孩子不少呢。而且隱隱約約的,我總覺得會帶去那裡玩的小孩都是比較「野」的。一來,那裡本來根本不能玩咩,會帶去的家長就都是「微白目份子」。二來,實際上也真的都有很多大石頭,爬上爬下,推來擠去,不免心驚啊。但就因為是膽子都比較大的家長,孩子們玩起來。有衝突的時候,也有奇妙的默契。(還是我話又說的太早?甜蜜期還沒過?)總之,特別野的孩子,有時候特別會衝突,但也特別快忘了衝突。因為不「忘記」,就沒有「玩伴」了。要趕快「算了啦!」今天更是可愛的不得了,三番兩次球被踢到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