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7

[大鳥哥上學去] 詠春都不詠春了

2017 summer Tokyo Disney Sea Land

暑假剛到一半,讓我來瞎扯蛋二三事。主要是有關於哥哥的才藝課們。四天的足球營,每週兩次的游泳課,有一搭沒一搭的週五足球課,慘兮兮的四缺二詠春課。
這詠春課,老母我根本就瞎了狗眼沒有認真看簡章。以為是俗又大碗的兩個月八堂課,結果根本就只有一個月四堂課。這個誤解下,足球營結束那天就缺了一堂,去日本又缺了一堂。結果一堂課一個半小時變成近乎五百塊,有夠土豪。出國前的那一堂是個代課老師來著,出國後要上課的那一堂,又頭昏腦脹,早上跑去游泳。下午媽媽又心癢癢想說不然乾脆不要上,順口問了小孩上堂課上得如何。他居然說:「希望今天不要在玩木頭人了,因為最輸的人都要被用扇子打腳底板七下。」
這三小?這三小?這三小?這三小?
每個老師風格不同,代課老師難免小摸魚這個也是常見。但武術課你要玩遊戲還帶懲罰,而且教室裡學員年紀分布這麼廣。每次都是最小的受罰,這你不覺得有問題。你當什麼老師?
所以說一定要常常跟小孩暸解學校事務誒,什麼怪事情都可能發生。另一點就是便宜真的沒好貨,教育也是一分錢一分貨啊!

[妹妹] 四歲就是四歲啊!媽媽!

2017 summer Tokyo Disneyland  

我實在對妹妹太壞了!這就是我最近的心得。哀 哀 哀 
而且幾乎已經跟膝反射一樣的自然。哀 哀 哀 
當然不是到了虐待她的程度 (喔!如果請教養專家來分析,應該相去不遠。)
就是沒耐心。源自於忘記四歲小孩是怎樣的那種沒耐心。
本來我就是為了一己方便而會要求小孩獨立的超懶散媽媽。
自己擦屁股,自己洗澡,自己吹頭髮,自己吃飯,自己解決糾紛等等等等等,
說穿了都是因為媽媽懶得動。
因為懶得動,每件事情標準都降的很低。
泡泡有沒有沖乾淨,頭皮有沒有吹乾,衣服有沒有收好,通通都看心情來檢視。
只有一個小孩的時候,這種不合理標準反而比較說得通。
但我卻常常忽略多了一個妹妹這個事實。一歲半的差距,總是被我忘記。
哥哥能做的事情,妹妹也應該可以啊!
畢竟吞糖果一樣快,吃冰一樣快,喝汽水一樣快,吃餅乾一樣快。
那擦地,吹頭髮,穿衣服,脫衣服,洗身體,洗頭髮,吃飯保持整潔,保持專注,
應該也都要一樣。個鬼!!!!!!!!!!!!!!!!!
這個媽媽真的有夠糟糕。哀 哀 哀
能夠想得起來的是,結果妹妹騎腳踏車跟戒尿布都比哥哥快了一些些。雖然都只有一兩個月的差距,但我不認為那跟女孩男孩有差。主因還是在於,媽媽我真的都會忘記妹妹還有多小。
路人們開口閉口他們一樣高一樣大,我居然也跟著這樣想這樣帶。
豬腦!豬腦!豬腦! 
就讓美少女戰士代替月亮來懲罰我吧。
妹妹!我答應你我努力為你做個Yes mom!


[大鳥家出遊]迪士尼之火

2017. 7. 19 tokyo disney land

這迪士尼啊?帶小孩去的話怎麼可能是散播歡樂的夢想國度呢?
這迪士尼啊?帶老公/男朋友去的話怎麼可能是散播快樂的世界呢?
帶小孩的話,三不五時看到玩具就發顛,看到排隊就腿軟。
帶男伴的話,拍照永遠拍不好,買餐點永遠買不好,連佔位子也做不到。

上頭這幾張照片,是我們第二天迪士尼之旅的開端。
爸爸衝去拿快速通關券,我們就在園裡亂晃好像是想要預訂有餐廳秀的餐廳。
結果看到這台車,妹妹就說要拍照,哥哥就一定要唱反調的說他不拍。
誰管你啊?要拍不拍都好!
正當妹妹上了車要拍時,媽媽就四面楚歌了。
一邊是哥哥又突然說要一起拍,還不知死活的想要搶方向盤。
另一邊是一打二的媽媽,問我要不要輪流幫忙拍照。
就這樣我匆匆地答應了,這是好事咩!我們三個可以一起入鏡啊。
上了車,不得了這小泥子已經翻臉了。
「我就是要你幫我拍!我不要她幫我們拍!我要你下去幫我拍!!!!!!!」
發現叫不動我,居然頭腦異常清楚的打我的背。
妙哉誒! 他還知道前面在拍照,只能打背喔! 
你他馬的最好我會忍下來!!!!!!!!!!!!!!吃大便啦你!!!!!!!
沒錯!我當時就是這麼氣。
這照當然是拍得很難堪,趕快下車。要跟人家換手拍照,這小泥子還沒完。
開始猛拉我的背包要把我拉離開當場。這又是演哪齣????
最誇張的是還大喊「自己的小孩都不顧還幫別人拍什麼照!」
我難堪的只能趕快把手機交給另一對也要來拍照的學生妹,請他幫對方拍。

然後呢?應該要說好戲開始吧。
真的是氣到怒火攻心,怎麼樣都沒辦法形容。
一巴掌就想要甩下去,而且還覺得一巴掌也不夠的地步。到底什麼叫做自己的小孩都不顧???????到底我是教出一個怎樣的小孩!!!!!!!
真的火。那一整天都火。
而且那句話,應該會一直都記著。




[大鳥哥上學去]餘味如此差的幼稚園

2017 tokyo trip 
隔了半個多月才好不容易UPDATE到的幼稚園最終八卦,威力十足,荒謬不已。
事件簡述:
在畢業典禮前一天,資深老師請了幾位比較常參與班級事務的媽媽去學校幫忙佈置會場,
幾個媽媽正在忙碌時,菜鳥師突然闖入,意外而惱怒激動的質問為什麼媽媽們會在那裡出現。媽媽:「因為老師請我們來幫忙佈置會場。」師:「對啊!你們就都是她那一邊的!都幫她!都站在她那一邊!」媽媽:「我們沒有站在哪一邊,我們是幫自己的小孩。」師:「不!你們就是她那一邊的!你們都幫著她!!!!!」畢典當天菜鳥師也整場臭臉。
畢典後孩子可以選擇性地上到月底,其中一位在場的啊罵的孫子,據說整天都是被菜鳥師痛罵。成為第N個在放學時被當眾羞辱的孩子跟家長。於是乎決定提早放假,然後又再次為了請假單到底要找誰拿這件事情弄的複雜不已。阿嗎在對資深師抱怨時,資深師一副逮到機會似的不停建議家長投訴菜鳥師。
好爛喔!真的好爛!又好無聊。歹戲拖棚啊。

說起來兩位老師我覺得資深的果然是比較厲害的。再怎麼說,這就是一份「工作」,教師因為無法調適心情,時間,精力,而發洩在孩子和家長身上。當眾羞辱家長跟孩子,還覺得自己在「為對方好」。這不只是錯誤認知,而且是危險的。總有一天會被家長投訴。相較起來資深師就厲害多了,說白了帶你們一年,你們就滾了。我好意跟家長提點提點,你們聽不懂,那就算了。
總之,爸爸完全猜錯了。爸爸還說菜鳥師等到表演完,就會恢復一開始開朗清新的模樣,還會反省自己怎麼失去了初衷。
屁啦!

[大鳥哥上學去] 還是懶散度日好的暑假

2017. 7.23 東京之旅最後一天

今早上了游泳課,下午「不巧」的是詠春拳。我居然是用不巧來形容這件事情,就讓我自己確認我實在是個懶散的媽媽。
從日本回來以後,暑假算是過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總覺得應該讓孩子回南部一陣子。
私心是自己也想要藉機休息。這樣一來,手頭上這些課程就變得很棘手。心一橫,把還沒開始的籃球營退掉了,還好還能退回九成。退費時一看,才發現詠春其實這一週就是最後一堂課。更發現我根本算錯堂數,也就是說只有四堂課,居然就有兩堂沒去。土豪,潘仔來著。好蠢。就這樣,整個八月剩下三堂的游泳課,和週五可去可不去的足球課。
讓我們悠哉地度日吧!孩子們! 
之反省文是...這種在長假一個月前就要報名得活動根本就不適合頭腦簡單毫無計畫性的我。本來就隨心所欲的要命的人,還以為自己幫孩子安排了「充實」的暑假。其實早在出國前,我就自己一直在想我的童年暑假到底在幹嘛。結論就是看電視兩個月啊!我也是好端端的長大了,的確是因此沒有像很多同儕多才多藝,各種活動才藝都稍微接觸過。但還是那句話,我依舊是無比身心靈健康的長大了。所以我幹嘛又迷失了自己做不擅長的事情呢。
之比起我,家裡這兩個孩子搞不好更享受「自己的時間」。
而這個就是我在哥哥剛上大班時好在意的事情,我自己都忘了。能奢侈的浪費時間是多麼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