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9

[老母碎碎念] 做生意要多和氣?

6/15 2019 四號公園寫生比賽 

         不得不說,自從柯P當選市長之後,「奇怪的人」在某個程度上,變成一種溢美之詞。「奇怪的人」這四個字很有問題,但我也不知道怎麼講,怎麼定義。感覺像是「不完全等於」普羅大眾認知的「依照行業,身份,性別,種族等等背景知識」下的個性,就是有點「奇怪的人」?這當然是一種偏見,一種刻板印象。比方說,原住民的應該要很擅長體育以及音樂。比方說,黑人要體能超強,比方說,德國人很死板。比方說,理工男都是宅男很容易被騙(啊!我說出來了!)比方說,老師們都是過度有禮貌的奧客。(啊!我又說出來了)當然也還有,醫生就應該怎樣,律師就應該怎樣,開店做生意就應該怎樣。
        對!開店做生意應該怎樣?就是本文的主題。常去的菜市場裡,我幾乎都固定跟某個菜攤買菜。久了,臉也就都認得了。我自己私心覺得就算沒有比較便宜,大概也沒有算我貴。這菜攤的「老闆們」很奇妙。平常主要一個60歲以上的阿姨跟兩個30歲左右的男生一起做生意。阿姨幾乎都在,兩個男生應該是兄弟,會交替出現。一開始大部分人都會以為這是母子,後來旁敲側擊才知道阿姨還真的就是親戚而已。再繼續買,就會發現他們每個人都很「奇怪」。先回到刻板印象,做生意的人大體上都應該嘴巴甜一點,和氣生財一點。
吧?啊?是嗎?不是嗎?好吧!我承認明年就是2020年了,可能只有我還有這麼強烈的刻板印象。總之啊,菜攤裡的哥哥絕對是個奇怪的人。明明是個賣菜郎卻總是喜歡拉低賽,而且對想要殺價的阿桑們,往往會回答一些幾近無理的反諷。諸如「那麼便宜喔!那你拿來賣我啊!我都跟你買喔!」或是「買啦買啦!這麼便宜不買,世界末日搞不好要到了,你會餓死喔!」每次聽到我都會想說現在到底是在說三小。然後就會看到一起賣菜的阿姨偷喵他,偷瞪他。很有趣。
       但是!再久了,就會發現這個阿姨也是個「奇怪的人」。仔細想想,菜攤哥哥如果是個過度興奮的人,菜攤阿姨也太「冷淡」了吧。比起一班的賣菜阿桑,這個阿姨總是面無表情,算錢很快,可是生意一好,也總是用那張沒有表情的臉要客人等。有時候總不免有種,你買這麼少,你就等一下會怎樣嗎?的感覺。一個過度興奮地賣菜郎,再加上一個異常冷淡的賣菜嬸,卻成就了一間生意好到不行的菜攤。再次證明,與其要附和大眾,還是把東西挑好認真做事,可能自己比較不累吧!

[老母碎碎念] 那些媽媽教我的事--我才沒再傻咧!

夫妻吵架是必然,而且無論雙方多有修養大體上來說,三個月吵一次免不了。期間如果沒有吵,也只是在忍耐又忍耐,勉強維持家庭和樂,對雙方而言都一樣。不過本部落格本來就是以辱罵男性為宗旨,所以堅信忍耐的只有太太。朋友跟先生吵架了,吵得也沒什麼新意,夫妻分工不均罷了。這種問題每對夫妻都存在,不管是雙薪還是單薪。不管是男生賺得多,還是女生賺得多。不管有沒有生小孩,都是永遠不公平。某個程度上,問題應該是出在DNA上面吧!而且現在講究平權我不能說因為女生比較有母性,應該說母性基因在誰身上,誰就倒霉。
      說回分工不均,理由很多。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其實也跟大多數已母親為主要照顧者的家庭身上類似,也就是「我不是愛作,我是順手」。就是「順手」這兩個字害死了人,而且可能是真的「害死人」。「順手」的定義是什麼?『順便用手做一下』?「順路親手做一下?」無論怎麼解釋這個詞都很容易帶有一種「不費力」以及「簡單」的意思。生活中「不費力又簡單的」事情,我真的想不出幾樣。特別是有小孩,有工作的人的日常生活。就算撇開這個條件好了,電玩咖也總得動動手指頭,或是轉轉頭才能操作電玩吧?!為什麼在路上「撿垃圾」也是日行一善,就是因為他馬的有時候連彎腰都累啊!!
      先建立好這個「生活裡根本沒有順手的事情」的基石,「是誰說某某事情很順手的」就成了下個關鍵。是同住在一起的家人(喔!對!長輩....那些苦過來的,忘記自己當時是大家庭有一萬個幫手的長輩),是路人(喔!對!公園裡那些已經媳婦熬成婆,現在在整媳婦的阿喪們?),是先生,還是....(最糟的是)媽媽自己?????沒錯,我覺得媽媽自己覺得順手最糟糕。
     當媽媽覺得自己來做一切事情,照自已的步調,照自己的時間安排,最順手,那種狀態簡直就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只自我虐待不說,還想方設法幫其他人脫罪。沒有啦!阿就爸爸比較不順路啊,阿就爸爸下班比較晚啊,阿就爸爸上班比較早啊,阿就爸爸比較不在意這個啊,阿就爸爸比較粗手粗腳啊,阿就爸爸乾脆去死一死啊!!!!!!!!!
阿你爸個頭!!!!!!!!!誰叫你替他拖罪的!!!有誰規定一定要「順手」的人才能做事嗎!!!!!!!!!不就是因為「不順手」而做,才更讓人感動嗎!!!!!!!!!
(我說過了,本部落格是以罵爸爸為宗旨。)
     如果說成長過程中,我在我媽的服飾店裡跟著那些三姑六婆學什麼,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