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8

[大鳥哥上學去] 懲罰,孰輕孰重?

事件
兒子的朋友(喔!不同班的叫朋友對吧?)本就是個好動的孩子,進出保健室頻繁得很。
運氣很好的一點是導師意外包容這樣的孩子,很少在聯絡簿上針對此事多著墨。這一天難得的用「藍筆」寫了:「XX爸媽,今天XX在學校遊戲時莫名其妙地打了OO一巴掌。打的同學的臉又紅又腫,請家長多家督促......」 (大概是這樣)朋友媽媽很夠義氣的,把這文轉給我這個一直因為老師的「關切」和兒子的「調皮」苦惱不已的媽媽。看到這一篇,真的讓我覺得我不寂寞啊!!!!不是只有我兒子是這樣的啊!!!!!!之感。

事情是這樣的,但對我而言第一秒我想到的是「如果是我,要怎麼『懲罰』?」這應該就是我失敗的點吧!因為想到這樣,就越想越氣。因為無力,說到底事情都發生了,能怎麼懲罰呢?讓我先等等當事人的處置。這位媽媽一向都是包容力無上限,所以問了細節後,準備交給爸爸晚上回來處理。至於爸爸呢?一樣先問了事發經過,一樣問了被打的同學是哪一位,然後要弟弟來給哥哥當示範(這三小啦?)
最後結論是「老師寫這樣不是已經解決了嗎?而且在學校發生就是老師的事啊」
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
好像真的是這樣啊!!!!!!!!說穿了回來再懲罰,唯一積極正面就是「增強記憶」。這不應該是建立在「更嚴厲」的懲罰上。再嚴厲,也已經失去了即時性。

但,說真的,我還是無法接受沒有懲罰
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除了曉以大義,還能怎樣。

[大鳥哥上學去] 用十個謊來圓一個謊

2018 autumn school outing 

前情提要:
      一年級的戶外教學兒子驚天動地的想出跟同學媽媽要錢去買扭蛋這種伎倆,回家還不講。最後是被朋友說出來才承認,去年媽媽心裡的震撼跟失望可想而知。

今年
第一波:
      頑劣到不行的兒子,因為自動鉛筆這件事從開學就不斷激怒媽媽。最後(無理頭的)媽媽使出(挖洞給自己跳的)殺手鐧--到戶外教學前被寫紅字,就不能去。嗯哼!第三天就寫了喔!

第二波:
     最終,媽媽毫無原則又心軟的讓他去了。跟爸爸討論後決定讓他帶五十元去。在飯桌上跟兒子提起這件事情時,媽媽當然想要順便帶入「存錢」的觀念,開始細數起存錢的好處。還跟他宣布,沒花完的錢他都可以存在自己的存錢筒裡,我不會它拿回來。我還在碎碎念,這孩子就一直想要插嘴。他想問的是:「那五十元,可以給我五個十元嗎?.....因為我去年買那個扭蛋就是需要用十元的.....」 喔!媽媽已感到心死。

第三波:
      快樂的戶外教學結束了,接兒子回家時,在機車上,兒子「主動」提起農場裡有舉辦「有獎徵答」,因為他都有答對,拿到「兩個小玩具」!嗯哼!嗯哼!我問他那有沒有花掉錢呢?「有!我買了一包餅乾!那包餅乾也是星星餅乾,我吃完了」(正巧我給他帶去的就是星星形狀的仙貝餅乾呢)嗯哼!嗯哼!媽媽心裡已經又涼了一半了。回到家,等電梯時,這屁孩還故作悠哉,要跟我玩遊戲。進門後我要他在我面前把背包裡清空,倒出來的可不是兩個玩具,是「三個」。轟!轟!轟!轟!轟!媽媽真的已經全面爆炸!「說謊!」又是說 謊!!!!!!!!!!!正色問他「你這些玩具哪裡來的?」+「我要拿棍子來了」+「棍子放在桌上了」才終於終於終於終於....他不敢回答是有獎徵答來的了。哀,哀,哀。想也知道,不就是拿五十元去買的咩?!騙成這樣,還不知道自己沙盤推演多久,越想真的心越寒.....

第四波:
     爸爸下班了,當然也問起這五十元的去處。當時,我到廚房去弄東西,耳朵張的可大!「我拿去買一包乾!!!!」「真的!!很大包!」轟!!!!!!!!!!!!!!!我真的不敢相信,他還要再騙一次!!!!!!!!!!  戳破他之後,當然就是爸爸落落長的曉以大義。

處置:
  這次媽媽覺得自己很直得被稱讚誒!套用一句朋友的話:「妳終於長大了!」逼到兒子承認自己說謊後,我很嚴厲但難得不是破口大罵(當然也是因為我喉嚨痛)的跟他解釋說謊真的很不聰…

[老母碎碎念] 全職媽媽積極正向文

「購物篇」
職業婦女購物:需要紓解工作壓力,且我自己賺自己花,爽!
全職媽媽購物:需要紓解工作壓力,且我老公賺我來花,爽! 
    事實:全職媽媽真的超爽,可以睡回籠覺,然後因為沒在工作,花錢都不會
             痛。超扯。
「穿著篇」
職業婦女:每天都要遇到同事,怎樣也不能穿得太差。治個裝合理的!
全職媽媽:不想要看起來太憔悴,買點衣服打扮一下,合理的!
    事實:全職媽媽不打扮,被嫌棄整天家居服,黃臉婆。真打扮起來,又被問去菜市場穿成這樣要幹嘛?
    「打混篇」
職業婦女:中午一定要一起跟同事吃個飯的啊!訂個外送,找間會議室聚一聚吃                 下聊個天,罵罵老闆。喔!等等再來訂個雞排奶茶,反正某某同事要請
              客!
全職媽媽:送完小孩上課到中午之間還有一點時間,來跟其他同學媽媽聚餐一下,
               打打屁,  再繼續應付屁孩!
       事實:全職媽媽真的超閒的,他們整天都可以聊廢話追劇睡回籠覺,而且也 
              不一定有把小孩顧好!
      當全職媽媽跟職業婦女做一樣的事,觀感卻會很不同。這種比較的事情當然可以站在高處兩袖清風的說:「都馬你們自己在補腦。」但難道你坐在辦公桌,看到上司遠遠走來你不會緊張補腦嗎?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模式,人生選擇,但就如同女性長年來被視為能力不足於男性一般來說,現在的我,也覺得全職媽媽也默默的被視為能力不足於職業婦女。更讓人淒涼的是這種新歧視更泛見於女性之中,互相看輕。
       讓我來撇開本性懶惰做什麼工作的以「爛」為優先的那些人,來為全職媽媽自抬身價一下。全職媽媽是怎麼樣的呢?應該是更會利用時間的!每一天所有時間會先被小孩的才藝班時程表給切割殆盡。以煮飯來說,因為知道時間零散,盤算好晚上的湯品,我甚至會在早上9-11點之間先把湯給煮好,畢竟一道湯品要好喝,「靜置」的時間無比重要。就是這個「靜置」,也許是其他媽媽(我好像不能只說職業婦女)想不到,也做不到的。理由很簡單--沒有足夠的時間。回到家,距離晚餐開飯時間就只有這一點點,煮好湯就不簡單,哪還能「靜置」。
      那這個差別是什麼?就是「心」。全職媽媽的心全都在家人身上,「把時間浪費在最美好的事情上」。我是這樣想著自己的。全職媽媽的奢侈在於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為了「家人」而努力而忍受。而不是名為…

[老母碎碎念] (其他)媽媽,老師與孩子們的戰鬥

「你們有病喔?」
一位念國中附幼大班的男孩在老師帶他們出去散步之際聽到樓上國中生們不懷好意的叫囂,忍無可忍,回了一句「你們有病喔!」卻因為這句話被老師曉以大義好久好久。卻因為這句話媽媽被老師曉義大義好久好久。說的是怕他長大以後的人身安全種種。好想問「到底是誰有病?」

「老師的建議」
小二的男孩近來上課秩序特別不好,特別愛玩,愛講話。下週就要校外教學了,偏偏在此時被老師逮到素行不良。要求男孩自己用紅筆在聯絡簿親師欄寫下「我上課講話,打鬧」等等。母親很生氣,修理了一番不說,消不了氣。在聯絡簿上寫著想要不讓孩子去校外教學來作為懲罰,還詢問老師意見。放學了,孩子掩不住嘴角笑意的說:「老師說:『不建議。』」這又是怎麼了?老師的意見很重要嗎?

「最後一名」
小五的男孩本來就無心於課業,過動症頭一直停不了。這次段考在無人問津之下考了最後一名,沒有一科及格。爸爸忙得很,忙得連家都回不了。媽媽忙得很,人在家裡卻在工作。媽媽去到學校就是感激老師,感恩老師。回到家裡就是連爸爸也怪下去,因為爸爸沒有幫忙照顧孩子。但這樣下去一樣沒有人幫的了這個男孩,他又怎麼脫離最後一名?他又怎麼知道她能有什麼選擇?

「跳入媽媽自己挖的洞」
兒子頑皮搗蛋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但十月份接連因為自動鉛筆跟上課講話屢屢寫紅字。大錯小錯接錯,外加壞習慣一個一個跑出來。氣的媽媽理智全失宣布到校外教學前要是再寫紅字就不用去了。哼!好笑!不出三天而已,紅字奉上。再過兩天,再來一篇。氣到腦漿都燒光又能怎樣。到了繳費單出現的那一天,知道兒子根本不敢拿出來,媽媽心軟了。無路用的媽媽連台階也不想要搬了,曉以大義廢話滿天後,還是用「因為我很愛你,我希望你開心」作為最大的利誘,送他去玩了。哀。

媽媽,老師與孩子們的戰爭一直一直都在發生...

[老母碎碎念] 最近我這樣ㄉㄧㄤ老公

夫妻相處總是自有情趣,選擇先避風頭再溝通絕對沒錯!---最好這麼簡單啦!
「英文好棒棒」
兒子學英文一事,我跟爸爸一直無法取的共識。爸爸認為自己小時候在芝麻街的回憶非常美好,堅持兒子要去補習班。我呢,自然是本著本科生的尊嚴,認為我來教就好。跟不上了,兒子討厭我了,我在送出去。就這樣從小一到了小二這一年,爸爸還是時不時語帶威脅的說小三一定要去上英文。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是當邊風,忍不住回嘴時,往往從討論變得針鋒相對。但,反正我不送去,我不接送,我看你能怎樣。除了補習班一事,我教兒子時,也覺得爸爸的存在很礙眼。某一天,我在反覆詢問兒子主詞與Be動詞的配對時,語氣一如往常的惡劣。忍受噪音許久之後,爸爸走出來用壓著怒氣的語氣說:「我覺得現在你不用教他這個。」我當然還是當他放屁。直到剛剛,對!就是剛剛!我的老天爺啊!終於給我逮到機會了!!!爸爸在聽兒子念英文小書時,發現最後一頁是wake up!於是開始教起兒子第三人稱動詞字尾要加S,而且還是沒頭沒尾沒系統的教法。第三人稱是什麼屁,那你要不要先解釋第一跟第二人稱?人稱又是什麼屁?總之!總之!總之!
你!還!不!是!在!教!嗎?!?!?!?!?!??!

「阿不就很愛乾淨」
是日,我在客廳地板上攤開了背面沾了土的野餐墊要把它重新折好。有土咩!想也知道,坐在旁邊納涼(對!只是納涼!)的那位先生肯定就看了刺眼。開口了:「妳這樣不是都會有土嗎?」對啊對啊對啊對啊!所以我掃地機器人跟吸塵器在旁邊預備啊!我會就這樣走掉嗎?!?!?!?!於是乎,我又在稍晚一點湊到他的身邊跟他:「喔!正好!你在漱口誒!你有沒有發現你去紅樹林住的那兩個月,馬桶跟洗臉台都漸漸地變黃?你不覺得我們家的都是白白的很神奇嗎?你真的以為只要你漱完口都有在潑一下水就會這麼白?只要尿尿不滴到馬桶外,馬桶就會一直這麼白嗎????你根本沒有那麼愛乾淨!少在那裡幾顆沙就這麼在意啦!!!!!!!」

結論:
爽!!!!!!!!!

[彤時期] 我六歲,我瘋狂!

這小妮子六歲了!而且生日這一週過得精彩萬分,先換了四個裝拍畢業照,還去騎士堡玩。再補上週末阿公要來玩。天天都很興奮。看得我也替他很高興。

祝你 生日快樂
祝你 永遠像你
祝你 天天開心
祝你 日日瘋狂
祝你 時時歡唱
祝你 分分畫畫
祝你 秒秒歡笑


[老母碎碎念] 你錯我錯他錯之自己的小孩自己顧好

事件之後,莫約是感受到恐懼,而故作認真狀的兒子。

週日早上來去員山公園嚐鮮,好玩是好玩,可惜的是敗興而歸。諾大的沙坑中有手動的怪手玩具,我家兄妹跟另外一個小朋友一起在玩。怪手不只可以用雙手操縱,底座還可以旋轉,只是孩子身高不高,所以哥哥就研發出他來幫忙旋轉這種遊樂模式。但我看了是覺得相當有隱憂啊,這三個孩子身高都不夠,腳也都搆不到地上,他們一個勁的瞎轉,坐在上面的看起來也沒多安全。重點來了!我就轉頭跟爸爸說:「你去叫他們不要在這樣轉了吧,感覺有點危險」重點又來了!沒動作啊!喔!你不講大概是你覺得OK那就這樣吧。
果不其然,媽媽的預感是很準的。哭聲大作,其中一個約兩歲多的男孩搖搖晃晃的走到怪手旁邊,被旋轉中的怪手手臂打到了。喔齁!(百日郎君裡男主角的常用感歎詞)我抬起頭來,第一想法剛好被旁邊看起的一位先生說出口:「喔!撞到了!等等一定會在那裡『母』不清」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
但是定睛一看,小男孩的媽媽衝出去抱回來安撫,但爸爸呢?十分鐘前,我是看他一直陪著小男孩的,而媽媽是跟友人坐在我前方聊天。這會兒倒是找不到爸爸,只有媽媽跟友人一家人一直在安撫孩子。是真的撞到了!哭成那樣錯不了。坐在怪手上的孩子跟我家哥哥都被各自的爸爸勒令去跟小男孩道歉了。魚還用一種畢恭畢敬的鞠躬法道歉,不知道是哪裡學來的。應該是學校吧。等了一回兒,我家爸爸去問對方媽媽小男孩有沒有受傷。我看那位媽媽好像一時回答不上來,小男孩一直哭,媽媽心也慌吧。最後,我們就走了。爸爸說得很真切,我們好像畏罪潛逃。但實際上,繼續待在那也怪。

上面事發經過,下面就是我的推託之詞了。終於把孩子帶到七歲了,七年來,我也從帶小小孩到小屁孩。從公園一路戰上來,心態當然也一直改變。從六個月,我就敢讓魚在公園地上爬。當然免不了常常覺得大小孩跟他們的家長應該要禮讓小小孩。現在,我也免不了覺得小小孩跟他們的家長要自己護著自己的小孩。今天的例子就很清楚,爸爸走了,媽媽在聊天,小孩出事了。你要說是在玩怪手的哥哥們的錯,也是可以。但妳認為七歲的小孩比較注意安全,還是30多歲的媽媽?你自己的小孩你不看好,要社會大家替你把關。那出事,真的很難卸責。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那位媽媽一時沒辦法對我們有所回應。如果是我,心裡想的應該是「ㄘㄨㄚ賽!老公去上廁所下下,我聊個天,小孩就受傷了!怎麼辦!」所以,在時興共融式公園的時代,萬變不離其宗的還是「自己的小孩自己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