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6

[大鳥哥] 新一章--上學去

2016 8 28開學前夕

他是 新北市永和區永和國民小學附設幼兒園第三階段一般入園 正取15 他是 袋鼠班 九號 他是大班新生 
這一天居然就要來了! 我實在不敢相信大鳥哥要上學的這一天居然來了。
我也不敢相信上學前的最後這一個週末居然這麼索然無味。
先是昨天爸爸要加班,媽媽自己跟他們去信義區想要買書包。卻發現
先前弄壞的信用卡掛失不能刷卡,提款卡也失效。身上銀根又不夠。
就這樣白跑一趟的回來。
今天更淒慘,妹妹一早就吐了發燒不說,爸爸居然被傳染。
弄得一天也都出不了門,最後一些開學用品還是老母趁著小孩睡午覺,
自己出門去買齊了。
好忙亂的一個週末,好混亂的開學前。

但只要一停下來就就就心裡感覺少了一個什麼。
雖然我還是要繼續在家裡陪著妹妹,但就沒有一手牽一個在公園裡發飆(大誤)了。也沒有三個人在菜市場裡一起汗流浹背,一起突破重圍買菜了。
雖然好幾個月以前就一直提醒自己,他要上學了,要好好珍惜剩下來的這段時間,
但終究還是吵吵鬧鬧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一隻。然後都還沒真的上學去,
媽媽自己就在盤算著能不能每週固定一天請假出去玩這種頑劣的事情。

親愛的劉少渝,謝謝你給了媽媽這麼獨一無二,幸福滿滿的五年三個月。
永遠忘不了生命裡只有你跟我的那些日子,
從明天開始你的小小世界裡,就要多了好多重要的人。
但你要記得,在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永遠是我。

祝大鳥哥開學快樂! 

[老母]與妳同行

2016 July 外婆與少渝
外婆生病了! 
七月份去做了例行回診的外婆,照超音波時意外診斷出左腎臟有個腫瘤。還不小。 是個沒有開刀沒辦法判斷良性惡性的腫瘤。說是要外婆回家想一想,跟家人討論一下。 於是在七月初,我就帶著兩個孩子南下,把孩子托在高雄婆家後,起了個超級大早。 五點就到醫院去現場掛號,想要儘早可以聽到醫生的說法。聽來聽去,東家長西家短,終究就是要開刀才能看得清楚。那就開吧。
定好開刀時間後,匆匆回台北不到兩週,我又帶著孩子南下。這一次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要跟孩子分開整整一週。因為外婆要住院一週。一週誒,好久喔。就這樣一邊緊張外婆,一邊又思念孩子的過完了這一週。還好開刀結果是好的,讓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的出院了。當天就馬上到高雄去把孩子接到臺南來。就這樣又過了一周多上顧外婆,下顧孩子的生活。 每天這樣照顧外婆,從開刀前一天的害怕,到開刀當天的擔心,到開刀後發燒的緊張。 到回家後每天看著那條長長的傷口的不捨,到每兩天幫她洗頭,到鼓勵她下床走動。 到為她準備補品,到看她傷心地大哭。 到她能開始出去散步。 到我們準備要回台北。 到要留下她一個人。 到發現我的家跟她的家不一樣了。
才覺得「長大」真的不好玩。傷心的事情,擔心的事情變得好多又好多。 曾經看到某篇轉貼文章說,過了三十歲,就用完一生中跟父母相處時間的百分之八十。 我記得看到時受到震撼,真的嗎?!已經用完這麼多?已經剩下這麼少? 然後就想著,還好我好愛他們,還好我有帶著媽媽去自助旅行,還好還好。 還好我是全職媽媽,還好我的身份讓我不只成為丈夫,孩子的後盾。我也有餘裕可以照顧媽媽,不用受限於工作。第一次覺得「媽媽」真的是全家人的支援。 還好,我和他們剩下來的可以超過百分之二十。
2016 0714-0804  直到目前人生中,作為「全職媽媽」最有意義的一段時間。 媽媽我愛你。
你一定要一直健康開心的。一定!  因為我們還要與妳同行,好久好久。

[教三小』互相制衡的兄妹

2017 July Tainan Focus 13F 
還在台南,苦惱還在增加。
我好討厭教養書跟教養文章。常常看到標題就發惱,偶爾點去看了內文就更會惱怒。 惱的當然是沒辦法遵從的自己。一惱,就會覺得自己更失職。但狗改不了吃屎(對!我真屬狗),越看就會讓我越惱自己,所以我寧願不看。 最近兄妹倆的狀況各有不同。大體上來說五歲的哥哥是比較「被」壓抑的,比較「被強迫」懂事的,比較「不得不的」好溝通的。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在跟妹妹玩鬧的時候,喜歡「嘴賤」。明知說哪些話妹妹會被激怒,他就更要說。然後享受妹妹因為亂鬧,被責備時的那場好戲。就算自己也會引火自焚好像也甘願。 妹妹呢?我不能再贅述了,總之就是三四歲貓狗嫌加上牙尖嘴利的不得了的麻煩份子一個。
除了這種個別的因為年齡差異,成長差異的不同。因為有彼此的陪伴,好像也對他們的個性有很大的影響。 常常我覺得妹妹的「鬧」是來自於「哥哥優先」的陰影。再怎麼說,哥哥也是大了這一咪咪,玩具總也是他比較快熟悉,個性比較穩重的他,也常常獲得大人的稱讚。 所以大人在詢問意見時,也會不自覺的優先問了哥哥的意見。包含要吃什麼,要玩什麼,要看什麼,都會覺得哥哥比較「懂事」,比較「大」了,比較需要注意到他的想法。 偷偷觀察到這個現象的妹妹,只好採取先發制人跟無條件反對這兩種激進又不討好的手法來對抗。不管哥哥要什麼,他就是要選另外一種。還不待哥哥開口,還沒聽懂大人問題,她就趕快先隨便回答一個答案就是了。但是亂回答的結果,就只是更讓大人不聽從她的意見。 惡性循環之下,妹妹就只好用鬧的方式來取的自己想要的結果。
哥哥這邊呢?除了喜歡挖洞給妹妹跳在看好戲以外,今天我突然驚覺,他是不是討厭/不理解/厭惡/覺得偏心/羨慕(我真的還想不清是哪一種情緒)妹妹可以任意哭鬧,挑戰權威,被狠狠修理,下一秒卻又好像沒事一樣,甚至大人還會拿前一秒的事情來開玩笑,甚至大人馬上又覺得妹妹好可愛。 哥哥不理解吧? 明明是亂吵亂鬧亂哭亂丟亂踩一團亂的妹妹,為什麼總是可以得到大人的歡心?為什麼? 當五歲的自己已經默默地減少大哭大鬧,討抱討拍的時候,他是不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有這些行為的妹妹可以被接受。為什麼自己要靠當小幫手來得到誇獎時,妹妹鬧脾氣大人還會聯席疼惜地看著妹妹笑了?
兄妹倆大概都很嫉妒彼此吧?



[教三小]耍脾氣真的不好笑

2017 July Tainan

因為外婆生病,我跟孩子們回台南住了好長一段時間。算一算快要20天了,這期間兩個小孩偶而會去高雄跟阿公阿嬤同住個幾天再回來。來來去去的結果,就是屁孩變得很討人厭。
這討人厭絕對不只是我的心得,時間久了狐狸尾巴露出來,連阿公阿嬤也會說有時候孫子脾氣很差誒。最討人厭的絕對是已經進入三四歲貓狗嫌好一陣子的妹妹。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就算想要維持一樣的教養態度,也難免因為環境不同威力稍減。
更不用說老母我現在還要分心外婆的事情,自己也知道自己得耐心跟能力都有限。
每每看到孩子好像都很不耐煩,就會覺得少開口一點好了。
連自己聽到開口就是糾正跟指責也感到不耐煩。
畢竟他們也是被帶著到不一樣的地方過生活,玩具少很多,同伴更不用說。
我也想要包容他們的脾氣,或者,誠實一點,他們很配合的在包容媽媽我的忙碌。
當事情只發生在媽媽跟小孩之間時總是比較簡單的。
我太忙,我疏忽。你惡搞,我容忍。你亂鬧,我亂罵。每種組合都會發生,一天可以來個好幾次,母與子就在不停的吵鬧,妥協,忍讓中過日子。但關起門來,不說,誰也不知道。
就這樣好來好去,壞來壞去。

回到南部,就不是這樣。接下來就當我牽拖吧。

妹妹正值可愛的時候,我指的當然是外表。正式開始要變成小女孩那樣,很嬌氣的樣子。
長長的頭髮,細細的手腳,女孩子的音調。很可愛。
所以鬧起小脾氣,手腳揮舞,吹鼻子瞪眼睛的樣子,也很可愛。
如果只有一秒鐘的話。
偏偏實際上是一天好幾次,像顆不定時炸彈似的。聽不清楚他說話也要鬧,
上了餐桌夾錯了菜他也要鬧。跟哥哥有爭執也要鬧。
結果大家看了好氣又好笑。「好笑」?!
對! 這就是問題。
「好笑」是很好笑沒錯。就因為大家看他這樣鬧,第一時間還真笑出來。
不管是嘲笑,或是憐惜似的笑,就是笑了。讓他本人對自己胡鬧得行為,
不感覺有問題。不感覺沒禮貌。不感覺沒家教。不感覺不適當。
因為大人笑了啊!那就算我有被罵了兩句,應該也不是嚴重的事情吧。
不然大人怎麼會笑呢?

更讓人無所適從的是,一小時前那一次不是笑了嗎?為什麼現在卻威脅我要媽媽來罵我呢?
我不都是在胡鬧嗎?你們不是覺得我這樣鬧鬧小脾氣是「調皮」而已嗎?
不是都會先抱抱我嗎?不是會用餅乾飲料來轉移我的注意力嗎?為什麼現在要叫媽媽來罵我?

對啊。
為什麼?

我們回到台北再好好談,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