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8

[妹妹看世界] 妹妹二三事

2018 spring in the park

不管長得多高,五歲就是五歲的彤的童言童語集。

事例一:
前幾天樓下的MOMO台表演,來了哥哥姊姊和MOMO本體(?!)。看起來就是一隻桃紅色的毛毛蟲。今早彤說了:「媽媽!我沒想到居然是真的有一個MOMO誒!我以為是假的!他居然還會跑誒!而且那個哥哥說,從來沒看過,MOMO跑喔!而且它的頭還會動誒!不過他有腳誒!該不會是有人在裡面吧?」(目光射向我)母正在思索如何回答時,彤答:「應該不是人啦!不然會熱死喔!她就是真的MOMO誒!」我想那就結案吧!MOMO是真的!係巾誒!動算!!!

事例二:
五歲的彤,已經參加過兩回畫畫比賽了。上次落選,獎品是爸爸的摸頭一回。這次呢?

事例三:
這一個月來已經遊說她剪短髮兩回,且兩回都成功,越剪越短。不知怎麼地在這件事上她意外地好說話,是不是因為知道媽媽想要,希望媽媽開心?




[老母碎碎念] 爭的是什麼?

樓下公園今天有市議員為了選舉提前舉辦的兒童節活動,為了討好孩子們,有每個攤位跟舞台都是呈現想盡辦法送小禮物的狀態。既然都已經擠到搖滾區了,每當台上要送禮物,兩兄妹當然也努力揮手希望被看到。今天運氣比較好的是哥哥,居然還拿到兩次氣球。跟上次妹妹拿到的狀況一比較,就發現果然個性是很不一樣。
      已經小一的哥哥,充滿男子氣概。很明顯地向英雄主義靠攏,可愛的氣球於他而言比較像是一種「認可」,「被注目」,「努力的成果」。因為很努力地揮手,跟聽從主持人「屁股黏地上」的口令,所以得到「獎勵」。至於那個氣球本身是不是他要的,也不太重要。實際情況就是回到家就丟在地上了,只有妹妹碰到時,他才故意說那是他的,他要玩。另一種說法就是「人性本貪」。明明那不是自己喜歡的,反正大家都在搶,我也來搶搶看!就跟飛機上吃泡麵依樣。合理合理!理所當然!
      妹妹呢?上一回是他拿到一個蜻蜓形狀的氣球。當然也不是他最想要的公主造型,但在她心裡應該是比較接近「我贏了哥哥喔!」這種情緒。所以他拿了,就一定要往哥哥那邊靠,然後炫耀一番。不過整場看下來,不少哥哥姊姊,一拿到手就轉身給弟弟妹妹。真是可愛。無論他是不是強迫的......
       喔!參加幾場下來,我也發現潛規則。首先,再怎麼說搖滾區還是比較容易拿到。畢竟擠到搖滾區,就是一種努力,必須被嘉獎。其次,爸媽一定要陪在身邊!小孩單獨的比較不容易被點到。爸媽很賣力,主持人會給點面子。最後,也是最難的!最好身上有傷......眼睛包個眼罩啦之類的,最容易被發現了!下次有這種表演,要趕快拿出三角巾來固定。(大誤)

「老母碎碎念」你的頭毛就是我的遊戲場

2018 spring cut and curve
生小孩的優點有很多,能夠剪小孩的頭髮絕對是屬一屬二的爽快的一件事。 但這次剪妹妹的頭髮是有很複雜的心情的。 「你長太快了!!!」 只跟哥哥差一歲半的他,身高跟體重也一直都只差一咪咪。 頭髮越留越長,看起來就越像個小女生。 我不要啊!!!!!! 所以趁著還沒到很熱的時候,把妹妹一點一點的修成了會在肩膀附近亂翹的短髮。 媽媽看了好開心!好可愛啊!

這間店好吃!

北部: 馬辣麻辣火鍋吃到飽 kura sushi 艾茉蕾比薩 茶水攤 清真牛肉麵
迪化街無名米粉湯
麻膳堂
盛園絲瓜湯包
金華街韓記老虎麵館
基隆廟口營養餐包
基隆義美自助火鍋城
台南: 沙卡里巴 阿松香腸熟肉 國華街 葉家小捲米粉 阿松掛包 新興路無骨鹹酥雞 友愛鹹酥雞 武廟肉圓 老鄧牛肉麵 碳佐麻里 福全肉燥飯 蝦仁飯 佳湘麵包
鴻公公越南麵館


高雄

[大鳥哥上學去] 你的作業,我自作孽。

我的BLOG我要放啥照片就放啥!
作業啊作業!遙想我小時候,大體上也是屬於趕快把作業隨便ㄆㄧㄝㄆㄧㄝ那派的。寫完就可以去玩了啊!OHYA!管他字醜不醜,管他直線是不是用尺畫。反正我交差了事,被罵再說。吾兒呢?及其他呢?
「吾兒篇」
本文就是為了這一篇而寫,該是寫功課的時候,媽媽東趕西趕趕出晚餐「趕快」讓兒子吃完,想說這樣他可以在「趕快」去寫功課。一般來說,兒子寫功課都是自己寫的居多。
媽媽當然會時不時地從房間們口窺視一下,看他遊魂遊到哪個地府去了。今天就是那「特別趕」的一天,好不容易忙到一個段落,去窺視一下。結果就是作業攤在面前,玩具壓在書上!!!!!!!!!!!!!!!玩你個大便啦!!!!!!!!!!!!!!氣得我把他的作業合起來往旁邊丟,「玩啊!好啊!你看你要玩多久!你作業乾脆都不要寫!!!」這還不夠,再補一句。「我何必叫你趕快吃飯,隨便你!你的作業是你的事我要去休息了!隨便你!!!!!!!!」然後留下一個大哭的小孩在書桌前。我氣!

「男童篇」
朋友的兒子對國字非常反感。偏偏那老師又是喜歡派一個生字寫個一行那一款的,真是逼瘋人。據說孩子會把上面幾格描描看的描完,就宣布他會了。不寫了!再要他寫,他就哭。哭了,十之八九是累了咩。要他睡個午覺他還是哭。而且還一定要媽媽陪著寫,最好也只好媽媽壓著慢慢寫完。事不關己,我當然是邊搬矮凳邊說這是一堂「責任」的課啦!(喔人本不用來戰喔!不用說應該要尊重孩子的選擇權啦!我承認你們好棒棒,我好爛爛!)作為一個學生你就是有寫作業的「責任」,管他是哪一種。就是要寫完。喔!事不關己真的好爽!

「女童篇」
會有要媽媽管的,當然也有不要的。另一位苦主媽媽陪著女童一樣面對國字,因為導師已經多次表示字體不夠漂亮,做媽媽的說了句「要不要重寫這幾個字?」女兒居然回「你管我!」


結論:你的作業就是你的作業,我(們)自作孽。
又結論:少來一堆,你自己愛自作孽啊啊啊啊!哪一個家長不曾????


來自日常的威脅之無聊中學生篇

年歲漸長,歲月不饒人。沒想到,這陣子在游泳池居然還吸引到一個顯然有戀母情結的
肥胖中學生的目光。偶然遇到時,他一定會追上來問:「你住附近嗎?」我覺得很棘手。
好幾次好幾次下來,我覺得很討厭,有點害怕,有點無奈。本週他居然在我要帶孩子離開時,猛然離開池內,硬要跟上來讓我非常害怕。是時候解決一下了。讓我來統整一下,各方建議:

(最豬腦的)先生:你應該要大聲地斥責他!一次讓他感到羞恥!他就再也不敢來騷擾你!
              (註:因為他用很沒技巧的方式提出這個建議,所以後面他彌補的話我都不想聽咧!)

 天性勇敢的朋友:只是國中生而已,我不會怕。我會用聖母瑪莉亞的心情問他到底要做什麼?
 跟我依樣懦弱的朋友:當然會怕啊!誰知道兇他以後,他會怎樣?!
 我媽:(以下為國台語交錯且為台灣國語腔)阿某,你嘎夢啊!你噶夢宮,「啊某妳ㄉㄨㄚ
           底都ㄨㄧ啊!?」
跟老公討論這個問題,適逢三八婦女及前夕。無論他事後再怎麼解釋彌補,我只能說他的所有說法都是非常傳統而標準的男性觀點。
首先:既然是「個人」遇到這個問題,那就應該要「個人」想辦法處理。
其次:因為「個人」沒來得及在初期解決,導致「對方」越來越得進尺。
就是這樣誒!

我(男性,他者,外人)再教你(受害者,女性,弱者)「如何面對」啊!

就是充斥著這樣子的「置身事外」幫助,才使得傷害變得更深。
站在他身邊,站在他前面,站在他背後。站出來!而不是說出來!
才是最好的幫助!

當然!現實中我也覺得我的確不應該害怕一個國中生在大庭廣中之下行為,
我也想試試看鼓起勇氣去堅定地拒絕跟他繼續談話。
但,可以因為受害者不是這樣堅強的個性,就認為她被傷害是理所當然的嗎?

爛死了!

日劇-偵探的偵探

窮極無聊之際,一向用顏值來選擇的我,逃向了北川景子演的「偵探的偵探」。
當然是很難看,硬要演個女打仔,就更難看。
但!最讓我吃驚的是劇中從頭到尾北川都背白色的側背包。
大小卻很可疑的越變越大,至少有三個尺寸出現過。
這是什麼意思啦!編劇給我出來解釋啊!!!!

[老母碎碎念] 教學路上陷阱滿滿是啊

一到寒暑假,像我這種對自已百般慷慨,又對小孩百般苛刻的媽媽,總是到處收集便宜又大碗,最好還能教育於玩樂中的活動給孩子去發洩精力。從自己學校主辦的各種營隊到鄉里仕紳為了增加知名度而開辦的各種體驗課程,只要聽到消息,都想要去試試看。還好到目前為止去的經驗都還可以。昨天媽媽朋友好心傳來了一個某單位疑似免費的寒假課程,又是英文又是桌遊,好吸引人,而且還可以報名多堂課。這怎麼能錯過呢!馬上手刀報名了兩三個時段,還在幻想這樣大人小孩都會很開心。而且還好康道相報,再傳給其他朋友。
稍晚回到家,想說來查一查這個主辦單位的活動是什麼,看看過往的風評如何。
不查還好,沒想到是疑似可能大概是也許是「傳教」的活動。假營隊,真傳教。
先不論是不是每一個該單位的活動都是這種目的,但當然是打消了念頭。
仔細一想,難怪會有中台禪寺的爭議發生。以為是送孩子去快樂的營隊,最好還可以增加一點定性之類的,沒想到孩子頭都剃了。如果是傳教的話,我看可能回來孩子頭都濕了。都受洗了。這倒也不是犯法不犯法的問題,甚至有可能不受教的孩子,去了半天。聽了三天三夜,可能也完全沒開竅,啥都沒聽進去。或者說上課都在玩,都在講話的孩子,還幸免於難咧。
說來說去,家長責任重大啊。(煙)

那些人說的那些話--大伯篇

最近老公旅居美國的哥哥(喔!聽起來好潮喔)回來一陣子,他是個有趣的人物。根據他的說法,他自己長大後診斷出自己是過動兒,幾乎沒在睡覺,身兼多職等等等等。
跟老公認識默默地也有十五六年,和這個大他一歲的哥哥交談跟見面的機會也不多。但最深刻的一次是,他某年回國探親時,適逢我最水深火熱的那一年。他一個人來到我們住的社區外,想要看看小朋友。沒想到那時候我正因為小孩哭鬧,氣得神智不清。又覺得肯定是其他人多餘的關切,索性不下樓開門。因為這個尷尬的事件,直到他那一趟要回美國之前,我也都沒機會再跟他碰到面。過意不去之下,我丟了他LINE想跟他說聲抱歉,他回我的話我一直都忘不了 ,

「那是你的人生,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要後悔就好了。」

我知道,我知道,這不就是一句很常見的屁話嗎!但就是出現在一個很適當的時候。
那是一個我絕對不想要多一個人來「指導」我的時候。
那是一個我絕對不想要多一個人來「同情」我的時候。
那是一個我絕對不想要多一個人來「包容」我的時候。
這三個動作,對當時的我來說都只是外界的一種「狂妄」。好像要拯救我於水深火樂之中,但實際上這些才是真正折磨我的地方。
但,我的確需要被提醒,我的那把火可能會燒回自己身上。因為我是一個大體上而言具有「正確」社會觀的人。我沒有強大到可以讓自己的無理取鬧肆虐而不內省。既然如此,是不是少做一點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比較好?他的這段話,從頭到尾都是「只關於我」。(我知道我知道!可能也是我自己這樣扭曲)我的感受,我的作法,我的人生,我的後悔。我的孩子,我的人際關係,我的家庭,我的生活,我的價值。在哪之後,我還是沒能馬上跳脫出與外界互相折磨的惡性循環。但那句話總是印在腦子裡了,而這個存在必有其意義與益處。

來自日常的廢文2

雖然我話真的很多,但偶爾也會有不想要交際應酬的時候跟場所。妹妹去學才藝的那個地方就是。不過嘴巴可以閉上,耳朵沒辦法。

之一說話的藝術
其實,本篇裡每一小段應該都是相關這個主題。其中一位身形非常肥胖的太太(對!就是胖到我根本不想客氣)在某個下雨天用非常沒有技巧的方式送小孩導致小孩全身都濕了。所以他就急摳外婆來幫忙。外婆來了,就只聞這位胖太太一直用非常「髒」(OR我應該說本土?)的方式跟自己媽媽講話。那個程度已經算是我生活圈裡少見的了。頤指氣使的把媽媽揮之則來,呼之即去。送走外婆後,其他媽媽們陸續到了。他又有辦法用一種我個人認為是「台北特產」的一種「好像很有知識性」的語氣在聊天,而且言談裡也很愛用「富含常識」的口吻來談論事情。而這種說話藝術最讓我作噁的是,根本不用說事後,背後,日後。只要細細觀察,他們當下的狀態常常就說明了,他根本不是用他言談裡的方式在生活實踐。比方說大談特談副食品的營養與製作,可是五歲小孩一大早她卻是給他一罐奶瓶頭的奶粉喝。更別提母女倆明顯的過胖.....即便如此,他還是可以用知性而甜美的音調侃侃而談。又或者他認真地表達他認為女生的體態應該要細細的,但不過瘦。這樣穿什麼都好看。是啊!那你要不要跟你女兒一起照照鏡子?!?!


之二說謊的藝術 
同樣是這位胖太太,在跟就是這麼湊巧的另一位胖太太在聊天。兩個都是標準的台北做作腔(沒關係!儘管攻擊我這個詞。)那種字正腔圓,自以為博學多聞,生活常識王的語氣在我旁邊漫天飛舞。我承認大概因為我自己也是這種語氣在講話,就更討厭別人這樣。總之,他們談起了某一間診所裡的不是之處。諸如藥劑師很粗心大意,醫師顯然是豬哥等等。這些有算是還具有一點價值的八卦,至少讓我知道不要去該診所。但聊啊聊,這位髒話派胖媽媽顯然是心花開了,卸下心防,說起了一件「趣聞」。簡單來說,他們一家人,陸續去該診所進行了基本的健康檢查,居然沒有付錢。而且是相互詢問之後,發現都沒有付,還繼續去做檢查及看報告。這是三小?????邊說邊笑,最後還說我現在想起來,可是我等等走出去一定又忘記要去給他錢 哈哈哈。我真的覺得是污染的我的耳朵。真的。

[大鳥哥上學去] 趣事一籮筐

根本不是趣事,荒唐事跡可能更恰當。

之一我只會叫你座號
開學第一天因為爸爸難得有放假,中午去接兒子時,要一起去吃飯。為了能預先在教室外接到兒子,我先在教室外等待。有幸目睹他們放學的奇景。老師居然是通篇一律,堪稱公平的全班都是用座號來喊人。三號,五號,十號關窗!十五號你的桌子歪了!二十號你的外套呢!?好!爛!喔!我真的這樣覺得。雖然我記名字的程度之差,幾乎沒有立場批評他。但,很認真地記不起來,跟很認真的不記名字只記座號,我個人認為有「人格上」的差距。
既然可以把所有座號跟面孔記起來,那記名字有什麼難的?有模範生事件在前,我想他覺得自己想出一個好棒棒的方法吧!不管他是怎麼定義好棒棒的。(嘆)

之二生字造詞煞畢斯
國語課本每一個都會有生字,然後就會有一個回家功課是要每個生字造兩個詞。基本上要造三個詞,我也不介意。問題是,有十四個生字,但同學可以只選十二個生字造詞。這是三小?!?!?!?!!??!??!!?老師給你們的特別優待?老師給你們的人性大考驗?看哪個小孩還是會寫十四個?OR寫了十四個還會被說沒有認真聽老師交代作業?
三小啦!!!!!!!!!!!!!!!!!!!

來自日常的廢文1

前言
我沒有很喜歡村上春樹,尤其是小說。因為我太笨了,根本看不懂。
但偶爾看到的一些他的散文,比較軟,會覺得有趣。也有一種 「原來這個人是這樣想的啊!」的窺探心情。是說寫到這裡,搞不好那些也不是真的他的想法。無論如何,現在身邊的一本的其中一篇說到了,他自已寫作時參考的某某寫做法。大意是說每天兩個小時坐在書桌前,寫得出來就寫。寫不出來,也只能坐在那裡,發呆。不可以拿出其他物品來閱讀。
這樣長久做起來,自然就有靈感或稱之為思緒浮現。所以,我也來對著這個BLOG的空白頁面發呆一下好了。

麥當勞裡的夫妻對峙:
禮拜一的下午,哥哥上社團時,還是得要找點事情給妹妹做。這一天去到麥當勞,人潮意外的多,還好有個兩人座位。排隊點餐時,前方的一對母子,剛好也坐在附近,佔了一個四人桌。一會兒,聽到一男童跑向這位在等兒子玩的媽媽,大喊「媽!!!」是很高興,超多一般日常程度的喜悅地喊法。我還在想著,是有多想媽媽。就開始聽到與四周嘈雜聲,截然不同音頻和情緒的對話。「你把弟弟戶籍轉來這邊,我就有辦法照顧他!」「為什麼要轉來轉去!是在玩家家酒嗎!!!」「為什麼每次你都不聽我講話!!」「你都只聽你媽的啊!他的話能聽嗎!」「不要講到我媽身上!」「反正啦!要轉戶籍,就先離婚啦!離婚的話一人一個,隨便你轉啦」「為什麼每次結論都這樣!」
啊!我是不知道妹妹在那個貧瘠的遊戲區裡玩得高不高興啦,但媽媽我聽得很起勁就是了。
臨走前偷看一下,兒子應該是小三了。媽媽稱得上是保養得宜,身材也很好。所以小孩十歲時,不管太太多漂亮,都會想離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