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6

[老母碎碎念]當分工變成指派

雜選 (有這個詞嘛?)

預防針:我不是只有講我家爸爸,甚至不是要攻擊他,而是指出一個屬於我們這世代,這年紀爸爸為難之處。
事實:我還是在抱怨沒錯。不然咧?咬我啊!

邏輯推演本文開始:
如果是工時長的爸爸們,常見現象是「早出晚歸,週間跟孩子見不到面,零互動。週末逮到機會就想要放鬆,晚起,貪睡在沙發上。」
如果孩子沒有早起,那早上可能看不到爸爸。
如果孩子早睡,那晚上可能看不到爸爸。
爸爸早中晚三餐都沒有辦法跟家人同食。
狀況還不太差,不算太晚到家的,可能會回家自己吃剩飯。吃飯時可能可以看到孩子在洗澡,準備上床。當然也可能當豬隊友,拖延孩子上床時間而已。但至少人在的。
狀況很差的,通常就是三餐外食。回家永遠只能看到屁孩熟睡的臉,半夜屁孩有需求,也累得完全沒辦法起身。都得要靠太太無止盡的無給薪加班來照顧孩子和做家事。

所以,有良心的而正常的爸爸,在這種跟孩子零互動的狀況下會出現的一種情緒叫做--內疚。

對,內疚。

聽起來是不是還不錯,工作繁忙的爸爸不能陪伴家人,只能埋頭工作,錯過孩子的成長,而感到內疚。
問題是「感到內疚」是內在情緒,而展現在外在行為卻會有兩種。
有良心而正常而且頭腦很清楚的爸爸會在能陪伴家人得時候「加倍體貼而有耐心」。這種很少,跟石虎一樣少。本文根本不屑討論。另一種才是重點。

有良心而正常但頭腦不管上班下班可能都不清楚的爸爸會「焦躁而易怒」。這就是市面上常見的豬隊友。雖然他是豬,但他還是想要當媽媽的隊友。很可惜豬腦就是豬腦,牽回家還是豬腦。為什麼叫做因為內疚就會焦躁而易怒呢?中間有一個關鍵過程,即

因為工作忙碌(對家人)內疚----->(對太太)惱羞成怒,見笑轉生氣,心虛--->(對家人)焦躁而易怒。
發現了嗎?中間的關鍵就是太太。

我還是在強調一次我現在討論的是有良心正常的爸爸。神經病的,會亂把氣出在小孩身上,打小孩罵小孩出氣的叫畜生。我懶得討論。

為什麼關鍵是太太?!因為小孩根本有沒有爸爸都沒有差,所以他們才不會跟爸爸說你都沒有陪我玩。(以我家的孩子5y+4Y為例,回到南部,連有沒有媽媽都沒差)所以爸爸感受不到來自孩子的壓力,但太太沒這麼好糊弄。
太太才是那個會計較先生有沒有分工的人,所以無論太太開不開口,先生都會自己先對太太感到內疚,覺得應該做點什麼,可是又真的沒時間沒力氣。
但自己心理有鬼(內疚),更容易誤會太太的表情跟情緒,而加倍放大。
明明只是稍稍提醒一下,最近都沒有跟孩…

[老母碎碎念] 以服務業為主的兒童職業體驗活動

2016 10月 與羊羊難得的再相見


兩年前多吧 大鳥哥也去參加了一次麥當勞的體驗活動,
毫無EQ的媽媽在那次的活動整個大爆炸。
硬是要逼著年紀很小,怕生的他,跟上活動的步調。
一會兒要站門口打招呼,一會兒要體驗收銀台。
個子不夠高的大鳥哥,除了一開始穿上衣服很興奮外,幾乎都被我推來推去的。
也被其他小朋友跟員工,招呼來招呼去。
趕不上步調,應該是最好的形容方式。
後來這些活動日以興旺起來,我雖然偶爾心動,但還是沒有認真報名過。
說起來就是往事不堪回首,想起當時自己看到孩子被要求站在店門外喊口號,
明明覺得很蠢,卻還是覺得應該配合。
好蠢的媽媽,而且好可惡。

所以啊!
這些明明就要付費,而且有得還要付不少費用。
但仔細想想,多半都是「服務業」的。為什麼?
那如果是體驗服務業,為什麼錢越收越高?
這些孩子不就是去「服務」的嗎?

另外啊!
為什麼要讓小孩去體驗服務業?
小孩穿大人的制服很可愛,這個我有中
小孩做大人的事很可愛?
小孩「服務別人」很可愛?
小孩「服務爸媽」很可愛?
小孩「學習服務」很有意義?
小孩「學習操作收銀機」很有意義?

最後,是寫給我自己爽的,
如果我的孩子要在體驗職業,
我不想要他在體驗服務業了。
我為什麼非得要自以為的讓他「知道」服務業是辛苦的?
我為什麼不讓他去體驗做老師,做老闆,做總統?

我到底在說啥啊?




「大鳥哥上學去」 自行停課

2016 10/27 

實在很難想像我接下來的內容跟照片是同一天發生的事情。
照片是哥哥每週四早上隔壁老師會帶幾個班級的一起去司令台旁邊跳舞
我們久聞已久,但都沒有真的看過。
剛好這週爸爸出差,我們走路去上學。偏偏又遲到了一些,
正好趕上同學要出發去跳舞。
哥哥又好熱情的說 「媽媽我想要你看我跳舞」
這句話多可愛,多讓人心動! 
做媽媽的不就是為了這句話嗎?!
看著他跳得開心,看著他積極的舉手想要上台跳舞。
實在是很了不起的一個孩子。

然後呢?剛剛就臭罵他一頓再跟他說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明天起不用上學了。
這是什麼爛結論。對,爛死了。但我沒招了。

從開學到現在從老師口中聽到的評語有:
很有幽默感,常常講一些有趣的事情。老師同學都很喜歡他。
他很活潑,很好動。同學都很喜歡他。
他反應很快,很聰明。
他最近很愛打小報告,會一直來說其他同學得不是。
他很愛管其他同學,但自己事情也沒做好。這樣人際關係會不好。
他會動手動腳,剛剛還弄到兩個同學。
他午睡都不睡,還一直聊天。
他午睡聊天聊到還撞到老師的椅子。
他今天還打人家肚子。

我真的沒招了。

我知道他是跟某一兩個臭男生,臭氣相投。就愛打打殺殺的遊戲。
但我更知道他一成習慣就分不清對象是誰。所以就算不是這幾位他也會忘情的出手。

我知道他就是很好奇,所以午睡眼睛怎樣也閉不起來。不停地注意老師的細語,
同學的睡臉。一和跟他一樣不會的人對上了眼,就玩起來。

我知道他把打小報告跟小幫手畫上等號,以為這樣是在幫老師。但自己飯還沒吃完,管人家抹布放哪裏?

再換一些角度。
只要那幾個屁孩沒差,會打得頭破血流嗎?我看是不會,越打越相識罷了。
只要他不吵到其他人,不睡覺張大眼有差嗎?我想是沒差,回家早點睡罷了。
只要他對同學不喜歡他打小報告罵他排擠他無所謂,甚至可以用其他方法挽回友情那也罷了。

以上,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但我知道我不想要我的孩子會打人。我不想要我的孩子午睡在聊天。
所以,就試試看爛招吧。(嘆)

「大鳥哥上學去」時間根本不夠用

2017 oct 

我真的沒想到連上幼稚園,小孩的時間都會不夠用。

六點半到七點起床,七點到八點間吃早餐換衣服大便刷牙。
四點下課。沒睡午覺的話,四點到五點公園運動。
五點到五點半洗澡。五點半到六點半吃飯。
六點半到七點刷牙換睡衣睡覺。

怎麼玩?
哪有時間玩?

更別提想要孩子自己洗個餐碗,自己吹個頭髮。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可以體會為什麼有父母親會幫小孩把一切事情都做好,只因希望孩子可以玩。
不是學習,是玩。
真的沒有時間玩。

所以上學的孩子,不需要衣服,因為都穿制服。
不需要玩具,因為根本沒時間玩。

連發呆都是奢侈。

[老母碎碎念] 靠北你的靠右站

2016 10月 朱銘美術館之妹妹真是絕佳代言人

預防針之我的BLOG我要寫三小就寫三小。

不使用捷運的人,沒生兩個以上小孩的人,真的只能想辦法同理,而不可能真正體會捷運靠右站這件事情有多麼讓媽媽想靠北。(還是又只有我?)

事實:現在全台灣都已經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搭捷運電梯要靠右站這件事了!!!!!

親愛的「捷客」(嗯哼!這是最近車廂播放捷運影片裡對捷運乘客的新稱呼呢!)
你可以趕時間,你可以跟我「借過」,但我不一定要讓你過!
我不需要坐手扶梯時,還要一直用全身毛細胞感受後面捷客來的怨念跟故意放大的腳步聲。
我不需要對你那句以惱怒語氣說出的「借過」,感到抱歉內疚。
我不需要讓我稚齡的孩子自己站一階踏階,只為了你的「快速通行」。
我不需要跟我的孩子使盡全力擠到手扶梯最右側,只為了你的「趕時間」。
你知道你趕時間時,撞到我的孩子他會怎麼樣嗎??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他會站不穩,你不知道你身體靠北的大,他身體卻是這麼嬌小。

但我知道,你撞到他以後,你還會說我為什麼不去搭電梯,
我為什麼不顧好自己的小孩。
我為什麼不「靠右站」。

同樣身為捷客,為什麼「趕時間」的人就比較了不起?
因為趕時間的人是比較「勤奮工作」的?
因為勤奮工作,是台灣比較欣賞的特質?
因為台灣比較欣賞這種特質,媽媽和稚齡的孩子就應該無條件放棄「手扶梯權」?

前幾天,外婆來了,一起搭手扶梯時。我和妹妹站同一階。
因為想要翻包包裡的皮夾,我沒牽著妹妹的手,就讓他站在我的「左側」。
對!就是會不停地被「趕時間」的捷客們擦撞的那一側。
我當然是疏忽了,外婆看著妹妹被撞到,馬上出聲音要我拉好妹妹。
重新拉好妹妹的那一刻我在想,是不是要等到有人撞倒了這樣的孩子,
然後孩子在手扶梯上受了好重的傷,才會又有人注意到孩子在手扶梯上的安全?
這個自以為重視「為了勤奮工作而趕時間」的台灣社會,才會知道孩子在手扶梯上的安全,不只是母親的責任?
你可以站在我身後翻白眼,你可以詛咒我,但你不可以要求我讓出「正常」使用手扶梯的權利!
或是,又只是怪在母親身上?
誰叫你要生,誰叫你沒錢開車,誰叫你倒霉?

那我可不可以回在手扶梯上匆匆疾行的捷客們,
誰叫你要這麼晚出門,誰叫你沒錢開車,誰叫你倒霉前面站著我?
我不要讓你過!!!!!!!!!!!!!!!!

喔! 再砍一下各家的老北們,不管你是捷客,還是偶爾坐捷運出遊,可以不要自以為配合大…

[大鳥哥] 好皮好皮啊

2016 10月 朱銘美術館 

上學邁入第二個月,每天下午去接哥哥偶爾會被老師抓住,說一下他當天有多頑皮。
最近一次是他去上廁所,卻在走廊上亂踩同學鞋子,而且是一踩再採。
被老師看到,問了他為什麼要這樣,他還「認真的」想一想回答說他是「不小心的」。
最好啦!!!屁啦!!!!翻白眼一萬次!!!這些回應當然都不能當場展現出來,
不過這好像就是最近哥哥的行為的縮影。
要說他壞咩,也不至於。但一玩起來就瘋的分不清嚴重性。
說他脾氣差咩,短短放學後到睡前四小時,他可以一下小幫手,一下又是小惡魔。
但媽媽(不知道爸爸到底怎麼想的)真的是偏心。
忍不住又想說皮一點好啊!寧願他欺負人,也不要他被欺負。
皮一點好啊!這麼早就被壓得不敢動,不敢講哪裡好了。
皮一點好啊!不讓他皮,不讓他發洩,身心一定不正常啦!
然後偏心之餘,又默默地擔心起,要是他又頑皮過頭,弄傷了其他孩子呢?
這好像是最主要的擔心,其他孩子可不是自己孩子自由「自由發展」的犧牲品。

說回那天踩鞋子事件,老師問了又問哥哥還是堅持他是不小心的,
老師好EQ,也就回他說,你堅持這麽講,那我就當你不小心。
但以後不要再不小心了喔。
好厲害。老師真的好厲害。

更厲害的是,老師也好會講話。
每次說了孩子的不是,都不忘誇獎一番。
這次說的是哥哥活潑又聰明,同學都很喜歡他。
聯絡簿寫的是哥哥很有幽默感,大家都很喜歡他。

是啊! 我也很喜歡他。啦。(哎)

[大鳥哥上學去] 為了要玩一定要午睡!

2016 10.9 兒童新樂園


啷不啷噹上學去也一個多月了,扣掉回南部的時間,還有一連假。
上一週好像是第一次連上五天的課,若要說哥哥喜不喜歡上學,
這五天裡,他天天都會說在剩幾天他就可以放假了。這種心情大概可以作為他的答案。
菜鳥學生需要適應的事情很多,不能自由自在的玩,不能自己決定要做什麼,
不能自己睡覺等等。
這其中媽媽我最在意的是睡午覺。
雖然小一又要很可笑的只唸半天,但上學後自行調整為六點多就起床的大鳥哥只要沒有午睡,放學後五點左右就會呈現爆炸狀態。碰不得,說不得,摸不得,玩不得。
在公園處處製造糾紛,本來可以輕鬆帶過的小摩擦,他通通都要臉紅脖子粗地計較起來。
很討厭!

所以在學校要睡午覺,有睡的話,可以在公園也放到六點,晚上八點半睡覺。
在學校不午睡的話呢,就放學後直接回家,五點吃飯,七點就跟我躺平去。
在學校又不能玩得很痛快,如果再去不了公園實在是太吃虧。
大鳥哥本人好像也努力的想要睡午覺,但那種排排躺的狀態真的不是可以瞬間習慣的。
回想我自己從小睡午覺也幾乎都在摸東摸西的,難熬的很。
大部分都只有冬天比較會睡下去。再不就是國三高三唸得比較累的時候。
從小就被訓練關窗簾嘿嘿安安躺在自己床上睡覺的孩子,要在光亮亮的教室裡,
跟同學一起睡,哪睡得著呀。

但為了他自己的遊樂時間和媽媽的脾氣,還是睡吧。

那要怎麼判斷有沒有睡呢?其實做媽媽的看一眼就知道了。
但為了要督促他,所以每天放學都要已「我已經問過老師了喔!」作為開頭來詢問當事人有沒有睡覺,這屁孩說也妙。答案有以下幾種:「有!我有睡!」「我有休息」「只睡一下下」和「老師在我旁邊時我有睡著」我每天就跟他這幾種回答鬥智來決定要讓他在公園玩多久。
上學真是萬萬事啊!



[妹妹]幼兒芭蕾來一下

兒童芭蕾初體驗


我是老古板來著,而且覺得正正常常一一般般很好。
所以生兒育女是必要的,而且能有男有女更是讓人覺得很有趣。
妹妹快要四歲了,看著哥哥去上學,說羨慕自然是有。
但也不到整天哭哭啼啼梨花帶淚要跟著去的地步,一開始在家裡不能適應自己一個人。
發現媽媽終究不理會他之後,也很常能自得其樂的玩著唱歌碎碎念。
這幼兒芭蕾我小時候也學過誒!而且念的可是貴鬆鬆的私立幼兒園的。
但僅有的印象就是骨頭硬得要命,別的同學做得來的動作我都得要老師幫忙。
外婆說有給我買過整套的衣服我倒是一點也不記得了。

默默的在親子館裡愛上跳舞的妹妹,讓我不得不承認男女有別。
哥哥呢現在要他跟著韻律,也不是不行ㄡ。但就是個臭男生,想盡辦法做出醜陋的動作來搞笑。妹妹就是真的喜歡。
就這樣幸運的在離家好近的救國團找到幼兒芭蕾的課,而且重點是很便宜。
兩個月一期,算起來兩百多塊。三八一下剛剛好。

更讓人開心的是這小妮子一如往常的霸氣,很乾脆地說媽媽不用陪同了。
而且教室裡也只有三個學生,老師一個人應付得可好了。
更幸運的是,同堂課的同學居然是原本就在公園會偶遇的孩子。
就這樣兩個被哥哥拋下的妹妹一起跳舞,媽媽就在外面大聊特聊一小時。愜意得很。

除了第一堂課一開始陪了一會而,拍了這些照片。
之後就真的都交給老師了,偶爾從教室門上的窗戶偷看,
看他耍賴,看他伸展,看他歡笑,看他飛舞。
就讓人好開心,而且妹妹也覺得自己上學去了!
雖然只是一個禮拜一次,一次一小時。但他跟哥哥的距離好像拉近了。
哥哥有同學,他也有。
哥哥有老師,他也有。
而且只有她有!滿意的很!

生了兩個年紀相近的兒子的公婆常常說他們以前都是給孩子報名同樣的才藝,同樣的時段,
一起接送很省事。我想很快他們就會發現,男女就是有別。

[大鳥哥上學去] 漸入佳境

2016 9.8 我夢想中的課後時間 
全職媽媽是這樣的,跟孩子唇齒相依的過了五六年,現在縱虎歸山, 擔心的不是他會不會亂撒尿,是他撒野! 另外還多了一點點不肯認輸的心情,要是孩子當真覺得老師好,學校好, 好像自己就被嫌棄了一般。好像自己過去帶給他的還不足,還不夠好。 當然,這種心情只有一點點,就是那一點點而已。 所以看著大鳥哥一週一週過去,越來越適應「去上學」這件事,讓人玩味不已。 與其說是「開心去上學」,不如說是知道就是得去。 週一到週五,就跟爸爸一樣。上學就好像上班,標示著「我長大了」。 標示著「我離爸爸越來越近了」! 還會老氣橫秋的跟妹妹說自己上課有多累云云的。
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他從第一週末的「沒那麼好玩」,到了第二週的「發掘樂趣」。 這個第三週就已「我有睡午覺喔!」開始,宣示著他已經能適應大部分的幼稚園生活。 玩具要輪流,放風只有一下下,常常要集合排隊坐下站好不要動。 午睡頭上旁邊都有一堆人。
但,這就是學校。 希望你越來越適應,但又不失本色本性。

[妹妹] 語錄:最早的藝術家

2017 9.8. 於媽媽真的覺得很無聊的信義親子館 


妹妹:  媽媽! 我們有在小百科聽過「最早的藝術家喔!」
媽: 喔喔 那他畫了什麼? (媽媽有夠刻板,開口就是畫的)
妹妹:最早的藝術家就是「最早起床來畫畫的那個人喔!」






之信義親子館,真的只適合0-2的BABY誒 
整個都超柔和的,然後妹妹在煮飯區認真的弄好了一鍋菜,
被小小孩過來就要「一起玩」。
問題是隨便一起玩跟認真煮好一鍋菜之間是有距離的啊!
不是不分享,是請等待好嗎? 
當孩子建立起了一套規則,另一個孩子 (家長)沒有權利要他馬上妥協吧?
所以阿罵請不要說姊姊不跟你玩,是妹妹應該要等等喔

之 我知道我好小心眼,又偏心。

[妹妹]沒有哥哥以後

2017 9 6 萬華親子館


沒有哥哥以後的日子妹妹是,
依舊在哥哥出門前就起床,好像要把握相處時光似的。
對於路人不停詢問哥哥的蹤影感到略微不耐煩,而時常翻白眼,頗有上學又怎樣之感。
還是會被媽媽罵。
凸顯出交友技巧非常差勁,找不到朋友。
去親子館可以安心地,慢慢地玩想要玩的玩具。
吃飯沒有變快,一個人可以講兩個人份的話。
遊戲室失去作用,只想跟媽媽玩。
開始上幼兒芭蕾,好像這樣生命就豐富很多似的。
午睡起床後會看看時鐘,想一想要去接哥哥了沒。
喜歡哥哥的某一個老師。
喜歡聽哥哥說上課的事情。
喜歡假裝認識哥哥的同學。
喜歡拿接送卡給學校警衛看。

沒有哥哥以後就知道喜歡哥哥了。




[大鳥上學去]ㄧ點點的不同-1

2016 8 29 開學第一天,及幾天後無聊到爆炸的妹妹

過激,粗魯,熱情漸漸消失,沒玩到,沒野到,警告?!以上就是這一週關鍵字們。
今天已經是第一週的第五天,以學生來說週記本就要發下來了。我來回顧一下這週好了。 第一天就先擺開,接下來的幾天大鳥哥似乎都虎視眈眈地想要玩學校的玩具。 大概是因為早先為了吸引他接受上學這件事,我常把學校有好多玩具這件事掛在嘴邊。 這下報應來了。頭幾天老師根本都沒有開放玩玩具,弄的這孩子還要我晚點再去教室接他, 大概是等待家長時間可以去拿來玩。有一天我還是去得太早 (我想他咩),他急得差點就要哭了說他還沒玩到。昨天他終於玩到了,開心的報告。沒想到細問他好不好玩,越問越讓人沮喪。大體上就是,玩具不齊全,功能不流暢。哪有家裡的好玩。東缺一個,西缺一個的,玩起來哪會舒爽。是啊! 我們送的是公幼,哪會有什麼完整的高級玩具可以玩 (真的是都這樣嗎?)這玩具好像成了最後一根稻草,現在大家問他上學好不好玩,他還真改口說不好玩了。 是啊!不好玩啊!毛一堆不說,好不容易盼到的玩具也不好玩。
再來說說規矩吧!要開學前,我最擔心的不是他哭不哭,是怕它使性子。
倒也不是公主王子脾氣之類的,是從小家庭,到人數這麼多的學校,又有「真正的」老師。
我懷疑他能不能快速的理解,「自由」已然不復存在,只剩「服從」。
而且應該是沒有商量的餘地的。這一週看下來,很奇妙的讓媽媽同時有竊喜跟擔心的心情。
他說遇上頑皮的孩子,老師的處罰就是「拿下名牌」。就是「標記」的意思吧?標記出你是黑羊。但老實說我第一次聽到時,隨口回的是「那會怎樣?」又不會痛?(噗)
結果某天大鳥哥就說今天她的名牌有被拿下來!這就是讓我擔心又竊喜的事情。
當然是擔心他在學校過度活潑好動失控不受控制所以要常常被「警告」。(這是老師的詞呢),但又偷偷的竊喜他還保有那種「做怪的勇氣」。
被罵就被罵吧!又如何呢? 
不被罵,多無聊! 

其他的特徵下回再寫吧。

[大鳥上學去]會不會變笨阿!

2016 9/2 上學第一週最後一天 ,居然從幼稚園就得搶時間看書的孩子。


爸爸:會不會變笨阿?照這樣無聊的上學下去。
送大鳥哥去上學後,不用說每天晚上夫妻倆都在刺探消息,分析情勢,然後永遠都是緩兵不動。初為家長免不了在意孩子在學校的行動,五歲大的大鳥哥生活起居自然是不會讓人擔心。他也不會因為跟父母分開而傷心。讓人在意的是他能不能「尊師重道」「遵循規則」吧?野了五年的孩子,進入了一個 整天都在排隊,等待,聆聽的地方。能不無聊嗎? 以前是溜滑梯溜到飽,現在居然聽說是溜滑梯還不能溜。只能眼巴巴看著,然後玩其他設施。以前是整天在公園衝刺,現在是排隊排排站比賽跑步,跑個一條直線又再來排隊。 要玩,就要排!真累人。 害夫妻倆一直在回憶自己幼稚園在做什麼,結果答案都一樣。就是吃。印象中,常常都是坐在長長的桌子前面,和其他同學一起等著吃些什麼。套一句朋友說的,難怪人家要自學。 擺了名去那裡沒在幹嘛,只是壓著。那何必呢?又再想一想,這也不能這麼說。 不趕快適應這種無聊到爆炸的生活,他還得過好久好久呢。 就這樣,玩得照規定玩。吃得照規定吃。睡得照規定睡。尿尿得照規定尿。洗手得照規定洗。扣下這個規定的大帽子,孩子能不變笨嗎?

[大鳥哥] 新一章--上學去

2016 8 28開學前夕

他是 新北市永和區永和國民小學附設幼兒園第三階段一般入園 正取15 他是 袋鼠班 九號 他是大班新生 
這一天居然就要來了! 我實在不敢相信大鳥哥要上學的這一天居然來了。
我也不敢相信上學前的最後這一個週末居然這麼索然無味。
先是昨天爸爸要加班,媽媽自己跟他們去信義區想要買書包。卻發現
先前弄壞的信用卡掛失不能刷卡,提款卡也失效。身上銀根又不夠。
就這樣白跑一趟的回來。
今天更淒慘,妹妹一早就吐了發燒不說,爸爸居然被傳染。
弄得一天也都出不了門,最後一些開學用品還是老母趁著小孩睡午覺,
自己出門去買齊了。
好忙亂的一個週末,好混亂的開學前。

但只要一停下來就就就心裡感覺少了一個什麼。
雖然我還是要繼續在家裡陪著妹妹,但就沒有一手牽一個在公園裡發飆(大誤)了。也沒有三個人在菜市場裡一起汗流浹背,一起突破重圍買菜了。
雖然好幾個月以前就一直提醒自己,他要上學了,要好好珍惜剩下來的這段時間,
但終究還是吵吵鬧鬧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一隻。然後都還沒真的上學去,
媽媽自己就在盤算著能不能每週固定一天請假出去玩這種頑劣的事情。

親愛的劉少渝,謝謝你給了媽媽這麼獨一無二,幸福滿滿的五年三個月。
永遠忘不了生命裡只有你跟我的那些日子,
從明天開始你的小小世界裡,就要多了好多重要的人。
但你要記得,在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永遠是我。

祝大鳥哥開學快樂! 

[老母]與妳同行

2016 July 外婆與少渝
外婆生病了! 
七月份去做了例行回診的外婆,照超音波時意外診斷出左腎臟有個腫瘤。還不小。 是個沒有開刀沒辦法判斷良性惡性的腫瘤。說是要外婆回家想一想,跟家人討論一下。 於是在七月初,我就帶著兩個孩子南下,把孩子托在高雄婆家後,起了個超級大早。 五點就到醫院去現場掛號,想要儘早可以聽到醫生的說法。聽來聽去,東家長西家短,終究就是要開刀才能看得清楚。那就開吧。
定好開刀時間後,匆匆回台北不到兩週,我又帶著孩子南下。這一次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要跟孩子分開整整一週。因為外婆要住院一週。一週誒,好久喔。就這樣一邊緊張外婆,一邊又思念孩子的過完了這一週。還好開刀結果是好的,讓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的出院了。當天就馬上到高雄去把孩子接到臺南來。就這樣又過了一周多上顧外婆,下顧孩子的生活。 每天這樣照顧外婆,從開刀前一天的害怕,到開刀當天的擔心,到開刀後發燒的緊張。 到回家後每天看著那條長長的傷口的不捨,到每兩天幫她洗頭,到鼓勵她下床走動。 到為她準備補品,到看她傷心地大哭。 到她能開始出去散步。 到我們準備要回台北。 到要留下她一個人。 到發現我的家跟她的家不一樣了。
才覺得「長大」真的不好玩。傷心的事情,擔心的事情變得好多又好多。 曾經看到某篇轉貼文章說,過了三十歲,就用完一生中跟父母相處時間的百分之八十。 我記得看到時受到震撼,真的嗎?!已經用完這麼多?已經剩下這麼少? 然後就想著,還好我好愛他們,還好我有帶著媽媽去自助旅行,還好還好。 還好我是全職媽媽,還好我的身份讓我不只成為丈夫,孩子的後盾。我也有餘裕可以照顧媽媽,不用受限於工作。第一次覺得「媽媽」真的是全家人的支援。 還好,我和他們剩下來的可以超過百分之二十。
2016 0714-0804  直到目前人生中,作為「全職媽媽」最有意義的一段時間。 媽媽我愛你。
你一定要一直健康開心的。一定!  因為我們還要與妳同行,好久好久。

[教三小』互相制衡的兄妹

2017 July Tainan Focus 13F 
還在台南,苦惱還在增加。
我好討厭教養書跟教養文章。常常看到標題就發惱,偶爾點去看了內文就更會惱怒。 惱的當然是沒辦法遵從的自己。一惱,就會覺得自己更失職。但狗改不了吃屎(對!我真屬狗),越看就會讓我越惱自己,所以我寧願不看。 最近兄妹倆的狀況各有不同。大體上來說五歲的哥哥是比較「被」壓抑的,比較「被強迫」懂事的,比較「不得不的」好溝通的。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在跟妹妹玩鬧的時候,喜歡「嘴賤」。明知說哪些話妹妹會被激怒,他就更要說。然後享受妹妹因為亂鬧,被責備時的那場好戲。就算自己也會引火自焚好像也甘願。 妹妹呢?我不能再贅述了,總之就是三四歲貓狗嫌加上牙尖嘴利的不得了的麻煩份子一個。
除了這種個別的因為年齡差異,成長差異的不同。因為有彼此的陪伴,好像也對他們的個性有很大的影響。 常常我覺得妹妹的「鬧」是來自於「哥哥優先」的陰影。再怎麼說,哥哥也是大了這一咪咪,玩具總也是他比較快熟悉,個性比較穩重的他,也常常獲得大人的稱讚。 所以大人在詢問意見時,也會不自覺的優先問了哥哥的意見。包含要吃什麼,要玩什麼,要看什麼,都會覺得哥哥比較「懂事」,比較「大」了,比較需要注意到他的想法。 偷偷觀察到這個現象的妹妹,只好採取先發制人跟無條件反對這兩種激進又不討好的手法來對抗。不管哥哥要什麼,他就是要選另外一種。還不待哥哥開口,還沒聽懂大人問題,她就趕快先隨便回答一個答案就是了。但是亂回答的結果,就只是更讓大人不聽從她的意見。 惡性循環之下,妹妹就只好用鬧的方式來取的自己想要的結果。
哥哥這邊呢?除了喜歡挖洞給妹妹跳在看好戲以外,今天我突然驚覺,他是不是討厭/不理解/厭惡/覺得偏心/羨慕(我真的還想不清是哪一種情緒)妹妹可以任意哭鬧,挑戰權威,被狠狠修理,下一秒卻又好像沒事一樣,甚至大人還會拿前一秒的事情來開玩笑,甚至大人馬上又覺得妹妹好可愛。 哥哥不理解吧? 明明是亂吵亂鬧亂哭亂丟亂踩一團亂的妹妹,為什麼總是可以得到大人的歡心?為什麼? 當五歲的自己已經默默地減少大哭大鬧,討抱討拍的時候,他是不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有這些行為的妹妹可以被接受。為什麼自己要靠當小幫手來得到誇獎時,妹妹鬧脾氣大人還會聯席疼惜地看著妹妹笑了?
兄妹倆大概都很嫉妒彼此吧?



[教三小]耍脾氣真的不好笑

2017 July Tainan

因為外婆生病,我跟孩子們回台南住了好長一段時間。算一算快要20天了,這期間兩個小孩偶而會去高雄跟阿公阿嬤同住個幾天再回來。來來去去的結果,就是屁孩變得很討人厭。
這討人厭絕對不只是我的心得,時間久了狐狸尾巴露出來,連阿公阿嬤也會說有時候孫子脾氣很差誒。最討人厭的絕對是已經進入三四歲貓狗嫌好一陣子的妹妹。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就算想要維持一樣的教養態度,也難免因為環境不同威力稍減。
更不用說老母我現在還要分心外婆的事情,自己也知道自己得耐心跟能力都有限。
每每看到孩子好像都很不耐煩,就會覺得少開口一點好了。
連自己聽到開口就是糾正跟指責也感到不耐煩。
畢竟他們也是被帶著到不一樣的地方過生活,玩具少很多,同伴更不用說。
我也想要包容他們的脾氣,或者,誠實一點,他們很配合的在包容媽媽我的忙碌。
當事情只發生在媽媽跟小孩之間時總是比較簡單的。
我太忙,我疏忽。你惡搞,我容忍。你亂鬧,我亂罵。每種組合都會發生,一天可以來個好幾次,母與子就在不停的吵鬧,妥協,忍讓中過日子。但關起門來,不說,誰也不知道。
就這樣好來好去,壞來壞去。

回到南部,就不是這樣。接下來就當我牽拖吧。

妹妹正值可愛的時候,我指的當然是外表。正式開始要變成小女孩那樣,很嬌氣的樣子。
長長的頭髮,細細的手腳,女孩子的音調。很可愛。
所以鬧起小脾氣,手腳揮舞,吹鼻子瞪眼睛的樣子,也很可愛。
如果只有一秒鐘的話。
偏偏實際上是一天好幾次,像顆不定時炸彈似的。聽不清楚他說話也要鬧,
上了餐桌夾錯了菜他也要鬧。跟哥哥有爭執也要鬧。
結果大家看了好氣又好笑。「好笑」?!
對! 這就是問題。
「好笑」是很好笑沒錯。就因為大家看他這樣鬧,第一時間還真笑出來。
不管是嘲笑,或是憐惜似的笑,就是笑了。讓他本人對自己胡鬧得行為,
不感覺有問題。不感覺沒禮貌。不感覺沒家教。不感覺不適當。
因為大人笑了啊!那就算我有被罵了兩句,應該也不是嚴重的事情吧。
不然大人怎麼會笑呢?

更讓人無所適從的是,一小時前那一次不是笑了嗎?為什麼現在卻威脅我要媽媽來罵我呢?
我不都是在胡鬧嗎?你們不是覺得我這樣鬧鬧小脾氣是「調皮」而已嗎?
不是都會先抱抱我嗎?不是會用餅乾飲料來轉移我的注意力嗎?為什麼現在要叫媽媽來罵我?

對啊。
為什麼?

我們回到台北再好好談,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