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9

[孩子的戰場] 小鐵人出賽

這一個學期是比賽學期,小鐵人,游泳比賽,說故事比賽,斯巴達小勇士比賽接著來。畫畫比賽也是一直偷偷的參雜在其中。說來說去,畫畫比賽最便宜。而學校的穿堂總是得知各大活動的好所在,是日被我看到中和運動中心舉辦得小鐵人比賽。保證金五百元,完賽就退還,還有獎品可以拿,這根本就是太超值。於是乎,不只哥哥參加,妹妹也越級參加。總共比三關,跑步400m,滑板車繞直排輪場兩週,跟游泳25m。比賽當天一大早七點半就集合做操,活動真的辦得有模有樣,還有小隊輔帶著孩子們去闖關。放心一點的家長搞不好可以直接離開了。
     而且就這麼湊巧在會場遇到爸爸的大學同學帶著女兒來參賽。而且參賽家長也是百百款,有趣的很......喔!孩子當然也是百百款。有跑步跑過一半就以「我不想跑了」為由開始散步的。有因為沒有帶泳裝,媽媽硬要買男生款給他淚灑泳池畔的。更不用說還有一堆事真的不會游泳的......搞得主辦單位至始至終都不停強調,只要「完賽」不要「比賽」。到底是有多害怕會出事。
     不得不想起兒子的體育老師據說也是有異於常人的教育觀--體育課不能競爭。所以不能比賽跑步,不能比賽打球,整個學期體育課就是在大地遊戲,單腳跳中結束。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還以為這是在體罰孩子們咧,什麼單腳跳啊!?曾幾何時,「競賽」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猛獸。這不又只是另一種縮頭烏龜的心態嗎?難道出了學校都不會遇到競爭嗎?顆顆

[妹妹] 玫瑰花畫畫

我從來沒有學過畫畫,如果我的記憶力沒出問題。我也從來都不是很會畫畫的人,原因可能是沒耐心。我無法理解為什麼要花很多時間,慢慢的,愛護地完成一個作品。先不要說話的美或醜,我的那張紙總是爛吧吧。小時候記憶裡,一直記得國小班上萬年第一的男孩,有一次畫了一幅黑色為底色的月夜。我,好,驚訝!我不是沒看過那樣的畫,但我從沒想過我自己會這樣畫,也沒想過我的同學會有人畫出來。橫豎,畫畫與我很無緣。所以我也常常成了 「喔!沒想到我的小孩很會畫畫..」的那一種家長。孩子哪是真的會畫,是媽媽眼界很狹隘。
      所以當妹妹的畫畫興趣一直維持之下,也當身邊有其他孩子都送去了畫畫班之下。最終在爸爸一句「藝術是不能用錢衡量的」推波助瀾,彤也加入了附近的畫畫班去了。
既然媽媽自己跟畫畫離得很遠,畫畫班在做什麼自然也跟媽媽很不熟。於是乎,三十堂課過去了,每週一堂,算起來也有七個半月了。作品也累積了30個。因為是所謂的「多媒材」,家裡放滿了各式各樣的作品。有紙黏土,有油畫,有帽子,有時鐘,有裝置藝術。初來乍到時,每每在孩子走出教室時眼睛為之一亮,然後發現後面一個也是一樣的,在後面那個也是一樣的.....當然不完全一模模一樣樣,配色總是有差別,比例也總是會略有不同。但因為是相同的主題,聽過相同的故事,看過相同的影片,作品很難不雷同。就是這個「雷同」,讓媽媽又動搖了。
       媽媽想像的是拿起筆來就可以畫出一幅風水小品,甚至是實物畫那樣的啊!就在這種勢利的想法就要佔上風之際,老師來了的個神救援。下課後說了一些他對孩子進步的觀察,而且很實際。媽媽又........再次動搖。錢又繳了下去,順便把「我想要孩子會畫馬的素描」當成俏皮話說給老師聽了。然後,繼續等待孩子的成長。
       喔!他喜歡就讓他繼續上啊?!這件事情在我們家,應該改成「阿公要讓他上就上啊!」該死的幸福孩子!

[孩子的戰場] 第一場游泳比賽

從哥哥大班五歲多,因為覺得幼稚園生活實在太缺乏運動,開始學起游泳。怕水的哥哥還被我用激將法要他站在岸邊等妹妹上課一個半小時。果不其然,沒幾節課後他雖然很害怕,又不敵大家都在玩的喜悅,淚眼汪汪的下水了。就這樣半推半就的練到了第三年。然後又尷尬起來了。第三年蝶式也快學完了,雖然媽媽也一直在幹嘛要學蝶式中,繼續繳學費。但不要說孩子,媽媽我看著這每週一堂的游泳課,都有點意興闌珊了。練阿練,也不知道是在練什麼,也不知道要練去何方。說來說去,要畫下句點,又怕虎頭蛇尾,弄的一個沒毅力的下場。所以就要來個合理的句點,那就是一場比賽了。於是乎,孩子的第一場游泳比賽登場。比的是別的游泳學校的場子,不知道比賽規則,也不知道要領的情況下上場了。一個下午比三項,50m的自由式,蛙式跟仰式。看著孩子跟其他同組成員的差距,要說心裡無感不可能。但付出多少努力,還真的就是看到多少成果。於是乎,下面才是落落長的重點。

生命誠可貴,人生很短暫--要花多少時間在同一件事情上面?咱家的孩子一週五天,有四天得上才藝課。打鼓,籃球社團,游泳,籃球社團。媽媽想盡辦法留了一個週四,要放空,要兄妹有時間可以一起玩。這會兒,因為妹妹畫畫課的改變,禮拜四被用掉了。游泳想要趁著興頭再追加一天嗎?那要玩什麼?

孩子喜歡,就該繼續--仔細想想高中時的我,還真的是有著少年維特的煩惱,或者說為賦新詩強說愁的那種性子。只不過我還沒蠢到連跟同儕相處也會顯露,是在我的週記上與導師每週每週的回應。其中有好幾個禮拜,主題是「自由」。(啊!我知道,這聽起來有多噁心)一直記得高中時的我給自由下的定義是「在一定限制之下的自由」。套過來孩子的才藝上也是這樣。你以為是你的孩子「選擇」/「喜歡」某某才藝。是嗎?那個才藝難道不是來自於外界的影響嗎?難道不是家長因著「覺得學桌球不會曬黑又可以增加專注力。或是你老北有錢我兒子要跟我一起上山打高爾夫。又或是你老母不會游泳我小孩一定要會!...............」這些先入為主的偏好來給預先篩選的嗎?接著為了讓孩子「喜歡」這項才藝,難道不是家長把「回家要看英文/國語/數學喔」跟「游泳/桌球/畫畫/....」放在同一個天秤上嗎?某個孩子說「上畫畫課對我來說是一種放鬆」。這句話不就很清楚嗎?我倒也不是想要泯滅孩子的自主性,當然真的不喜歡甚至是恐懼的東西,強壓也去不了。但,如果沒辦法看清七歲孩子的喜歡是來自於家長的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