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一打二] 全職媽媽洗手做ㄆㄨㄣ 湯


我實在很討厭這樣懦弱的自己 不過全職媽媽系列大概每一篇都會有很多廢前言
寫了多餘 不寫我又覺得過意不去

前言 人是偏頗的!我沒辦法偽裝我覺得職業媽媽 單寶媽 跟我的生活是一樣的
我沒辦法一一過濾掉我文章中觀念裡那些偏見 還請大家見諒

先說一下標題 是這樣的 我曾經有一任家教學生是就學於
臺南市某私立女子高中 有一天談及他們學校的營養午餐
他是這麼說的 那甚至不是ㄆㄨㄣ  是用ㄆㄨㄣ再煮起來的!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他觀察力好敏銳啊
讓我想起了我也慘慘淡淡的國高中的午餐便當餐盒
那永遠無法乾爽的白飯 跟炸皮會黏在飯盒上的雞腿
當然還有變色的青菜 跟不知道在幹嘛的其他配菜
結果 我現在  就每天在花很多時間煮ㄆㄨㄣ  誒  呀呼!

是這樣的 巨蟹座的我是很愛吃的 我也自認小小美食家
在據說滿是美食的臺南市吃路邊喜宴長大的我 不可能分不出什麼是美食什麼是ㄆㄨㄣ 
殘念的是分的出來 跟煮得出來 實在是相差太多了

回想一下我煮菜的歷史 印象最深刻的是炸雞塊 因為一直到我國中吧 
我媽一個禮拜總有幾天晚上得要做生意到很晚
偏偏 我跟哥哥正值青春期 肚子會餓啊
我就會自告奮勇拿出冷凍庫的炸雞塊說 我來炸!
到了滿滿的一鍋油之後 根本無法判斷油溫又超性急的我 就會馬上倒入雞塊
然後 根本無法判斷食物熟了沒有又超性急的我 就會馬上把雞塊撈起來
還會對身邊的哥哥說 你看 它變成金黃色了啦 可以了噢
結果呢 就是一咬下去 裡面還粉紅粉紅 心裡還叨念著
怎麼跟媽媽炸的不一樣
根本無法判斷會不會拉肚子又性急的我就會一股腦把它們都吃光 還逼我哥一起吃
直到某一天 我媽看到我的成果 就淡淡的說了
這根本沒熟 你們吃了幾次了?哈哈哈哈啊



就是這樣隨隨便便又急性子的我居然 也變成媽媽了 
還是全職媽媽 逃不了做飯的那一種媽媽
一天三餐加點心 通通都吃外食 也不是不可以啦
不過 只有一個小孩的時候出門很愜意
兩個小屁孩跟一個媽媽到餐廳吃鍋燒意麵?噢!!!!!!
我還是在家裡吃沒熟的雞塊好了
但說來說去不改巨蟹座本性的我 其實是很喜歡的
用食物餵飽家人就會讓我很開心

所以一把二十的菠菜 我總是買上兩把
一隻130的雞腿 我總是買上兩隻
一片140的鱈魚 我總是說另一片也給我
結果就是又難吃又通通吃不完 沒關係 年年有餘咩 哈哈哈哈 (冒冷汗)
以上這跟我個性有關的都不是重點

我要來寫一下 我深信的普羅大眾全職媽媽們的食





七年級生的媽媽我想大部份的人跟我一樣吧
還沒有結婚 還沒有生小孩之前 怎麼可能煮過飯?
就算是有拿手菜也就是那一兩道 自以為很華麗的
義大利麵 咖喱飯 蛋包飯啥的
事實上是連泡麵加蛋都可以煮的一鍋糊糊的 連自己都覺得吃的很委屈
這下可好了 你結婚了 你生小孩了 
沒辦法的你 只好捲起了袖子 洗手做起了羹湯
你幻想只要穿上圍裙 站在粉紅色的廚房 一轉身
餐桌上就有三菜一湯 背後的廚房還亮晶晶嗎?



而且還是久久才會有一次的美夢
通常都是夢到小孩大哭 夫妻吵架 老公偷吃吧

於是你為了心愛的家人進了廚房
你忙了一兩個小時 甚至更久 端出淒慘無比只比ㄆㄨㄣ 還好一點點的
過熟的青菜 淡而無味的湯 破破爛爛的魚 還有流理臺上那來不及煮好的肉
那淒淒慘慘的樣子 不要說因為真愛才娶你的老公
連吃慣美食的自己都覺得可憐難以下嚥 還得安慰自己
自己煮的最安心 自己煮的最健康


殊不知 全家連你自己都期待外食的那一餐
更不知 你根本買不到所謂安心的食材了
喔喔 什麼都要自已種自己做嗎? 我只想說饒了全職媽媽吧
但是 你還是得煮 因為一家四口外食 重點不只是傷財  是累人
拖著兩個稚齡的幼兒上館子? 饒了我吧
咱們就委屈一點 繼續用全家人的腸胃磨練廚藝吧
喔 咱們也別提 把廚房弄得跟戰場的那位媽媽還得清理廚房跟洗碗
留給爸爸?! 好啊 看看工作到深夜累得跟狗一樣的爸爸有多少能耐?! 
全職媽媽的食?還真是好食啊!

喔  我們再來談談買菜好了!
全職媽媽的你 以為買菜就像報紙上孫名媛一樣
總是在窗明几淨的高級百貨地下室的高級超商嗎?
或者 你幻想著全X或是頂X也就夠了嗎?
實際上有再煮菜的人就知道
真正新鮮的食材還是在菜市場 這下可好
帶著兩個幼兒的你 要怎麼上菜市場?
人潮洶湧不說 巷道狹窄 機車還硬是要騎進來湊一腳 你怎麼買?


還有一個人在家待兩個小孩的你 除非菜市場是走路即可到的距離
平常日根本沒辦法去買菜
於是 只好趁著假日 在家庭日之間再擠出一點時間
想搶補給一樣的衝到菜市場 見雞就宰 見豬就殺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在買錯 買太多 被騙 中成長
扛回一袋又一袋的食材 還要被比你更嬌生慣養的老公問你
你幹嘛又買這麼多? 你為什麼又要去買菜? 為什麼買菜總是這麼久?
已經精疲力盡的你 好不容易放下滿滿兩手的好幾公斤中的水果蔬菜肉類
真的很難冷靜的回答老公這天真又單純的問題群

因為  你 還要整理食材 可能還要煮飯 然後還要洗碗 還要清理..........

然後  我還是在煮


因為人生就是捨得跟捨不得
捨得蹧蹋自己讓自己從時髦的女子變成在菜市場中大聲議價的歐巴桑
捨不得讓家人吃了一餐又一餐 再貴也不見得安心的外食
這不是愛做又愛嫌  

抒發抒發心情罷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老母碎碎念] 男人與賤骨頭

喜不自勝的畫畫女孩
       男人與賤骨頭,這標題是狠了一點我也知道。賤人是不分男女老少的,而且隨處皆有。 就好比一堆蠢男人由A片發想出了「口嫌體正直」這個詞來用在女人身上一樣,男人也有一樣的症頭。嘴巴上說得很給力,骨子裏明明就很需要人家呵護。說穿了就是一把賤骨頭藏在肥肉裡。這篇文章起因是朋友夫妻間的爭執,過程相當火爆。但應該就是因為太太生了一場惱人的病,而需要常常回娘家休養。於是乎,先生就和南部上來支援的啊嘛一同奮鬥了好一段時間。太太是病人,身體虛。先生照顧人,心裏累。太太邊休養,心裡又過意不去。先生邊操勞,心裡又覺得委屈。大家都看到太太生病了,覺得太太平常太辛苦。可是我也很辛苦啊!所以因為一件芝麻蒜皮的小事就(針對太太)爆炸了,其實就是想(跟太太)討拍。       討拍沒有錯,反正台灣最流行小確幸跟不合時宜的,總是偶然爆發性出現的「同理心」。看到小孩子被家暴了,就同理心爆發的走上街頭。實際上平常遇到帶孩子的媽媽,根本完全沒有同理心。但!拍拍不難啊!拍拍又不用錢。問題是夫妻之間什麼時候拍拍,就跟政治人物什麼時候摸頭,就跟妓女何時可以假裝高潮然後結束這一場交易ㄧ樣是門「藝術」。        我比較在意的是,夫妻之間與其在那裡諜對諜,是不是直接說出來快一點?!與其在那裡裝堅強,卻搞到自爆,是不是找對時間抒發一下好一點?與其想要博得「好先生」的虛名,是不是承認自己不擅長但很努力可愛一點?對著自己最親密的人,想要的(特別是不花錢的那一種)不如直接說出口吧!說不出口那就靠現在最流行的LINE不也一樣好用嗎? 最後,要抒發心情,其實不一定要「找對人」。給自己一個獎勵,給自己一個禮物,給自己一場電影,給自己發懶一天,也是自己拍拍自己的好方法啊?!       結論是我要繼續喝珍奶!





the sign

This is the talisman that I bought last year in Japan. It came from a famous temple which is shown in Geisha. the exact temple in which the heroine runs across numerous red gateway.
the talisman is meant to protect the one who wears it and to reconcile the possible danger before hand.
Usually, I am not a very superstitious person. however this kind of trivial signs always bother me a lot.
Every time something close to me is broken or lost, I could not help but wonder if there was something happened and I did not know for the moment and forever.
The sense of insecurity would annoy me for a while until the busy life schedule pushs me further.

On the other hand, I am kind of released at this moment, for I tend to assume this talisman had
solved some possible problem or danger for me.

This evening on my way to the MRT station, this Fox-shaped talisman dropped on the elevator.
Immediately I pick it up and keep it in my bag.
Then once again, I wonder what could happen and what would happen~

My Thesis--Final draft

Chapter One—
Introduction: Amy Tan’s Transition from an Ethnic Writer
to a Global Writer

Why does Amy Tan want to replace her original interest with new subjects? What are the vital factors leading to her drastic exchange? How does her new work reflect the transition? These questions might puzzle a reader as s/he reads Amy Tan’s latest novel—Saving Fish from Drowning (2005). Needless to say, Amy Tan, the author of The Joy Luck Club (1989), is popular among many literature lovers all over the world. Right after the publication of her first novel, it became the bestseller of the year, lingering more than 40 weeks on the New York Times best-seller list. The Joy Luck Club was not only the candidate for National Book Award and the National Book but also received the Commonwealth Gold Award and the Bay Area Book Reviewers Award at the end of that year. Compliments and praises surged one another and the literature community has esteemed Tan 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Chinese American wri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