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承認的好書:終於悲哀的外國語 (村上春樹)


內容簡介top
  這是村上春樹一九九○年秋天開始至一九九三年之間,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時寫的隨筆散文。有別於旅遊歐洲時《遠方的鼓聲》的旅行書寫,這是村上實際「歸屬」於美國這個社會,在這裡生活的觀察紀錄,以照片來說,是他「從普通的距離,拍攝極其平常的東西」。他寫了當時正在發生的波灣戰爭、拜訪費滋潔羅的孫女的點滴、在美國跑步與在日本跑步有何不同、美國大學的階級制度等等。筆調有村上一貫的輕鬆幽默,比如〈禁止攜帶酸梅乾飯盒入場〉一文中,這句話要說的其實是美國的反日浪潮。然而,雖然是生活在美國,村上春樹終於是個stranger,是個外國人,因此,他總覺得有一種深深的悲哀,被一種「不是不用學就自然明白的語言」團團圍住,這種狀況就包含著悲哀的東西。這也就是書名《終於悲哀的外國語》的由來。
****************************************************************
村上春樹在書中是這樣形容自己的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別人說怎麼做就會聽從的人"
恩 換句話來說 就是死鴨子嘴硬咩~~
我也是 很多人應該都是
我的很多閱讀經驗 (尤其是課外的) 是來自狐狸
本來就不討厭閱讀 所以既然家裡多了幾本書
也就隨手念一念 又可以紓解壓力 (哪來瘩~~) 實在是很不錯
不過 多半時候
狐狸每次在誇讚 談論某些書籍 作者 演員
我都還是忍不住嘴硬的說
哪有啊 哪惠啊 還好吧 不絕德ㄟ
村上春樹救是一個例子
我本來就討厭他 很多人 也一樣
當然也有喜歡的
它的書 我只有勉強看過一兩本
其他的 幾乎都是看完開頭就還輸了
這一本書 倒是意外的真的非常好看 又有趣
大概因為是散文即 所以當村上用一罐那
自以為
的語氣再說些什麼十
我反而比較願意奈著性子看完
而且就發現 哈哈 沒錯 我也是這樣想
原來我們都一樣機車 一樣偏激啊 ~~
而且我就很愛 他那種 事情沒講完 但是又拉哩拉匝講了一堆個人偏見的做法
就是這樣咩
成為一各大作家好處 就是可以自由自在的批評
真好呢
所以非常推薦給 喜歡或不喜歡村上的讀者
btw
while reading this prose, i suddenly understand the true meaning of the term "idiosyncrasy"--
a kind of personal feature that is easy to observe, to imitate and to practice by others.
Yet, this tendency might not benefit the imitator but weakens his/her originality.
To be more specific, because his writing is so unique that once others imitate him, one can by no means establish his/her fame.
therefore, it is the magic of idiosyncracy!
Posted by Picasa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