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一教] 當白臉嫌黑臉太黑時



2015 july   西門紅樓前 努力耐心等待表演的妹妹

我發現只要是寫比較負面的,家庭不和樂的一面,我總喜歡這樣開頭:
「我想大家應該都有類似的經驗」 總之 爸爸媽媽自始自終都是不同的家庭教養出來的,
現在被綁在一起教養自己的孩子,說都沒有衝突過然後永遠都是同一陣線,真的是狗屁。
讓我先回憶一下我的父母,小時候我家是媽媽在外工作打拼的。在市場賣衣服的她,最累的時候早上六起點就得出門做到下午一兩點回家休息。一下下之後五六點就又要到夜市去擺攤直到深夜十一二點。他幾點睡覺我就不知道了,才唸國小的我早就被趕上床去呼呼大睡。
這麼忙的母親哪有空管教我?大部分時間我跟哥哥都是跟老爸泡在一起。
老爸呢?非常寵小孩,抽屜裡放了零錢讓我們自行取用。想要買什麼新奇的文具大部分也都可以得到。雖然我的印象沒有到三四歲的時候,但我還真沒幾次被大人大吼大叫的經驗。 (那為什麼我現在整天在叫?) 
老爸老媽比起來,老爸是白臉老媽是黑臉。雖然老媽都在忙,也因為如此常常我們太吵太大聲,她就會生氣。身負經濟重任又過勞的人則麼可能和善?所以印象裡老媽的臉總是繃著的,雖然不常大聲罵我們,但看到臉色就會怕了。 

至於我家的大鳥爸呢?我還真不知道他的童年是什麼樣子。除了知道他一直輾轉在不同親戚家被照顧跟非常小就去上幼稚園以外。印象最深的應該是婆婆親口說過他打小孩打得在地上滾之類的。 可能是因為這樣吧,所以大鳥爸從我們交往起就知道我是喜歡在家裡當主婦的,似乎也覺得這樣對孩子很好。總是不希望小孩跟他自己一樣在個親戚家流連忘返?

這下可好所以自己帶小孩就應該要「好好的」教養他照顧他呀! 這我怎麼不知道。但曾幾何時我跟大鳥爸就漸漸變成了黑臉白臉。脾氣急躁沒耐心嗓門又大的我自然是黑臉王,相較之下本來個性就比較溫和比較不廢言的大鳥爸,大部分時候都是白臉。這種分配總是很自然地發生在各個家庭,只是黑白臉可不是時時刻刻都可以互相尊重的。
說實在的,比較在意規律生活的我,每每聽到大鳥爸睡前故事一個又一個念,分針一格又一格的跳的時候,我是會有一股無名火的。尤其是還沒改成爸爸陪睡之前,我還得在外面等到故事終於說完,撈撈擦擦一大堆之後我再進去躺著陪孩子們睡一下。
饒了我吧!!!媽媽也想要下班的!
不要再說什麼媽媽要自己把握時間休息了! 小孩沒有進入安靜的睡眠狀態,有幾個媽媽可以真的放鬆心情?

但是黑臉總是要尊重一下白臉爸爸下班後難得的親子時光,所以忍啊忍。就會爆炸!
總是在陪睡完又發現孩子一次又一次跑出來後,失控的只能用威脅恐嚇的方法站在孩子門口破口大罵。然後再用眼尾餘光瞥見在客廳的白臉爸爸,很努力地克制自己那種不認同的眼神。對! 「瞥見」就是「瞥見」一秒鐘就讓人火氣更大。 滿腦子就只有「你有辦法那你就讓他們準時睡覺啊!要不是因為你故事拖得落落長我怎麼會這麼生氣!」 加 自行莫名幻想白臉爸爸 「小孩要你陪你就進去陪一下會怎麼樣?何必要這樣罵小孩咧?」的雙重火氣。

你以為這只是老母心中缺乏成就感自信時常常上演的「腦內小劇場嗎?」
你錯了! 大家承認吧! (對我又要把大家都拖下水)
這就是白臉嫌黑臉兇的時候! 很可惡的時候!
更可惡的是白臉還會說我從來不覺得我們需要分黑白臉,好好對待小孩跟他們講清楚就好了!
講你他馬個十萬個老母用講的就好!!!!!!!
你再好好跟小孩講道理的時候,你都不需要擔心洗碗槽裡洗衣機裡還有一堆工作,更不用說
你的溫柔小教養時間結束後緊接著就是吃飯時間,然後飯菜都還沒準備。
因為你只需要「專心扮白臉」。 真幸福!真的! 
每個黑臉在抓狂的時候,一定都有一部分的靈魂出竅,懸在空中又驚慌又內疚地看著底下那個亂發飆的肉體。可能還伸出雲霧一般的手,忘想要拍拍自己的肩膀讓自己消消氣。但那當下就是永遠都沒辦法冷靜。 這時候,我們最不需要的真的就是「即使是在十分鐘之後」「級使是在大家都冷靜汁後」白臉拿對孩子的那一套來跟黑臉說 其實你真的不需要(不應該)這樣兇孩子。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一直努力做到!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