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老母] 滿足孩子換來的是驕縱還是知足常樂?



2015 8月 四號公園 四個女孩的節奏

前幾天跟海奶奶通電話時,說起她看了電視上節目某專家說:「當孩子有所要求時,不應該當下就馬上答應。這樣會讓孩子得到物品後不懂得珍惜。」轉述完這段話,海奶奶哪能放過我,就說他想起了我的個性跟童年。比起大我三歲的哥哥,我出生跟懂事的時候家裡經濟已經好很多了。在家裡照顧我們的海爺爺對孩子稱得上是寵愛。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我有非常非常非常多的文具,舉凡橡皮擦,鉛筆,鉛筆盒,貼紙,信紙等等等等等。拉開抽屜滿滿都是,所以連我哥都知道根本不需要買文具。只消來跟妹妹拿就有了,而且是各式各樣最新款的。海奶奶就這樣拉哩拉扎回憶外加批評我這輩子都買太多東西跟不愛惜所有物時,我一邊想著還好現在大鳥兄妹去到7-11我都很克制的不讓他們輕易得到玩具。(先不論老母自已想要亂買時)另一邊呢?我認真地替我自己脫罪而且是自認為很完美的脫罪。
「媽媽!你有沒有想過哥哥來跟我拿文具的時候,我從來也都沒有生氣?就算我有很多也不代表我一定要給他啊?!?!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優點!有沒有想過就是因為你給我很多,所以我變得很大方慷慨願意分享?!」
我這麼回答了。不消說海奶奶當然是馬上說:「哪是!那只是更證明你就是太多了啦!隨便人家拿你也不知道啦oxoxoxoxoxorjhagoroajr」 

是嗎?  

當然當然我知道這不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天性也不是後天教養可以改變的,但啊就覺得很有趣啊。現在不就很流行說要「富養女」嗎? 我是沒仔細看啦(還敢說?)
猜想就是說女兒富著養,用好的吃好的看好的,以後她才會分得出美醜好壞優劣。(吧)
如果撇開這個性別的框架,我只是在想我富著養,養得這麼足,這麼滿,孩子會比較大愛一點嗎?還是只是會更驕縱,更滿足於自己「富」於其他孩子?還是他確實很會判斷高下之分,然後也因此決定自己的朋友圈? 沒有公主髮式的人就不用花時間相處了?更近一點的來說,會因為我給他很多很多玩沙沙的工具,他去到公園就會無條件的分享?
還是說為了要存活於這個唯利是圖的社會,我們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期待他們會分享?

評:胡言亂語誒。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玩具] 怪手可以一直買一直的嗎?

本篇文章是要談論到大鳥爸的奇特嗜好 那不只是買玩具 ---這是媽媽我的專長 是買某一種玩具 而且必須同時滿足質感美感上種種的要求
這個被選定來滿足種種要求的到底是什麼呢? 就是怪手....... 也是挖土機
各位請不要隨便看這幾個字喔
怪手
挖土機
不是堆高機 混凝土車 不是卡車 垃圾車 消防車 救護車
就是 怪手 a.k.a. 挖土機

就是上面這個喔 這個才是怪手喔!!!! (這真的是本文的關鍵字)
我得話說從頭 先前就提過在台南老家外就有一間也有一對兄妹的早餐店 就在媽媽我的努力一下一步一步蠶食鯨吞 也把它們納入夥伴圈中 那早餐小哥就擁有好多檯的怪手 幾次早餐下來 大鳥弟就滿口怪手怪手 好像只有怪手才是拿得上台面的玩具 偏偏我們家就是沒有怪手
於是 怪手歷險記就開始了....
一開始是天性就很隨便的媽媽 就到附近一間快要倒店的十元商店 買回了一檯卡車跟怪手二合一的玩具車 各位你們看出重點了嗎? 二合一? 錯了! 弟弟要的就是 怪手  只要怪手喔

我再說一次 是怪手喔 不是其他的工程車喔
所以
大鳥爸就開始了怪手歷險記 再某個傍晚還得去上班的日子 為了要滿足大鳥弟的怪手慾 他開過大半個高雄 到了夢時代的玩具反斗城 花了好久好久 好累好累的 買回了


鑽 地 機

[老母碎碎念] 數字化的生活

2017 11月種種之彤是媽媽御用攝影師

媽媽的日常如果用數字來對照憤怒跟煩躁指數的話,可能如下:
處理了一天三餐:覺得自己太過偉大的的五顆星。
弄了一天三餐,小孩有兩餐要吃不吃:直接開扁的一根竹竿。
洗兩次衣服,晾了兩次衣服,收了兩次衣服:感到生命浪費而煩躁的四顆星。
搬出三條厚被子並穿好被套:值得吃一整個便當的四滴汗。
洗五個鍋子:想要飛踢爸爸腦的股四頭肌。
兩個小孩不睡午覺:十層樓來回三次也不夠的怒。
一頓飯打翻兩次餐具或食物的小孩:吊起來打三次也不夠的生氣。
一天掃地超過三次:不知道要訂掃地機器人,還是買名牌包的猶豫指數五顆星。
下大雨去接送小孩兩次:想要直接把機車騎到飲料店買珍奶。
一週煮晚餐超過六次:絕對值得購買一千元奢侈品的偉大。
下雨送小孩去上游泳課,在泳池邊等兩小時:餓到五顆星
跑步五公里:直接等於鹹酥雞一包。
一堂40分鐘的飛輪課:烤肉十枝。
和朋友聊天一小時:回春1年。
賣出五件二手衣物:再買十件新的......


My Thesis--Final draft

Chapter One—
Introduction: Amy Tan’s Transition from an Ethnic Writer
to a Global Writer

Why does Amy Tan want to replace her original interest with new subjects? What are the vital factors leading to her drastic exchange? How does her new work reflect the transition? These questions might puzzle a reader as s/he reads Amy Tan’s latest novel—Saving Fish from Drowning (2005). Needless to say, Amy Tan, the author of The Joy Luck Club (1989), is popular among many literature lovers all over the world. Right after the publication of her first novel, it became the bestseller of the year, lingering more than 40 weeks on the New York Times best-seller list. The Joy Luck Club was not only the candidate for National Book Award and the National Book but also received the Commonwealth Gold Award and the Bay Area Book Reviewers Award at the end of that year. Compliments and praises surged one another and the literature community has esteemed Tan 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Chinese American writ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