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鳥哥] 社會化scene 14: 溜滑梯要「等」一下


 2015 五月 鶯歌帝寶


溜滑梯要等一下這不是廢話嗎!! 

還記得國中小的體育課嗎 偶而會有要打羽毛球的時候 會到體育館裡去
館內地板上大概可以劃分四五個羽球場地  然後老師就會請值日生去班羽球拍跟球 
到了體育館 解釋完一些基本事項 通常就會一聲令下說 好 大家拿球拍打球!
這時候會怎麼樣? 全班五十個學生 自動排成一排 走到籃子前面拿球拍?
才怪! 尤其是沒有男女分班的時期 肯定男生就跟野獸一樣衝向籃子
球拍搶了就走 再衝向羽球場去佔場地 
然後可能都站好地盤後啥才發現手上那隻球拍爛死了之類的
這很糟糕嗎? 這叫做沒秩序嗎?  我覺得這叫做天性 
而且是再自然不過的天性 
看到想要的東西 很本能的就具有攻擊慾望 搶奪慾望 
也許男性多於女性 但女性決不是沒有

先打完預防針 再回頭來看大鳥哥居然不知道溜滑梯要「等」一下?!?!
上週末去大安森林公園跟滿坑滿谷的人群一起玩溜滑梯
我帶著妹妹 爸爸帶著哥哥 
後來碰頭時 爸爸迫不及待地用驚訝的語氣跟我說
原來大鳥哥是「真的」不知道溜滑梯要等一下
是這樣嗎? 從六個月起就在各大公園野放的大鳥哥會不知道溜滑梯要等一下嗎?
不可能吧? 那他急什麼? 他又推什麼? 他怎麼插了隊? 
我想這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的結果 就是物競天擇的結果
恐龍會稱霸自然界可不是因為他會排隊 會鞠躬說 誒你先請
是因為他會搶....他夠狠....

我得再繼續講下去之前先插播 大鳥哥無論在何處 不排隊 推擠 插隊 
我肯定都不會讓他好過 一定是會叮嚀在三  (對!我再打一隻預防針)

那為什麼他還是會不知道要「等」?
因為他曾經等不到....因為他曾經眼睜睜看著一坨的小朋友在他眼前 
一個又一個的一邊推擠一邊弄亂隊形就溜下了滑梯
因為他曾經看過已經是朋友的一堆孩子 在滑梯上追逐遊戲
那自然是不用排隊的 他們只是利用滑梯這個場地在玩遊戲
而這之中老母我亦或是刻意 抑或是無意的沒有及時去幫他排解 他只好自己突破重圍
但對大鳥哥而言 他分不清楚這個差別 一興奮起來
他就覺得自己已經在玩那個遊戲 一點也顧不得身邊的孩子可還沒進入狀況
或是根本沒有要進入那個遊戲
所以只要隊伍進行的速度慢了點 他就在後面毛手毛腳 想著怎樣可以快一點再快一點 
這一過了頭 就是推擠 就是插隊 就是討人厭 就是可惡
所以大鳥哥其實知道溜滑梯要「等」 但他就沒辦法設身處地的想著前面的孩子比較小
前面的孩子比較慢 他就是沒辦法 四歲的臭男生 很難這樣想 
他只想著 不然你慢慢來啊我先下去! OHYA! OH你個大頭鬼! 

說起排隊 我又想提台灣最驕傲的就是坐捷運就電扶梯一定要站右邊 進車廂還要排隊
同樣愛排隊到不行的日本人 上電車卻是一整坨的上去 還得要人家在外面硬塞
那幹嘛日本人這時候又不排了? 我當然不是日本文化專家
我想 莫約是因為這麼多人還要在那裡排隊上車廂實在耗時 不如就通通都先擠進去再說 
這就是因地制宜(?)(我應該沒用錯吧) 這就是人性 天性 
規矩當然是要顧著的 沒有規矩一片混亂事情常常很難推行
但有些時候這些小放縱會產生 也不是沒有他人性為本的緣由的呀
辯解了這麼一大堆 大鳥哥 你還是給我皮繃緊一點
哪天擠啊擠 害孩子跌傷了 你就倒霉了 (呸呸呸)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老母碎碎念] 男人與賤骨頭

喜不自勝的畫畫女孩
       男人與賤骨頭,這標題是狠了一點我也知道。賤人是不分男女老少的,而且隨處皆有。 就好比一堆蠢男人由A片發想出了「口嫌體正直」這個詞來用在女人身上一樣,男人也有一樣的症頭。嘴巴上說得很給力,骨子裏明明就很需要人家呵護。說穿了就是一把賤骨頭藏在肥肉裡。這篇文章起因是朋友夫妻間的爭執,過程相當火爆。但應該就是因為太太生了一場惱人的病,而需要常常回娘家休養。於是乎,先生就和南部上來支援的啊嘛一同奮鬥了好一段時間。太太是病人,身體虛。先生照顧人,心裏累。太太邊休養,心裡又過意不去。先生邊操勞,心裡又覺得委屈。大家都看到太太生病了,覺得太太平常太辛苦。可是我也很辛苦啊!所以因為一件芝麻蒜皮的小事就(針對太太)爆炸了,其實就是想(跟太太)討拍。       討拍沒有錯,反正台灣最流行小確幸跟不合時宜的,總是偶然爆發性出現的「同理心」。看到小孩子被家暴了,就同理心爆發的走上街頭。實際上平常遇到帶孩子的媽媽,根本完全沒有同理心。但!拍拍不難啊!拍拍又不用錢。問題是夫妻之間什麼時候拍拍,就跟政治人物什麼時候摸頭,就跟妓女何時可以假裝高潮然後結束這一場交易ㄧ樣是門「藝術」。        我比較在意的是,夫妻之間與其在那裡諜對諜,是不是直接說出來快一點?!與其在那裡裝堅強,卻搞到自爆,是不是找對時間抒發一下好一點?與其想要博得「好先生」的虛名,是不是承認自己不擅長但很努力可愛一點?對著自己最親密的人,想要的(特別是不花錢的那一種)不如直接說出口吧!說不出口那就靠現在最流行的LINE不也一樣好用嗎? 最後,要抒發心情,其實不一定要「找對人」。給自己一個獎勵,給自己一個禮物,給自己一場電影,給自己發懶一天,也是自己拍拍自己的好方法啊?!       結論是我要繼續喝珍奶!





the sign

This is the talisman that I bought last year in Japan. It came from a famous temple which is shown in Geisha. the exact temple in which the heroine runs across numerous red gateway.
the talisman is meant to protect the one who wears it and to reconcile the possible danger before hand.
Usually, I am not a very superstitious person. however this kind of trivial signs always bother me a lot.
Every time something close to me is broken or lost, I could not help but wonder if there was something happened and I did not know for the moment and forever.
The sense of insecurity would annoy me for a while until the busy life schedule pushs me further.

On the other hand, I am kind of released at this moment, for I tend to assume this talisman had
solved some possible problem or danger for me.

This evening on my way to the MRT station, this Fox-shaped talisman dropped on the elevator.
Immediately I pick it up and keep it in my bag.
Then once again, I wonder what could happen and what would happen~

My Thesis--Final draft

Chapter One—
Introduction: Amy Tan’s Transition from an Ethnic Writer
to a Global Writer

Why does Amy Tan want to replace her original interest with new subjects? What are the vital factors leading to her drastic exchange? How does her new work reflect the transition? These questions might puzzle a reader as s/he reads Amy Tan’s latest novel—Saving Fish from Drowning (2005). Needless to say, Amy Tan, the author of The Joy Luck Club (1989), is popular among many literature lovers all over the world. Right after the publication of her first novel, it became the bestseller of the year, lingering more than 40 weeks on the New York Times best-seller list. The Joy Luck Club was not only the candidate for National Book Award and the National Book but also received the Commonwealth Gold Award and the Bay Area Book Reviewers Award at the end of that year. Compliments and praises surged one another and the literature community has esteemed Tan 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Chinese American writers …